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无情剑客有情刀 > 第12章 这是误会
    陆淼梦里总会出现一男一女,既熟悉又陌生的两个人。记忆中的陆淼没有见过所谓的父母。而梦里的两人又是谁呢?内心里陆淼觉得这就是父母。

    只不过陆淼还没有走上前去将他们的面容看清楚,就被院子里的喧嚣声给吵醒了。

    猛地做起来后陆淼用手揉着疼的快要撕裂的脑袋,后悔昨晚赌气将一壶酒给喝了。

    打开了门,阳光照在身上很舒服。暖洋洋的,有一种特殊的泥土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喧闹声是从堂屋传出来的,严林的房门还没有打开。院子里站着几个陌生的人,当陆淼出来的时候这几人都怒视着陆淼。

    陆淼好奇的想往堂屋走去,却被一个人拦住了。

    “发生了什么?”

    陆淼心情不错,虽然头有些疼。但是好歹他又睡了一个难得的好觉。

    “滚!”

    陆淼本来扬起的嘴角耷拉了下来,皱着眉毛道:“你有病?”

    那人气呼呼的咬着牙,猛地冲过来一把揪住了陆淼的袖子道:“她怎么得罪你了?你要杀她?”

    “她死了?我没兴趣杀她!”

    “混蛋,你还狡辩?那个男的一夜春宵,现在还死死地睡着。这桃园除了那个男人的房间里的人,就只有你一个人。你说,除了你还有谁?”

    陆淼抓住了那人的手,猛地往下一推将整个人的手推开道:“我要杀人还不用偷偷摸摸的。”

    旁边一人喊道:“那你一定是贪图桃岁姑娘的美色!桃岁姑娘不从你就杀了她!”

    陆淼无奈的笑了笑道:“你的理由确实很合理,她也确实很诱人。但是和我的剑相比,她不值一提。”

    “果然,兄弟们。杀了这个狗东西!”

    陆淼眉头皱的更紧了道:“我知道她死了你们很悲伤。但是如果你们再这么不会说话,我不介意多杀几个人。”

    又一个人冷哼道:“铁证如山,你自己都已承认。还容不得我们多说两句。”

    还没等陆淼说话,一个人拔剑而出对着陆淼的前心刺来。

    陆淼往后略去,大鹏亮翅退到了桌旁拿起来银鸾刀道:“你们再往前走一步者,死!”

    “兄弟们,咋们的事先放一放。给我把这个小子砍了。”

    “对!”

    说干就干,院子里五个人一同拔剑冲着陆淼而来。

    “嗡”

    银鸾刀出鞘,陆淼化作一道黑影穿过了第一个冲过来的人的同时银鸾刀又入了刀鞘。又是同一时间,陆淼半蹲着,银鸾刀架住了第二个人斩下刀。

    “咚”

    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人砸在了地上,鲜血从他双手捂着的脖子上喷涌而出。

    四个人顿时止住了脚步,因为没有人再有胆量想试一试陆淼的一刀。

    尤其是被陆淼架住刀的人,身体颤抖着看着陆淼慢慢抬起头冷冷的看着他。

    这人颤抖着声线道:“你真的杀了他,你知不知道他是......”

    又是一刀,陆淼站了起来。可是刀还在刀鞘里,拔刀斩已被陆淼用的滚瓜乱熟,快到极致。

    这人到死都没说出来话,一把名贵的刀摔在了地上。陆淼给了他一个痛快的,将心脏直接切成了两半。这人已经没有时间去后悔了。

    剩余三人哪里还顾得上报仇,真人投注:也不顾上刚才还同仇敌忾的同伴。转身就往桃花园外跑去。

    三人刚跑出了桃花园,万剑一和花梦楼还有武华正慢步往桃花园走来。

    三人看见了这三兄弟,不由得痛哭流涕了起来

    万剑一皱着眉道:“三位公子这是怎么了?”

    其中一人道:“万帮主,你可要为我们做主。昨天桃花园里住进去的那小子不仅杀了桃岁姑娘,还把魏振海和轩辕城给杀了。”

    武华大喝一声道:“岂有此理,你们等着。我将这小子的人头拔下来给兄弟们报仇。”

    武华说完之后拔出马刀疾驰而去。

    万剑一伸手去拦,但是武华已经跑远了。万剑一赶忙催促花梦楼道:“你快去拦着老四,别让他闯祸。”

    花梦楼来不及回话,已经急掠出去了。

    而万剑一皱着眉道:“三位公子来我万马帮做客,但是发生了这种事我万剑一很是惋惜。只是这事发生在我万马帮,三位公子你说这要传出去?”

    三人看着万剑一很小却威严的眼睛道:“我们知道,知道。今天的事肯定烂在肚子里。”

    万剑一点了点头,也急忙追了过去。

    武华练的是横功,一身肌肉和霸道刀法已然小成。所以说虽然花梦楼以轻功为长,但是要追上横冲直撞的武华还是要废些力气。

    “小子,拿命来!”

    武华大吼一声,提着刀从园子门口跳了进来。一招力劈华山对着陆淼的脑袋砍去。

    陆淼一招鹞子翻身,身体成侧后放退去的同时跳到了厢房的门口。

    “武华,你凑什么热闹?”

    武华道:“奶奶的,我万马帮好吃好喝的招待你。你还敢行凶?今天老子活劈了你。”

    陆淼退到了屋子里,阴影将陆淼遮挡住了。武华看不见陆淼,只听见陆淼道:“让万剑一来,我不想解释!”

    武华顿时怒火中烧,气的一跺脚的同时一刀直接将房间的门劈开。而陆淼已经将刀背在了背上,剑握在了手中。

    “给你三息时间滚出去,不然就算万剑一来了我也杀你!”

    “狂妄!”

    武华提刀便砍,陆淼单手挥剑将刀挡下的同时一脚侧出将武华踢出了房间。

    这对武华来说和挠痒没什么区别,陆淼的这一脚本就是想给自己找一个开阔点的地方罢了。

    武华稳稳落地的瞬间提刀而来,刀被武华在后背饶了一圈后狠狠地对着陆淼的肩膀劈来。

    陆淼侧握黑剑,将马刀架在空中。随后陆淼又是一脚对着武华的胸口踢来,结果武华的另一直手挡在胸口,稳稳的抓住了陆淼的脚底。

    “滚!”

    武华稳定下盘,上身用力将陆淼扔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而此时花门楼和万剑一在远处的树干上远远地看着两人。

    华梦楼道:“他在等我们?”

    万剑一道:“没错,他在等我们。让老四先试试深浅再说吧,咱两一同出手应该是有把握的。”

    再说陆淼被摔在地上,后背被砸的剧痛。陆淼咬着牙站了起来道:“武华,你三番两次来招惹我。”

    武华斜着眼道:“那就如何?爷爷看你不爽!”

    陆淼不再说话了,默默的将黑剑抽了出来。黑色的剑柄和银白色的剑身虽然颜色相反,但却给人一种心安理得的感觉。

    这银剑与黑柄本就是天作之和。

    武华动了,花梦楼和万剑一也同时动了。陆淼却依旧稳稳的站在原地。

    刀剑火石之间,陆淼和武华交换了位置。万剑一和花梦楼则是扶着武华。

    陆淼的剑不知何时已经又回到了鞘中。

    武华的胸口被切开了一条口子,是不规则的从脖子处划到了胸口又转折到了心脏。

    不过伤口不深,虽然留着血但不会要了武华的命。

    万剑一和花梦楼看着武华的伤口,皱着眉陷入了沉思。

    这个人究竟是谁?短短的一瞬间竟然破开了两人阻挡的同时又躲开了武华的攻击的同时,还用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剑势。

    一为刺,二为砍。

    “二弟,你带老四去找张忠疗伤。我要和陆兄谈谈。”

    说完之后万剑一并没有和陆淼说话,而是走进了堂屋看了看桃岁的尸体走了出来。

    “陆兄对不起了!”

    陆淼道:“你觉得我不是杀手?”

    万剑一摇了摇头道:“脖子上的切口一看就是个二把手做的。凭陆兄的手法,用上那么大的力气,桃岁的脖子必然是断了。”

    陆淼点了点头道:“我陆淼做事还从来没推卸过。如果这女人真是我杀的,我必不会推脱。”

    万剑一道:“没错。这事扰了陆兄的雅兴吧。不知道陆兄有没有空和我去后山看看,风景很不错的。”

    陆淼看了看地上的两具尸体。

    万剑一则是拉着陆淼道:“无妨,无妨。陆兄也是逼不得已。都是些小帮会的公子罢了。无妨。”

    万剑一没有管还在做春秋大梦的严林,带着陆淼往后山走起。

    没有走青石板铺成的大道,万剑一带着陆淼从书林间的一条小道上走去。

    小道蜿蜒起伏,紧紧挨着数。两人一前一后,慢慢往后山而去。

    “陆兄如此年轻就有如此身法,真乃天之灵才啊。”

    陆淼摇了摇头道:“五岁开始习武,每天从北漠的日头起来一直到月亮高挂空中,我都要一直挥剑,一刻不能休息。”

    万剑一道:“每天如此?”

    陆淼点了点头道:“每天如此。五年刀,五年剑!两年身法。这才练就如今的实力。”

    万剑一点了点头道:“习武本就是苦中作乐,人们都羡慕高手挥剑的豪迈。却吃不下高手的苦头。”

    陆淼摇了摇头道:“我怕北漠的寂寞,只有痛苦和劳累才能让我忘记。”

    万剑一思索了一阵,笑了笑道:“北漠本就是个寂寞的地方。如今陆兄踏入江湖,广结善友必不会寂寞。”

    陆淼笑了笑道:“说的没错,我喜欢和别人说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