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无情剑客有情刀 > 第9章 入万马堂
    荆无极,真人投注:一代剑圣。将剑术领悟到了极致,已可以做到剑即为我,我即为剑的境界。一根木棍就可力敌明眼剑,一直树叶既可化为剑气伤人十步之外。

    但荆无极自认年岁已高,早就退出江湖归隐山林去了。其实荆无极只有四十多岁而已,比起一些江湖门派的掌门人都显年轻。可能是高处不胜寒的忧伤,或者是儿女情长的牵绊,从此江湖再无荆无极的身影。

    严林简直可以说是痴人说梦罢了。陆淼不知道剑圣的名号,但是花梦楼可是知道的。当然武华也是知道的。

    严林字字铿锵,到了武华的耳朵里就成了天大的笑话。一口酒喷的满地都是,咧着个大嘴指着严林大笑。

    严林的脸红了起来,但是他自己又知道打不过武华,只能忍气吞声任由武华如此嘲笑。

    “老四,够了!”

    花梦楼皱着眉摇了摇头,然后对着严林道:“兄台志高八斗,在下佩服。我自然是希望兄台可以学成之后名震江湖。”

    严林明显很受用花梦楼说的话,点了点头吃起了桌上的酱牛肉。

    花梦楼见陆淼又喝了一瓢水,安逸的斜坐在椅子上。笑了笑道:“小兄弟,我喜交英雄。而我万马帮帮主更是爱才。不如你和我一起去万马帮,就凭着刚才拦下老四的那一刀。我这二当家的位置让给你怎么样。”

    陆淼摇了摇头道:“不了,我还有事要去金陵。”

    花梦楼眼角飞速的皱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和蔼文雅的状态道:“不知你去金陵有何事呢?”

    陆淼无聊的摆了摆手道:“没什么事,寻访一位朋友。”

    花梦楼笑了笑道:“说来真巧,我万马帮的一些弟子过几天也要去金陵。小兄弟莫不如搭个伴,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陆淼还没说话,严林点了点头道:“万马帮的二当家给面子你就快接着。刚好我听说剑圣之前在金陵出现过。咋们可以一同前去啊。”

    花梦楼顺着严林点了点头道:“没错,而且我们那里已经到了戈壁的边上,有水有树,好酒好肉为小兄弟践行”

    也不知道为什么严林这么想去万马帮,而陆淼也不是一个善于拒绝别人的人。所以在花梦楼的催促、安排下四人四马踏上去万马帮的路程。

    其实陆淼只是想搭个便车,走了好几天的路了。能骑马歇歇脚了。再者说还能免费吃食和水,何乐而不为呢。

    因为刚刚吃完了饭,所以到了正午时分四人也没有停留。一直骑到下午快黄昏时分四人到了万马帮。

    其实万马帮就是游走在戈壁的马匪罢了,随着实力的渐渐壮大。钱越来越多,万马帮大当家的一拍桌子。从此再不打家劫舍,开始做起生意。各种生意,从染布坊到大酒楼再到私烟的买卖,万马帮无一不涉足。

    不过这反倒让万马帮成了正经的生意帮会,有钱有权。扔给官府的钱还不够每天收入的十分之一,却已经哄得官府上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着万马帮渐渐壮大。

    实木围起来的格风墙,一望无际。一张硕大的布旗在空中摇曳废物。听说万马帮有自己的马场,每年都专门挑选最好的马驹带了这里。

    单单人声鼎沸和战马嘶吼的鸣叫,就足以证明万马帮的实力不凡。

    “二当家的回来了,开门!”

    箭塔上瞭望的万马帮弟子大喊一声,木门被从里拉开。四人催马进了寨子。

    寨子里和外面简直是两个世界,一道木墙好像是将天堂和地狱隔断开了。

    寨子里有一条青石砖铺成的街道,两边盖的全是砖房。而街道上不时有妇女拿着衣服和菜笑着走过。一群群的孩童也追逐打闹。胆子大一点的还跑到花梦楼面前喊声“二爷”。

    “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帮主花了十年时间才将这里修缮完成。单单每年花在这里的银子都数不清。”

    武华搭话道:“这两个土包子那里见过这种世面?”

    严林虽然面露震惊,但是他震惊的是这里面的建筑设施。

    陆淼面露震惊,他震惊的是远处山上一片绿油油的树和从半山腰倾泻而下的河流。

    陆淼知道这片戈壁是绝对不会有水的,可是这条河是怎么回事。源源不断的水倾泻而下,落入山底后汇聚成河穿过了寨子,被木墙阻隔了视线,但是陆淼知道它肯定会流淌的很远。

    花梦楼颇为自豪的说:“这条河原来叫“丘林河”。从西方而来,不知源头。然后到祁连山再往北而去,最后在甘肃地区汇入黄河。帮主花了五年时间将此河改道,耗费了无数的财力和人力。”

    几人边走边说,一个大庄院横在了山下。院门口矗立着两个一人半高的石狮子,而牌匾上是金粉书写的“万马帮”三个大字。

    “这里是我万马帮的议事堂,也是帮主的住宅。我早已经将各位到来的消息传给了帮主。两位直接与我去前堂就好。”

    花梦楼说着带两人进了这庄院,而武华在花梦楼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就走了。没有和三人一起进去。

    刚一进门是一个宽敞的前场,场由灰色石板铺成。左右两边摆放着两个兵器架,什么斧、棍、刀、叉、剑等等十八般兵器样样俱全。

    然后三人走过了一段走廊,走廊是石头砌成的。坐落在人工湖的上面,湖中锦鲤簇拥争抢下女刚刚抛下的鱼饵。而往里面看,荷花开的正胜。

    “那是?”

    陆淼指着粉红色的大荷花。

    花梦楼笑了笑道:“这是从南方引进的荷花,只生长在水中。路上是长不出来的。”

    “水里的那个长得像鱼的东西是什么?”

    “哦,这也是一种鱼。名叫锦鲤。”

    “和鲤鱼有什么区别呢?”

    “鲤鱼是青色的,不好看。只是用来吃的。锦鲤一般是红色的,还有特殊的会是黄色或者金色的。这是用来看的。”

    陆淼没有见过活鱼,他只见过风干的鲤鱼。是塞北城里的漠阳客栈里做菜用的。他第一次看到水在院里,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树可以那么绿,花可以那么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