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无情剑客有情刀 > 第10章 饭桌之上
    虽然没有见过这些东西,问问题是因为好奇。但是陆淼依旧是一个刚刚十八岁的青年。所以面子还是要绷住的。虽然此刻他很想从湖里捞出点水来喝,可还是咽了两口唾沫忍住了这个想法。

    过了人工湖,然后顺着青石板一直往里走。大概走了五分钟的时间,众人来到了会客堂。

    堂里的主人位上坐着一个中年人,体型微胖留着络腮胡。一身的锦衣丝绸着装,左手上的大拇指带着一个绿色的扳指。

    “两位,这是我万马帮的帮主。万剑一。”

    严林赶忙拜见道:“见过万帮主。”

    可陆淼不知道这万剑一是什么人,而且陆淼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拜过谁。

    万剑一豪爽的笑了笑道:“客气。两位请就坐。我已安排属下去准备酒菜,两位歇歇脚,先尝尝我这绿萝红茶。”

    陆淼和严林坐在了会客堂的左右两侧,而华梦楼坐在了靠着陆淼这一边的下方。

    陆淼接过丫鬟端来的茶碗,拿起茶盖咕嘟嘟的喝了一大口。然后又将预留在嘴里的茶叶全部吐了出来。

    “这水都苦了,不好喝。”

    这话说的像个笑话,而且听得人也认为是个笑话。三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华梦楼微笑道:“陆兄,这是帮主从家乡带过来的好茶啊。这茶虽然苦,但是后味醇厚,可是上品啊。”

    陆淼道:“我不喝茶,我只喝水。”

    “来人,真人投注:给小兄弟提上一桶水来。”

    万剑一也不怕这一桶水坏了大家的雅兴。反倒是看着陆淼拿起一瓢水一口气喝完了。

    “好!这水好!”

    陆淼感叹一声,这水清凉无比。进到肚子里都感觉冰冰凉凉的。和沙漠里喝的水不一样,沙漠里的水都是温的。

    万剑一道:“小兄弟想必是北漠人吧。”

    陆淼点了点头道:“没错,自小在北漠长大。不怕您笑话。我最远就到过贺兰戈壁而已。”

    万剑一笑了笑后,头微微扬起看向远方。眼神中多了一些追忆。

    “当年我和手下的这帮兄弟造人暗算,在北漠中躲了两年之久。也是那时我懂得了食物的珍贵和水的分量。这也是我为何花费如此多的财力人力将这条河改道这里的原因。”

    万剑一说着,丫鬟陆陆续续的将酒菜端了上来。大盘子上放的是整个的烤羊腿,另外六个小盘子依次是红烧鲤鱼、烧花鸡、卤肘子、尖椒炒肉、拍黄瓜、凉拌土豆丝。

    中间放着大盘子烤羊腿,六个菜依次绕着大盘子掰开。这是北方招待客人的礼仪。名字叫“六喜开泰”。

    这些东西可能对万剑一,或者是穷的不能再穷的严林来说都是吃过的。但是陆淼绝对没有吃过,不然他的身体就不会这么瘦小了。

    按理来说万剑一请了客人,应该举起酒杯大家共喝一杯。然后主人敬酒,客人再回敬。这是规矩,也是礼仪。

    可当万剑一端起酒杯,看见的之后两桌狼藉的菜盘时又默默的将手中的酒杯放了下来。

    万剑一没有打断两人,他选择了等待。

    万马帮从一个几人的马匪到现在遍布全国的商铺和弟子,万剑一要是没有一点点耐心和能沉的下来的脾气是不可能的。

    菜过三巡,酒过五味。陆淼和严林两个人打着饱嗝安逸的靠在椅子上,一脸满足的像。

    万剑一喝了一口酒道:“两位吃的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

    “咯。”

    严林笑着回答了,而陆淼仅仅就一个饱嗝将问题终结了。

    万剑一没有生气,微微一笑道:“小兄弟,在下有一事相问。”

    陆淼笑了笑道:“你问。”

    万剑一左手的食指在扳指上来回摩擦,右手则是端着酒杯没有下口。

    “不知小兄弟是否认识江湖镖局的大公子,铁扇秀才周轩?”

    陆淼点了点头道:“认识啊。我也在找他。”

    万剑一左手的食指再扳指上摩擦的更厉害了,酒杯却已经放了下来。

    “那周轩有没有和小兄弟说过什么?或者是给过什么?”

    陆淼警惕的看着万剑一,本来慵懒的身体紧绷了起来。手也放在了银鸾刀上。

    万剑一赶忙解释道:“小兄弟别误会,周轩兄弟进入北漠前也曾来我这里做客。说好办完事还要回来。可是如今却与我阴阳两隔,所以只是问问而已。”

    陆淼瞪大了眼睛道:“他死了?”

    万剑一也瞪大了眼睛道:“你不知道他死了?”

    陆淼道:“我不知道。他给了我一千两银子。让我在北漠镇等他。可是因为这一千两银子害的我杀了两个人。所以我不得不先出了北漠,避避风头。”

    万剑一索性将手指上的扳指取了下来,捏在了手心中道:“那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瘸腿的乞丐。他叫洪九。”

    陆淼摇了摇头道:“我没见过,我也想找他。但是塞北城里根本没有瘸腿的乞丐。”

    万剑一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多问了。小兄弟要是有什么难处就来找我,万马帮别的本事没有,为小兄弟洗脱罪名还是能轻易办到的。”

    陆淼笑了笑道:“客气了,衙门里全是酒囊饭袋。我在外面躲躲风头就过去了。”

    万剑一将扳指又带到了手指上,用手绢将嘴擦干净道:“两位初来我万马帮,相比还没四处看看。我早为两位准备好了房间,让下人带两位去看看我万马帮的风景。”

    说着万剑一招了招手,两个侍卫走了进来后对着外面做了个弯腰的姿势道:“请!”

    等两人渐渐走远,华梦楼走到万剑一的身旁道:“大哥,你怎么看?”

    万剑一皱着眉道:“这小子说话有讲究,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让人猜不透。”

    华梦楼道:“他说的和我们情报上一模一样。难道他真的没有见过洪九?洪九将避水珠独吞了?”

    万剑一摇了摇头道:“不要着急,最近几日好吃好喝的先将他养着,探探虚实。这小子初入江湖,身手不凡。就算是真的不知道避水珠的下落,以后总能用的上。”

    华梦楼点了点头,往侧面的隔院走去。

    万剑一看着华梦楼走向了哪里,不由得奸笑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