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无情剑客有情刀 > 第7章 瘸子乞丐
    陆淼出了酒店,已经到了巳时。夏天的日头去的晚来的早,陆淼出了漠北镇的时候影子已经长长的拉在了地上。

    早起的骆驼客也早早的起来了,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坐在骆驼上对着陆淼点了点头。

    陆淼也笑着点了点头。

    漠北镇肯定是呆不住了,小白子必定是不会向官府告发他。但是保不齐其他几个人不会。这么多年陆淼对人心已很是了解。那些人表面上笑呵呵的,其实都是笑面虎。说不定什么时候会趁你病要你命。

    但陆淼在今天晚饭前也绝对不会离开漠北镇,因为他已经答应了周轩。就是把边关衙门里的人都杀了,他也不会离开。

    话虽这么说,但是陆淼不会为自己惹上麻烦。衙役们都是酒囊饭袋,但是像苍蝇一样无处不在很烦。

    所以陆淼出了漠北镇,像一个木头桩子一样站在了漠北镇外等着周轩。

    来来回回的骆驼客,商客都会停下脚步去看上陆淼一眼。灼热的日头他不在乎,炽热的沙子烤着脚底板他也不在乎。

    正午时分,太阳更毒了。路上已经没有了行人,空气中的热浪随着热风随风摇曳。陆淼好像处在清澈的湖水之中,只不过这应该是煮沸的热水湖。

    汗水从衣服里渗透出来,将空气中的沙子粘在衣服上。最后沙子凝结在了一起,成了一层黄色的盔甲将陆淼裹得密不透风。他由晒变成了蒸。

    陆淼一动不动,从早上一直等到了夕阳将下。就连不离手的水囊都没有拿出来,他生生的等了一天,等着周轩。

    可是周轩没有来,就连那两个多嘴的兄弟二人都没有来。

    来的是一个瘸着腿一手拄着木棒,一手拿着缺一口的瓷碗。

    这瘸腿乞丐笑着从漠北镇一瘸一拐的从漠北镇走了出来,最后拖了一道长长的沙子道。

    “嘿嘿,小家伙。站了一天了,歇歇吧。”

    说着话,瘸腿乞丐提起了木棍敲在了陆淼的后背上。

    木棍猛烈的颤抖,好像是砸在了石头上。那是因为沙子已经干涸成了砂石。

    砂石硬但是瘸腿乞丐的木棍更硬,砂石瞬间变成了粉末随风飘散。巧的是木棍被瘸腿乞丐控制的很好,刚好擦着陆淼的衣服落在了地上。就连陆淼的汗毛都没碰到。

    陆淼偏着脑袋看了一眼又老又瘦的瘸腿乞丐,又回头看了眼客栈的方向道:“歇容易,站起来就难了。”

    瘸腿乞丐坐在了陆淼的身边皱着眉头道:“小家伙年纪轻轻,怎么站不起来呢?”

    陆淼自己思索了一段时间,从背包里拿出水壶喝了一口笑了笑道:“没错,但是时间要分开看。一辈子来说,我确实年轻。如果按今天来说,我已迟暮。”

    乞丐憋着嘴道:“啧啧啧,年纪不大思想倒是透彻。我来这里不是和你来聊这些深奥的东西。”

    陆淼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我没钱。”

    乞丐笑了笑道:“哈哈哈,我知道你有钱。但是我不会要,谁会和一个穿得比乞丐还脏的人要钱。”

    “那你来找我?”

    “我来找你是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来找你,你就会去塞北城找我。”

    陆淼眼睛猛地一亮,转头看着瘸腿乞丐道:“你就是周轩让我找的那个瘸腿乞丐?”

    瘸腿乞丐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世界上的乞丐多,但是真正瘸了腿还跑到北漠来的乞丐还能有谁呢?还有,小家伙不要叫我瘸腿乞丐,我是丐帮长老。洪九。”

    陆淼皱了皱眉,因为洪九这个人他太熟悉了。

    洪九的腿就是十三年前被松智砍瘸的。虽然洪九为人坦荡,但是江湖沸沸扬扬传言洪九要再次挑战松智。

    没想到洪九竟然镇远镖局挂上了关系。

    “周轩呢?他为何没来。”

    洪九苦涩的道:“周轩死了!”

    陆淼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蹲了下来道:“不可能,赶车的那个老头被我所伤。周轩再不济也不可能被杀了。”

    “首先,赶车的老头不仅仅像你想的那么简单。他是明教大护法宋世雄。第二,杀死周小子的是明教公子,海灵。”

    “你是说明教?”

    洪九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从波斯传进来的明教!”

    陆淼摇了摇头道:“那我的任务就完成了,他死了。你也找到了。在下告辞。”

    洪九一把拉住了想走的陆淼道:“一千两银子买的是护送东西,不是护送他周轩。”

    “既然周轩都死了,东西肯定也没了。这一千两是周轩给我的,若是要回让周轩来和我要。”

    洪九笑道:“如果在乎钱我洪九就不会加入丐帮。东西在我这里,你需要将它带到金陵城。”

    “给钱的是周轩,别人给的我不送。”

    洪九皱了皱眉道:“如果我硬要送呢?”

    “那你要问问我手里的刀答不答应。”

    洪九握着手中的木棍,眯着眼盯着陆淼的眼睛。

    “嗖”

    起风了,卷集着漫天黄沙吹过。两人像木头桩一样定在沙漠里任由风沙席卷。

    稍许,随着“砰”一声闷响,一块透明色珠子被洪九从怀里掏了出来扔在了地上。

    “这东西一直在我身上,周轩那小子做事机灵。就害怕出事。不过我按他的吩咐给你了。是扔还是送全凭你自己决定。”

    说完之后洪九转身走了。

    洪九走的很慢,好像是他的腿瘸的更厉害了。越走越慢,最后停在了远处高喊道:“松智!你好福气哦。”

    随后洪九使了一招仙鹤展翅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大漠之中。留下了陆淼一人在原地发呆。

    洪九杀气傲然,真人投注:陆淼手里的刀有些微颤。第一次,陆淼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他绝对肯定自己的刀再快也不可能一招就解决了洪九。

    要知道,陆淼杀人从来没有出过第二刀。

    等他缓过神,将沙子刨去后拿起桃大的透明珠子放进了背包里。甩了甩飞进耳朵里的扬沙,陆淼踏上了去金陵城的路。

    而小白子此时也匆匆忙忙的从漠阳客栈里跑了出来,一路往南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