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无情剑客有情刀 > 第8章 万马帮
    贺兰戈壁,一块北漠与黄土相夹杂的戈壁滩。这里没有漫天飞扬的黄沙,却和北漠一样干涸。只是偶尔会下上几场雨来滋润蓬蒿。这里没有连绵起伏的黄色土山,却多的是能割破双脚的石头。

    陆淼最远就到了这里,还是当年挑粪的师父去贺兰戈壁见一个老朋友,捎带着陆淼而已。

    在北漠中生活惯了,这里的气候明显好受多了。太阳没有那么灼热,偶尔吹来的风都是凉爽的。

    “悠悠远山望不到,惊觉黑风卷石来”

    前朝诗人张珊仁初到贺兰戈壁就坐下了这一首写实的《咏贺兰》。一个南方人来到戈壁,必然是受不了的。

    可是对于陆淼来说,这无疑是到了“天堂。”

    上一次挑粪师父带他到戈壁,凑巧赶上了下雨。陆淼记得很清楚,那一年十五岁。活了十五年,第一次知道什么叫雨。

    陆淼掀开了蒙在脸上的粗布,用力的撑大鼻孔让他自觉地凉爽的空气钻进肺里。

    坑坑洼洼对常人来说可能走起来费劲,但是对陆淼来说比沙漠中好走许多。至少不用随时观察沙子的流动和方向,不然随时会被潜藏的流沙埋在地下。

    陆淼记得出了塞北城,往东走上二十里路就到了当时师父带他去的那个村子。

    村子不大,但是作为处在北漠和戈壁的交口。来往商客都会选择在这里停留修整。所以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商铺、客栈、集市都被有商业头脑的村民早早的建了起来。

    陆淼打算去这里买些水和干粮。

    听说出了戈壁有一条横穿中原的大河,叫做黄河。那条河全是沙子,人要喝水必须将是水放在桶里沉淀很久才行。

    陆淼不信,什么样的河里全是沙子,那不就是流沙?

    以陆淼的脚力,昨晚走了一夜,匆匆略过塞北城后一路到了戈壁滩。按这个速度来算的,应该还有一个时辰能到村子里。

    具体的时间陆淼肯定是不知道的,但是看太阳大概是上午申时。

    陆淼听下来喝了口水,眯着眼看着东面。地平线上一队十几人渐渐从远处飞驰而来。

    再近一点,一队刚好十二人。骑着枣红色的马,呼喊着扬着马鞭飞驰而来。

    陆淼有些羡慕的看着直冲自己而来的一队人。

    当然,不是羡慕这些人而是羡慕这些马。马从娘胎里出来的时候,颤抖着腿在地上站一会儿就能在贴着地疾驰。而人却需要苦苦联系脚力和功法才能跑的快些,也稍逊马速。

    “小子,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瘸腿的乞丐?”

    陆淼没有理会这些人,因为他有的时候不想说话。就算是天王老子了来了陆淼也不会说话。

    和陆淼说话的这人见陆淼不回话,不由得一气举起鞭子就要抽,被旁边的人拦了下来。

    拦人的这个人身穿青色的长衫,头戴方形帽。书生气犹然而发。

    而此人也长相英俊,高高的鼻梁和深陷在眉骨下的眼窝显得清秀温和。

    此人将那人拦了下来之后,对着陆淼拱了拱手道:“小兄弟,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瘸腿的乞丐。我们找他有要事,有劳了。”

    陆淼侧着脑袋想了想后干脆的道:“没见过。”

    此人笑了笑道:“无妨,小兄弟有缘再会。”

    陆淼点了点头。

    一队十二人,匆匆忙忙又往沙漠处疾驰而去。

    这应该还是为了陆淼后背上背着那颗珠子吧,只不过他们不知道洪九早就走了。而珠子却在一个江湖上谁也不认识的,一个刚刚十八岁的孩子手里。

    很快,陆淼到了村子。这个村子原来就贺家村,因为这里的原居民都信贺。但是自前朝开始大兴贸易后,前往波斯、西域的人越来越多。这里的名字也就不自然的改了,叫做边贸村。

    可能是因为赶路的商客都已经走了,而修整的商客又懒着床上想多睡一会儿。所以现在的村子不是很热闹。

    如果你想看热闹就一定要在傍晚的时候,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奇人表演杂技。

    陆淼进了一家饭馆,里面空荡荡的。可能是已经过了饭点的原因,跑堂的小儿坐在门口的凳子上,头枕着放在桌子上的胳膊看着一只苍蝇在发呆。

    “小儿,一壶水!”

    “来嘞!”

    小二习惯性的喊了一嗓子,但是很快回过神来不由的一愣。

    “客官,您只要水?”

    陆淼摇了摇头道:“先喝水,再来一碗面。”

    小二点了点头,从后厨拿来了一茶壶水放在了陆淼的饭桌上。

    “水多少钱?”

    “不要钱,面是二两银子一碗。”

    陆淼顿时眉开眼笑道:“这个壶太小了,我喝起来觉得很慢。”

    小二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除非拿桶子装,真人投注:我家没有更大的壶了。”

    陆淼从胸口搜摸了半天后拿出来三两银子递给了小儿道:“剩下的一两给你,麻烦了。”

    小二也乐了,从后厨提来了一桶水放在了陆淼的饭桌旁。

    陆淼也乐了,一两银子买了这么多水。

    拿起瓢打满了水,“咕嘟,咕嘟”的一口就下了肚。陆淼满意的舔了舔嘴角留下的水滴,打了个饱嗝。

    小二将面端了上来,上面放了葱花和牛肉。

    “小二,这绿的是什么东西!”

    小二本想嘲笑,但是又不敢这么嚣张。压了压情绪后小二道:“客官是北漠来的吧,这叫葱花。放在面里可以提味,使面吃起来更香。”

    陆淼把鼻子凑过去闻了闻,然后拿起筷子夹起一颗葱花放在嘴里。顿时葱花那股酸辣的味道充斥了整个口腔。

    “好吃!”

    陆淼痛快的喊了一嗓子,狼吞虎咽的开始“品尝”美食。

    面吃到一般,从外面进来一个浑身是土的浪子。为什么说是浪子呢?因为他是标准的浪子装束。扎起的头发和破旧的粗布衣服。

    进了店里,那人皱着眉头拍了拍屁股。衣服上的土从衣服上飞散了出来,刚好说巧不巧的落在了陆淼的桌子上。

    “能不能换个地方?这土都落在我碗里了!”

    这浪子回头看见了皱着眉头的陆淼,尴尬的笑了笑后跑到了陆淼的桌旁用袖子将桌上的土擦干净了。

    “按理来说我要请你再吃一碗的,可是我囊肿羞涩......”

    说完之后那个浪子为难的盯着陆淼吃剩下的半碗面开始发呆。而陆淼也舍不得扔到,毕竟比当初被沙子包裹,吃起来还咯牙的干粮好吃多了。

    刚吃一口,又进来一个人。说巧不巧,就是刚才在马上大声呼喊陆淼的那人。

    那人进来看了陆淼一眼,然后坐到了陆淼的桌子旁道:“半斤酱牛肉,一壶好酒!”

    坐在陆淼身旁的浪子视线急速转移,盯着小二端上来的酱牛肉和酒,眼睛里发出来明亮的光芒。

    然后浪子盯着那人将牛肉放进了嘴里,随着那人的咀嚼他也咬着牙咀嚼。动作出奇的和那人保持一致。

    那人察觉到了,瞪了浪子一眼后将身子斜了斜背对着浪子吃肉去了。

    而浪子转头看见陆淼已经吃完,然后满意的又喝了一瓢水。

    “那个,兄弟呀。你这个汤还喝的下吗?”

    “我喝水,这个汤先不喝。”

    “谢谢!”

    浪子一把端过面碗,轰隆隆的像是猪吃食的声音把半碗面汤给解决了。

    陆淼还没说话,坐在一旁的人骂骂咧咧的骂道:“那儿来的猪跑到人吃饭的地界了!”

    那浪子顿时脸色又白到红,慢慢的站来起来。抬起胳膊想扇那人一巴掌。

    但是那人反应极快,浪子胳膊刚抬起来。那人侧身一脚飞出踢在了浪子的小腹上。

    浪子被踢飞了出去,捂着肚子坐在地上呻吟。而刚刚喝进去的汤也吐了一地。

    “奶奶的,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老子是万马帮四统领,武华!”

    闻声赶来的小二本想阻止,但是听到万马帮这三个字后悄悄又回到了后厨。

    而那个浪子听后眼睛里充满了恐怖,捂着肚子想爬出去。

    武华咧着个大嘴,最到浪子身边一脚踩在了浪子的头上。将爬着的浪子一脚踩趴在了地上。

    “叫爷爷,你爷爷我就考虑放你一条猪命!”

    浪子脸发青的咬着牙死活不说,而武华更用力的用脚在浪子的头上来回碾,将他扎起来的头发全部碾散了。

    “你叫是不叫!”

    “爷爷!”

    武华微微一笑,抽出腰肩的马刀用刀身拍着浪子的脸道:“乖孙,你早这么叫不就好了吗?惹爷爷生气!”

    浪子不说话,因为他害怕所以他出卖了尊严。其实尊严这种东西在江湖上值几个钱?

    “再叫一声!”

    “爷爷!”

    “哈哈哈!叫的不错。但是为什么我第一次让你叫你不叫?算啦,你爷爷我心情好。饶你一命。但是作为惩罚,我要断你一条手臂!”

    武华说着话,脚从浪子的头上抬了起来。然后又是重重的一脚踩在浪子的后背上,任由浪子百般挣扎都无济于事。

    武华慢慢将马刀抽出,慢慢抬来。他在享受浪子此时的恐惧和挣扎。

    随机一刀划着弧线对着浪子的胳膊斩去。

    “嗡!”

    一声碰撞,武华手中的刀发出剧烈的颤抖,震的他虎口发麻。

    一把银色的剑挡住了马刀的去路,稳稳的架住了马刀。

    “踢也踢了,叫也叫了。何必拿人一条手臂?”

    武华一看是陆淼,不由得杀心大起。在戈壁的时候这小子就让他生了一肚子气。

    “你要救他?”

    “没错!”

    武华点了点头道:“好,好的很。那今天你们两人一起死吧。”

    陆淼摇了摇头道:“他让你不舒服,你教训他应该。但是要有个度量。但是今天我心情好,所以你也不用死。”

    “狗东西!”

    陆淼本来笑着的脸瞬间沉默,刀已经握在了手上。

    “去死!”

    武华提刀要砍。

    “住手!”

    从门里跑进来了一个人,就是刚才那个书生。

    “老四!你又给我闯祸!”

    那个书生皱着眉头将武华的刀拿了下来,这期间书生的余光来回四次扫了陆淼的刀。而这一切陆淼都看在眼里。

    然后书生一把将武华按在了桌子上,给他做了个闭嘴的动作。武华气不打一处出,哼着鼻子喝闷酒去了。

    书生先将浪子扶了起来,然后送胸口掏出了一百两的银票塞在了他的手里道:“我这个兄弟脾气不好。这些钱你拿着,去看大夫吧。”

    浪子看见钱后本想说话,但是疼的哼唧了几声拿过钱趴在了桌子上。

    书生看了一眼浪子,随后对着陆淼一抬手道:“在下万马帮二当家,花梦楼。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陆淼心情不错,有水喝就心情不错。所以他也懒得和那个没脑子的人计较。

    陆淼摆了摆手道:“陆淼。”

    花梦楼笑了笑,招呼小二要了两斤牛肉对着陆淼道:“小兄弟,你背上背的应该是剑吧。”

    花梦楼说完,浪子和武华这才定睛一看。黑乎乎的剑鞘和剑柄之前的细逢里漏出点点寒光。扎一看像是一棍烧火棍,但是仔细一看才能觉得这把剑寒气逼人。

    陆淼点了点头,笑了笑后又拿起来筷子。

    花梦楼极有眼色的不再和陆淼说话,让他有时间去品尝店家精心熬制的酱牛肉。

    花梦楼又对着浪子道:“不知这位仁兄尊姓大名。”

    浪子趴了一会儿肚子稍微有些好转,看着桌上的酱牛肉道:“我叫严林。”

    花梦楼了看严林的用筷子的手法后伸手在严林的肩胛骨上捏了捏。

    捏的严林疼的一咧嘴。

    “严兄你不会武功?”

    严林摇了摇头道:“自小有习武的心气,但是没有什么好师傅。这次出来行走江湖就是为的拜师学艺。”

    花梦楼点了点头道:“我万马帮广纳英雄,严兄不如来我万马帮?我可请帮主亲自传你武艺。”

    严林摇了摇头道:“感谢花兄这么看的起我,但是我已经有了目标。此生只拜一人为师。”

    花梦楼微微一笑道:“哦?不知是谁?”

    严林放下了筷子,眼神坚定的道:“剑圣,荆无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