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无情剑客有情刀 > 第14章 赶车老黄
    最近万马帮万剑一的府中传出了一件谣言,万帮主请来的客人有病。还是那人让人不齿的病。

    听说这个人每天平均能去二十趟茅厕,而且每次时间都会长于一般人。

    这当然只有每天给陆淼挑水的男子知道,陆淼每天能喝两大桶水。所以他去二十趟厕所也不奇怪。奇怪的是为什么陆淼会这么能喝水呢?

    他有意无意的也曾给万剑一说过,而万剑一只是笑了笑道:“给他打最好的谭间水!”

    其实陆淼很烦上茅厕,因为这很浪费时间。他宁可盯着地上的蚂蚁发呆,也不愿去上一次厕所。

    三天里,陆淼被万剑一好吃好喝的供着。娇羞的小丫鬟给他铺床叠被,日子过得很安逸。

    陆淼虽然想乐在其中,但是就是享受不了。大漠的生活自由自在,躺在沙地上就可以美美的水上一觉。

    可是这里他要睡在床上,一眼望到头的万马堂显得拥挤。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三天早上,万剑一亲自敲开了陆淼的房门。送给了陆淼一个虎皮做成的水袋。但是被陆淼拒绝了。

    陆淼说:“打进我水袋的水喝着是甜的。”

    万剑一也没有多说什么,将一匹贺兰马场圈养。价值一百两的白马送给了陆淼。

    “四夫人和一众兄弟拜托陆兄。”

    陆淼点了点头,巴不得马上上路。这些天他已经被憋得浑身难受了。

    一众人五人骑马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一辆拉满了麻袋的马车。然后就是四夫人的马车。这两个马车旁各有两人骑马走在边上。两个马车间距离较大,五人骑马走在中间。剩余的六人则是骑马走在四夫人的马车后面。

    陆淼不喜欢骑马,因为要保持坐姿的同时还要拉着缰绳。这很麻烦。

    等马队出了万马帮进去贺兰山脉境内的时候,陆淼抓着缰绳从马背上跳到了四夫人的车上,然后将缰绳拴在了马车的车栏上。

    前面的人看不到,可后面的人看的可是一清二楚。六个人都怒视着躺在马背上的陆淼,一个个敢怒不敢言。

    陆淼当然不在乎,只要能让自己舒服一点。他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终于有个年级稍大的人忍不住了,催马到了陆淼身旁道:“小兄弟,我知道你是帮主的贵客。但是你这么做不妥吧。”

    陆淼头枕在马屁股上,斜着眼看了一眼说话的这人道:“有何不妥?”

    那人道:“你的缰绳拴在马车上,你躺在马上。我们这里人管着叫牵小马!”

    陆淼无所谓的道:“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让一个女人的车牵着你走。那就是吃奶的小马!”

    这话说出来,后面的五个人都笑了。陆淼思索了一阵后,猛地坐了起来道:“你再说一遍?”

    那人咧着嘴道:“呦呦呦,你还急了。这事是你做的,又不是我说的。”

    陆淼脸色阴沉的将手放在了刀柄上,说话的这人和剩余的五人都一同将手放在了马刀上。

    “你们要造反?”

    走在最前面的,穿着红色衣服的人听到了声音后催马到了后面。

    “王统领,我们.....他......”

    被叫王统领的人转头怒喝道:“闭嘴!”

    随后又笑着对陆淼道:“在下王山陆,属下不懂事。小兄弟是不是不善马术?如若不嫌弃可去前面的马车上歇歇。”

    陆淼回头瞪了几人一眼,蜻蜓点水。身形画了两个弧线后稳稳的落在了马车上。

    “小家伙好俊的轻功!”

    这忽如其来的声音反倒吓了陆淼一跳,没想到这堆满货物的车上还藏着个老头。

    “不必诧异,老朽常年落下了腰疼的毛病。所以要将身体埋在麻袋里,才能缓解一二。来,试试,很舒服的。”

    陆淼用手按了按后面的麻袋,感觉里面像是棉花一样软软的。随即整个人学着老头埋在了麻袋里。

    “这里比马背上舒服多了。”

    老头笑了笑,露出了残缺不齐的牙齿道:“哈哈,要不然我也不会赶一辈子的车。”

    陆淼陪着老人笑了笑,从腰间拿出水袋猛地喝了一大嘴后给老人让了让。

    老人摇了摇头道:“岁数大了,喝完凉水肚子不舒服。”

    说完之后老人也从腰间拿出来了一支烟干。烟头是墨玉石打造而成的,上面吊着一个巴掌大的鼓鼓囊囊的烟袋。

    老人坐了起来,将烟头塞进了烟袋,小心翼翼的扣出来烟叶后用长满老茧的手,慢慢将烟叶按实了。

    “小兄弟,火折子在我腰上。你帮我点下烟,我弯不下腰。”

    陆淼从老人腰间摘下了火折子,打开之后吹了几口气将火折子点着。老人的烟头已经伸了过来,陆淼护着火将火折子放在了烟头前。

    火折子灼烧着烟叶,老头轻轻吸着烟嘴。可是烟没有点着,陆淼的眉头皱了起来。

    “小兄弟,慢慢点。不要着急。”

    老头说着将烟头斜了斜,烟嘴更靠近火折子了。

    陆淼稳了稳手,将折子慢慢靠了上去。老头便吸着烟嘴,一只手慢慢往前顺着烟杆往前移动。

    陆淼本来护着火的一支手也压在了烟杆上,对着老头的手移动。

    两支手都移动的很慢,而烟久久没有点着。

    行家的手是参透武学的手,一双手可打出千斤的力道,也能吸收千斤的攻击。陆淼的手是用力方向,老头的手是吸力方。

    陆淼的力被老头吸走,所以他的火虽然看起来已经在炙烤烟叶。其实永远都有一段距离,这烟点不着。

    这就好比飞翔技能再好的鸟,如果无处借力那它永远飞不起来。虽然你看到了它的翅膀在煽动。

    两人在僵持,放在烟杆上的两支手越来越近。最后相碰在一起的时候,烟头火花一闪。烟着了。

    两人同时收了手,陆淼将火折子又挂在了老头的腰间。老头笑了笑将烟递给了陆淼。

    “小伙子,抽两口?”

    陆淼摇了摇头道:“多谢前辈好意,我不会。”

    老头笑了笑道:“什么前辈?手下败将哦。老朽性黄,帮里的兄弟都叫一身老黄。你也如此叫吧,听着亲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