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无情剑客有情刀 > 第11章 美人计
    陆淼和严林两人跟着那两个侍卫出了会客堂,真人投注:顺着青石板往后山方向而去。

    两人本是兴致勃勃,但是两个侍卫很呆板的走在前面。看见陆淼和严林停下来,他们两个也就停了下来。感觉他们不像是带客人来闲逛,更像是监视两个人。

    “哎,我们累了。”

    其中一个侍卫点了点头,指了指后山脚下的一个小院道:”二位可在此处歇息。”

    说完之后两个侍卫又是一脸严肃的带着两人进了小院。

    院子不大,院墙是篱笆隔出来的。院子里种着一颗桃树,九月份的天桃子也快成熟。粉中带青的桃子沉甸甸的压着弯曲的树枝。

    院子里有两间厢房和一间堂屋。陆淼和严林被安排在了挨着的厢房里。

    房间不大,但是很有格调。木质的茶桌摆在正中间,桌上放着一个然然冒烟的香薰炉。桌旁摆着两张实木座椅,椅上雕刻的是仙鹤图。

    桌旁放着一张大床,紧挨着窗户。此时的窗户是开的,傍晚的余晖刚好照在床边上显得温馨。

    陆淼用手按了按床,很软。估计是铺了好几层褥子。但是夏天这么热,睡起来多难受。

    “公子,洗澡水已为您烧好。”

    陆淼正坐在床上发呆,一个女人羞答答的推开了陆淼的房门。手里拿着一套衣服。身后还跟着两个男的提着一个大木桶,木桶后还跟着两个年龄不大的女子提着两个小桶。

    还没等陆淼说话,前面的这个女人挥了挥手。木桶被放在了桌子旁,两个女子将水桶中的热水全部倒进了大木桶,刚刚够大半桶。

    “给公子宽衣。”

    那个女人说完之后两个男的很有眼色的出去了,顺便还把门也带上了。

    两个年轻的女子走到了陆淼身旁,轻轻的将手搭在了陆淼的肩膀上。

    “别别别,你们干什么!”

    陆淼有些害羞,一把抓住了衣服将两个女子甩开。

    而说话的那个女子反手捂着嘴笑了笑道:“公子还会害羞?那奴家晚点再来。”

    说着话女子将衣服放在了床边带着两个女子走了,留下陆淼很奢侈的在水桶里泡了一个时辰。直到身上的皮都泡的有些发白了陆淼才依依不舍的从桶里出来。

    摸着这种丝绸的衣服,陆淼小心翼翼的穿在了身上。顿时感觉身轻如燕,不会再有麻布衣服穿在身上的那种粗糙厚重感。

    刚穿上衣服,两个下人敲了门进来后看着一桶的黑水。捂着鼻子将桶抬走了。

    陆淼本想让他们关上门,结果白天说话的那个女的又窜进来了。只不过这次她手里拿着的不是衣服,是一壶酒。

    这女子将酒壶放在桌上,身子斜坐在凳子上,半个人靠着桌子微笑着看着陆淼。

    “公子,这夏天的夜就是长。一个人难免有些寂寞,不如公子陪奴家喝上几杯?”

    陆淼摇了摇头道:“你是谁?我不喝酒?”

    女子笑了笑,自己斟了一杯酒道:“奴家要桃岁,是这桃花院的主人。年纪轻轻却不喝酒,确实是没有情调。”

    陆淼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走到了桌旁到了一杯酒一饮而尽道:“我不是不喝,是不想喝。”

    桃岁笑了笑,因为对付这种年轻的男人她很有办法。年轻的男人面子薄,需要激将。但是也需要夸奖让他的有成就感才行。

    “公子海量,比起不会喝还要逞强的男人。奴家更喜欢会喝却不喝的男人。”

    陆淼笑了笑没有说话。

    桃岁也笑了笑,将本来就穿的稀少的衣服往边上拨了拨。漏出了一双雪白修长的大腿。

    “既然公子不愿喝酒,那我们玩玩别的?”

    陆淼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一双腿,心脏狂跳不止。

    “玩?玩什么?”

    桃岁笑了笑,慢慢站了起来,将唯一能扣住衣服的扣子慢慢褪去。桃岁将自己完全展露在了陆淼眼前。

    光着脚,桃岁羞答答的坐在了陆淼的腿上道:“你说玩什么就玩什么,奴家都依你。”

    陆淼哪里受过这种诱惑,顿时一阵洪流从心中喷涌而出。双手一用力将桃岁扔在了床上。

    刚巧不巧,桃岁砸在了放在床上的那柄黑剑。黑剑碰在脊梁上,疼的桃岁一阵惊呼。

    这时的陆淼已经扑了过来,桃岁怕又碰到自己。从后面上拿出了黑剑骂了句“破东西。”然后将剑扔在了地上。

    剑砸在地上发出了一阵脆响,露出了一小段剑身将屋里的烛光反射在了墙上。

    陆淼猛地惊醒,单脚用力一踢双臂一推。整个人腾空而起后稳稳的落在了剑旁。

    “嗡”

    黑剑回鞘的同事陆淼已将抓起了桃岁的衣服扔在了床上侧着脑袋道:“你走吧。”

    桃岁委屈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刚想说话。陆淼猛地转头,眼睛里尽是寒光:“你若还不走,我就杀了你!”

    “你!”

    桃岁咬着牙恨恨的瞪了一眼陆淼,但是又被陆淼的眼神给吓住了。不敢多说话,桃岁穿起了衣服恶狠狠地推开门出去了。

    陆淼也狠狠地捏着剑柄,端起酒壶一饮而尽。顿时感觉头晕目眩后砸在床上沉沉的睡去了。

    桃岁刚出门,远处的一间阁楼里正谈笑的万剑一和花梦楼同时止住了笑容。看着桃岁一路骂骂咧咧的进了堂屋。

    万剑一道:“怎么回事?”

    花梦楼道:“这不可能,桃岁从来没有失过手。就连嵩山的和尚都着了他的道。这小子竟然能让桃岁这么生气?”

    万剑一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盯着严林的房间看着上下晃动的人影道:“美色不成就试试别的,我不信这小子四大皆空了。”

    花梦楼给万剑一到满了酒道:“大哥,我们真的不去找洪九。而是盯着这个小子吗?周轩生性多疑,就连亲爹他都不信任。他怎么会信任这个陌生人呢?”

    万剑一道:“只有一种可能,这小子根本不知道避水珠的价值!”

    花梦楼慢慢将身体靠近万剑一道:“这小子虽然平常拿着刀,但是他却背着一把剑。而且那把剑奇丑无比,一般人都会看错。”

    万剑一揉着大拇指上的扳指思索一阵后道:“不可能,虽然很稀少。但是江湖上还有有人喜欢用刀又用剑。我们不能捕风捉影。”

    花梦楼道:“这小子刀法不错,虽然没有交手但是能看出来。万马帮每一个人是他对对手。”

    万剑一道:“你能肯定?”

    花门楼道:“肯定。所以说我们还是要快点搞清楚,难免节外生枝。”

    万剑一点了点头道:“没错,明早带他到后山等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