真人投注 > 无情剑客有情刀 > 第5章 老头挡路
    陆淼离开了客栈,继续裹着脸行走在无边无际的沙漠之中。

    生活在北漠的人都知道,在大漠中行走。除了方向和水,真人投注:最重要的还会享受孤独。

    漫天的黄沙一望无际,而整个黄色的世界里只有你和你的影子是动的。所以你要学会享受这一份大漠带给你的孤独,不然你会疯了。

    而对于陆淼来说,孤独是常客亦是朋友。他喜欢孤独,因为孤独能让他知道相逢的重要性。

    可陆淼脚上踏着的“水上飘”却显灵动自如。一点都没有孤独落寞之感。

    当年松老头绞尽脑汁才让陆淼学会了这名震江湖的轻功,而却被陆淼戏称为“沙上漂”。

    松老头气的眼珠子都歪了,咧着嘴道:“这可是我当年研究了十年改良出来的!叫水上漂!”

    陆淼微微一笑道:“这里全是沙子,水都进了胃。你让我去别人胃里飘?”

    当然,这是后话。不过不得不承认,陆淼一身轻功全是从松老头身上学来的。单单从沙上走过连个脚印都不留的这份功夫,就足以证明松老头改良过的“水上漂”不一般。

    正常来说,一般人乘骆驼从客栈到漠北镇需要一天一夜。而日头刚刚西挂,陆淼就已经站在了漠北镇的镇门口。

    可是陆淼没有进去,反而坐在了镇门口的一座沙丘上喝着剩余的水。看着本应该待在客栈赶马车的老头慢慢走了过来。

    老头走过来后坐在了陆淼的身边,看着陆淼拿着水壶一口一口的喝。不由得一乐道:“嘿,小哥。给我也来一口。”

    老头接过陆淼递过来的水壶,喝了一口却又喷了出来道:“老头子还以为拿的什么好酒呢!”

    陆淼可惜的看了一眼已经沉入沙中的水,然后一把夺过水壶道:“我不喝酒。”

    老头子点了点头道:“松智可好?”

    陆淼摇了摇头道:“我不认识。”

    老头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他的银鸾刀我死都认识。松智这个人对银鸾刀比对小娘子都温柔。拿着他的刀只有两种可能。一,你和他关系不一般。二,你杀了他然后拿了他的刀。”

    陆淼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你这么一说我就记起来了。这个人被我杀了,我觉得这刀是个好端详的玩意儿。刚好我也使刀。就留下来自己用了。”

    老头顿时觉得更好笑了,捂着肚子颤抖了半天才说:“小哥,酒越久越淳,姜越老越辣!你别以为老头子是个瞎子。使剑的,茧子全长在内手掌上。使刀的人茧子大多在虎口上。你虎口的老茧已经很厚了,可是你掌心的老茧更厚!”

    “那又如何?”

    “这证明你的剑比你的刀用的好。只要松智想走,全天下能拦住的不超过三个人。而你小娃娃就算天资聪颖能杀了他。可你为什么又冒着鱼死网破的风险去抢一把刀呢?刚何况你还那么年轻。”

    陆淼确实是没想到,这个看似吊儿郎当的老头子竟然能观察一个人观察的这么仔细。

    “你说的没错,刀确实不是我抢得。但是我也不想说怎么来的。”

    老头子愣了愣,叹了口气道:“少年郎还是缺少江湖的打磨啊。”

    陆淼站起了身子,拿着刀挎着水壶道:“你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要走了。”

    老头子摇了摇头,但是杀机瞬间散发,一记手刀掠影而来直取陆淼的脑袋而来。

    陆淼没想到老头忽然发难,双腿一撤刚好将这手刀夺过。随即陆淼变守为攻,提着刀刚好了老头子踢来的脚碰在一起。

    老头子脚面一转,将刀压在脚下腿部用力想将陆淼的剑踏在地下。

    陆淼哪能如他心意,身体一斜。提刀变拎刀,刀鞘顺着老头子的鞋边撩了上来冲着老头子的下巴砸去。

    老头子身行瞬间稳住,脑袋向后一仰多开刀的同时一只脚对着陆淼的腋下踢去。

    这老头子专门对着陆淼的刀下手,想让陆淼脱刀。

    陆淼将拎着的刀一抛,刀绕着陆淼的手掌变成了倒握刀往下刺去。刚好在老头子的脚尖离陆淼腋下一寸的时候被陆淼的刀阻挡下来了。

    老头子往后一撤,伸出了一只手将陆淼制止道:“停一下!”

    陆淼已经不信任他,警惕的道:“干什么?”

    “你为什么不拔刀?”

    “我的刀已经杀过人了,所以它不想再杀人了。”

    老头子笑了笑道:“那你可以用你的剑!”

    陆淼摇了摇头道:“我的剑出鞘必见血!你年事已高,我不想杀你!”

    老头子道:“活的够久了,也没什么留恋的。来吧,拔出你的剑!”

    “你这个老头子很烦!”

    老头子笑了笑道:“我就是很烦。如果你不把我解决了,相信我。我会在这里烦你十天半个月的。”

    这句话一出,陆淼动摇了。因为他答应了周轩。而且银子也收了,他不想失信于人。

    所以陆淼慢慢讲刀背到了身后,将那把很丑的剑拿了出来。

    “这才像个男人!”

    老头子微微一下,身体急急冲着陆淼而来。

    “嗡!”

    这把很丑的剑收鞘了,老头子笑了笑转身匆匆走了。陆淼没有去追,因为沙漠上,陆淼脚前留下了三滴鲜红的血液。

    而陆淼则是很懊恼的将剑背了回去取下了刀拿在手里。

    这一刀,他是想要了老头的命。

    可老头却没有死,所以这让陆淼很懊恼。

    他的师父,就那个陆淼口中挑粪的人曾经说:“如果你的剑出了鞘,也回了鞘。那么你只有两种结局,要么他死,要么你死。”

    所以说陆淼总是说他的剑是无情的,只要出鞘就必须死人。而他的刀却可以随心所欲,既刀是有情感的。

    虽然没有杀死老头,但是陆淼也不是多愁善感的人。

    单单于陆淼的对手的短短几招,和老头的那犀利的洞察力。这便足以证明老头的不简单。更不用说老头的轻功肯定高于陆淼。不然他不可能在陆淼之前挡住陆淼的去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