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无情剑客有情刀 > 第6章 长江再见
    陆淼在漠北镇外坐了一夜,没有进去。猛烈的风沙快将陆淼吹成了砂碉,而陆淼依旧一动不动。

    直到后半夜,一只沙漠黑蝎匆匆从陆淼身边爬过,两只鳌钳夹住了一只“背粪郎”。可能是背粪郎中了黑蝎的剧毒,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剧烈挣扎的同是将陆淼的思绪带了回来。

    抖去了曼身的黄沙,陆淼慢慢抬头看向了天空。繁星点缀之中,西南方挂着一轮满月。

    点点月光洒下,将表层的冷沙照成了琥珀色。

    “又到十六号了。”

    大漠的天空总是那么明朗,因为这里没有阴天雾天,更没有所谓的江南梅雨阴三月的阴云。

    陆淼喜欢看书,村子里为数不多的几本书已经被陆淼翻烂了。

    再加上年少就失眠的恶习,所以他更喜欢入了夜躺在沙子上看星辰梦阁。

    习惯性的拿起了水壶,发现水已经被自己喝完了。陆淼无奈的吧唧了几下嘴,用刀挑起了身旁正享用美食的黑蝎子。

    忽然被陆淼打断,黑蝎子明显有些气愤。弯竖着尾巴亮出黑灿灿的毒针站在阴鸾刀上。

    “不知道你还能活多久?”

    陆淼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出了这句话。可能是从小体弱多病,陆淼总觉得自己活不久。一直到如今,十八年了。陆淼活的好好的,只是看起来有些瘦弱而已。

    陆淼踏着月辉走进了漠北镇。

    万籁俱寂的夜晚,漠北镇更是一片寂静。已是卯时,就连镇子里最大的酒楼都打烊了。

    但是陆淼还是敲了敲门。

    门打开了,是漠阳客栈的跑堂开的门。

    “客官,你运气可真好。今晚有几个住店的大爷喝酒添菜,刚刚结束。要不然放在平日,肯定是没人给你开门了。”

    陆淼笑了笑道:“小白子,你看仔细了!我是谁?”

    被叫小白子的跑堂将手里得灯往起来托了托,余晖照在陆淼的脸上时。小白子顿时笑容洋溢道:“每次都来的这么晚。怪我,真人投注:怪我。今天太忙了,没注意看。走走走,后厨还留下点菜,兄弟们都还没吃呢。一起,一起。”

    说话间小白子已经将陆淼拉到了酒楼的后院,也就是平常杂役们睡觉歇息的地方。

    后院不大,放着一个大石磨,石墨旁有三间房子。最左边的是女杂役住的,中间是男杂役住的。而最右边因为靠着酒楼,常年晒不到太阳。房子阴冷,所以被当做库房。

    陆淼被小白子拉进了屋子,里面七八个赤裸着上身的大汉正吃着客人剩下的酒菜。

    “来来来,都别吃了。让个位置。”

    小白子说完跑去后厨拿了一双碗筷回来了,而这几个大汉也明显和陆淼很熟。都笑着将肉往陆淼的碗里夹。

    “我说陆淼啊,这次怎么不见你师傅了。你们可有些日子没来了啊。”

    陆淼吃了一口肉嘟囔道:“师傅病了,床上躺着呢。”

    “那这么说以后挑粪的活你干了呗?”

    陆淼差点一口肉喷了出来,但又舍不得。鼓着腮帮子将肉咽了下去才道:“去你妈的。我这次出来可不是挑粪的,我要去中原了!”

    其他人都唏嘘的喊了一声,只有小白子微微一笑道:“行啊你,早看你小子有出息。”

    “得了吧,也就你信。你看这小子瘦的像个猴子似的。别说中原人多坏,就戈壁的风都能把他刮飞了。”

    小白子瞪了一眼那个说话的人道:“行了王胖子,和你比谁都瘦的像个猴。”

    小白的这句话引的众人一阵哄笑。而王胖子也无所谓,拿起一个鸡腿塞进嘴里道:“老子能在大漠里饿上个把月,你们能吗?”

    没人理会王胖子,也没人回答他。

    因为小白子问了一个别人更关系的问题。

    “陆淼,你为啥要去中原啊?你师父病了,你忍心这么走了?你还回来不?”

    陆淼笑了笑说:“去挣钱。虽然钱已经拿到了,但是答应别人的事情不能变。我师父就是缺水缺的。等我回来花钱给村里修个井就好了。回来啊,看完长江我就回来。”

    小白子一脸茫然的问道:“长江长啥样啊?”

    陆淼刚要说话,一旁的李杨庆打断了陆淼道:“嘿,这问题是傻子问的吧。他陆淼知道啥叫个长江?唉,你说挣钱?能挣多少啊?”

    陆淼从后背的行囊里拿出了一个鼓鼓的钱袋,然后骄傲的笑了笑道:“一千两白银子。”

    李阳庆刚伸出手,一旁的王胖子眼疾手快将钱袋抢了过去。打开一看,真的是银子。周围人不禁眼睛发亮,羡慕之色显露脸上。

    小白子也惊叹道:“你干的什么买卖?还没去呢就挣这么多银子。怎么样,带我一个呗。”

    陆淼从依依不舍的王胖子手里接过钱袋,摇了摇头道:“就是帮人送个东西,路上多个人有个照应。这次不行了,下次一定叫你。”

    “那你啥时候走啊。”

    “不一定,早的话明日就要走。晚的话也就近几日。对了,酒楼还有房间吗?给我找个最边上的放假,要能看见大漠的房间。”

    小白子有些失落,但很快还是调整过来道:“有,这种房间一般客人还不爱住呢。我现在带你上去吧,你好好休息。说不定明天就要走了。”

    陆淼也吃饱了,而且他怕周轩来的快。所以没哟推辞与众人道别后和小白子上了酒楼。

    刚上楼梯,小白子小声的说:“陆淼,其实我知道你很厉害。”

    陆淼笑了笑道:“我连王胖子都打不过,厉害啥啊。”

    小白子说:“那次你都没还手,他们以为你吓得不敢还手。可是我知道你是不想和他计较。”

    陆淼没有反驳,拍了拍小白子的肩膀道:“你还挺贼。”

    说着话两人进了房间,陆淼推开窗,整个大漠尽收眼底。

    “还满意吗?”

    “满意的”

    “我爹活着的时候让我出去看看,这次你出去,我也打算走了。”

    陆淼没有说话,因为他是出去看看长江就回来。而小白子要是一走可能就再不回来。

    “要是有一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我就再也不回来了。”

    六年前小白子在漠阳客栈的后厨里说的话陆淼一直没忘。

    虽然陆淼舍不得这个和自己一起长得的玩伴,但是他知道一个只要说出来的决定。那他一定希望得到肯定和支持。

    “好,这样咋们以后可以在长江边上喝水!”

    小白子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没错,我能把长江喝干!”

    小白子走了,陆淼送给他的一百两银子他没要。他说他爹死他多多少少攒了点,这些让陆淼留下来去修井用。

    小白子走的时候也没忘记给陆淼的房间里留下了一桶水。

    人总会长大,男人的成长就是又打闹嬉戏的孩子变成一个什么都藏在心里,却又不经意流出的大人。

    “小白子的暗器非常厉害,应该没事的。”

    陆淼安慰自己,因为这是他最大的毛病。他对自己的刀剑有自信,对别人却从来没有过信心。

    就像当初他明知道松智打不过师傅,却依旧没有信心为师傅喝彩。

    松智老头说陆淼是个没心没肺的孩子,但陆淼心里知道因为担心才会没有信心。

    寂静,孤独。

    陆淼依靠着窗户看着窗外,他自己都不知道周轩会不会出现。就像是他自己说的,他没有信心周轩能在那个赶车老人的手中活着出来。当然,前提是赶车老人没有被陆淼刺伤。

    不觉间,房子里的门开了。

    “那小子没睡吧!”

    “肯定睡了,那小子一直是靠着窗户睡觉的。们都开了,他还没动静,快点!别墨迹了。”

    说话的一定是王胖子和李杨庆,就算陆淼闭着眼睛都知道是这两个人。

    陆淼微闭着眼睛看着两个人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行囊,然后拿出了钱袋。

    “钱留下,你两滚。”

    “求,这小子没睡!”

    王胖子一把拉住李杨庆,握了握拳头道:“怕什么?”

    “陆淼,我知道你也不容易。但是兄弟两个眼看四十了还没个媳妇。给你留二百两够修一口井了。”

    陆淼将刀握在了手里,但还是依着窗户道:“钱,我可以给你。但,你不能来抢。一两不许动,否则我要你命!”

    王胖子顿时咬牙切齿,当初这小子被揍得满地找牙的时候可没这么恨,欠收拾了。给脸不要脸?

    “去了下面别怪我!”

    王胖子冷冷的说了一声,从后面掏出了切菜的菜刀冲着陆淼砍了过来。

    陆淼的刀快到李杨庆只看到了一束寒光,王胖子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脑袋则砸在了桌子上,刚好落在钱袋的旁边。

    王杨庆吓得冷汗骤出,双腿发软一下摊在了地上。一阵恶臭味从地上传了出来。

    陆淼却不嫌弃,握着刀走到了王杨庆的身边蹲了下来。

    而王杨庆现在那还顾得上钱,此时的陆淼好似勾魂的恶鬼一样恐怖。

    “陆淼,不陆大爷。我错了,我家里还有老母亲。你知道的,你不能杀我。”

    陆淼点了点头,慢慢道:“没错,但是我给过你们机会,命是你们自己选的。我们是朋友,你可以和我要,但不能抢!”

    “我错了,我错了。陆淼!陆......”

    王杨庆话没说完,陆淼的刀已出。不过好在是一刀切开了心脏,留了一具全尸。

    杀完人之后陆淼不打算再等了,他继续背起了行囊,将钱袋放了进去。一记蜻蜓点水落到了后院。

    “陆淼?”小白子刚好出来方便,看见陆淼落在了院子中。

    “王胖子和王杨庆被我杀了。”

    小白子震惊的看了着陆淼,但很快就明白了。沉着脸道:“是不是这两人见钱眼开了?”

    陆淼点了点了头。

    小白子道:“这么多年了,都是喊着“哥”长大的。现在竟然干这种事!可终究。。。。算啦,这事你干的对。走吧,别摊上事。”

    陆淼等了等,微微一笑道:“你不会怪我就好,长江再见!”

    “长江再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