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无情剑客有情刀 > 第15章 见四夫人
    四夫人马车的门帘被人撩开了,从马车里出来了一个年轻的女子。

    女子扎着高马尾,袖口和裤腿都用布条绑的结实。一副拳师的装扮。

    按理来说一般这种夫人的贴身丫鬟都是含羞待放的小丫头,而这个看起来机灵古怪的女子怎么看怎么都不像个丫鬟。

    这女子往马车后面看了看,看见还拴在马车上的缰绳。先是皱了皱眉后喊道:“万老头请来的高手呢?”

    这女子竟然喊的是万老头,而不是老爷。

    “前面马车上坐着呢!”

    后面的人喊了一嗓子,这女子从马车上跳起,然后轻飘飘的落在了老黄的马车上。

    陆淼和老黄听见了动静,同时抬起头。看见这女子正俯视着两人。

    老黄嘿嘿一笑道:“灵儿,今天怎么有空来看看老头子我了?”

    灵儿瞪了一眼老黄道:“老色痞!夫人要见他!”

    陆淼看着指着自己的灵儿道:“最好别用手指着我!否则你会后悔!”

    灵儿脖子一拧,将手指伸的更长,弯下腰来指头点在了陆淼的额头上道:“我就喜欢指人!”

    陆淼也不管灵儿是个女儿身,一个鲤鱼打挺的瞬间左腿成鞭往灵儿的腰间打去。

    灵儿冷哼一声,站在软软的麻袋上扎了一个马步的同时。两胳膊一弯交叉在身前撞在了陆淼的腿上。

    陆淼顿时感觉像是踢在了两根铁柱上,小腿一阵发麻。

    灵儿顺势变招,右手握拳往回一收后打了出去,砸在陆淼的大腿上。

    陆淼的整个左腿瞬间发麻,收回后单脚站在车把上。

    “你太弱了!”

    而灵儿则是不屑的看着陆淼,稳稳的站在软麻袋上。

    老黄看了看陆淼,喃喃的道:“年轻人看起来不懂怜香惜玉,可手上还是下不去哟。”

    陆淼晃了晃左腿,微微呼了口气。

    “你现在还有道歉的机会!”

    灵儿瞪大了眼睛,因为他不懂这个人怎么回事。明明打不过自己还说这种话。

    “有本事你就过来,打赢我我就道歉。”

    “好!”

    话音起,人已动。陆淼到提着银鸾刀化作一道黑影而出。

    灵儿瞳孔猛然放大,下意识的去抬手要打。

    “嗡。”

    一声刀鸣,陆淼已经站在了灵儿的身后。而银鸾刀也架在了她的脖子上,一点点的开始出鞘。

    阳光照射在越来越长的刀刃上,将灵儿恐惧的双眼印在刀身上,后反射到了她的瞳孔里。

    “再给你一次机会!”

    灵儿由怕到气,也不怕陆淼抽出银鸾刀。身体往陆淼身上猛地一靠的同时,胳膊弯曲变成肘击,打在了陆淼的肚子上。

    陆淼忍着痛将刀收了起来,随后一脚踢在了灵儿的腿上,将灵儿踢到在了麻袋上。

    “你耍赖!我斥候空拳。凭什么你可以用刀!”

    陆淼被灵儿问的说不出来话,身体往后退了退。让灵儿站了起来。

    “你还敢踢我!”

    灵儿起来后涨红了脸,捏着拳头往陆淼的脸上打去。

    “灵儿,别闹了!”

    说话的正是走出马车的四夫人。

    灵儿看了四夫人一眼,然后气的剁了剁脚跳进了马车里。

    四夫人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小兄弟,可否有空?”

    四夫人身穿长袍锦衣,吹弹可破的肌肤和羊脂玉一样美白。更重要的是四夫人长着一双狐媚眼,看着陆淼的时候就会让陆淼出神。

    陆淼点了点头,跳进了马车里。

    马车里不大,但是放着一个小桌子。桌上点着一支香薰,一种陆淼没有闻过得淡淡木香味。

    灵儿见陆淼走了进来,瞪了一眼后又从马车里钻了出去。

    四夫人笑了笑,指了指小桌子旁边的垫子道:“请坐!”

    陆淼盘着腿坐了下来,四夫人将衣服提了提。跪坐在陆淼对面,从马车后面的一个小柜子里拿出了一壶酒和两个酒杯放在了桌子上。

    陆淼这才看到,四夫人的手很小。但是很好看,修长白哲。像一个十来岁小姑娘的手。

    “听老爷说,小兄弟不喝酒。但是这酒要喝的。”

    陆淼看着四夫人将微红的酒倒进了酒杯,真人投注:疑惑的看着四夫人道:“为何?”

    四夫人道:“这酒是我亲自酿的女儿红,平日里老爷都很少能喝上两口。尝尝!”

    陆淼接过酒杯的同时,不小心触到了四夫人的手背。感觉像是摸在了煮好的鸡蛋清上,又滑又嫩。

    一口酒下肚,陆淼久久没有说话。不知道在回味酒的香醇还是手的触感。

    四夫人过了会儿才笑道:“不知味道如何?”

    陆淼点了点头道:“好酒,很好喝。”

    四夫人又给陆淼到了一杯酒后,自己端起了酒杯。酒杯慢慢的接触到薄薄的嘴唇,然后将微红的酒慢慢吞进口中。白嫩的脖子随着吞咽在慢慢的上下挪动。发出轻微的咕咚身。

    顿时看的陆淼一阵口干舌燥,不由得又喝了一口酒。

    四夫人又很细心的为陆淼斟好了酒,然后笑道:“不知小兄弟多大了?”

    陆淼道:“刚刚十八岁。”

    四夫人道:“小兄弟还真是年轻有为。我其实比你大不了多少,刚好而是一岁而已。”

    陆淼没有说话,因为一个女人的岁数一般不会告诉别人,除非这个女人又所企图。

    四夫人不知道是假醉还是真醉,一杯酒下去面色就开始发红。看见陆淼不再说话。四夫人捂着脸开始哭了起来。

    四夫人哭的梨花带雨,陆淼一遍干着急不知如何是好。

    “我十岁那年父母双亡,带着一个七岁的弟弟四处漂泊。为了弟弟不被饿死,我将自己卖进了青楼。可是弟弟还是死了,他是被一个衙役活活打死的。可是我去没有办法。你知道吗?他要是活着今年也该十八岁了!”

    陆淼本想说话,但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所以他张了张嘴就闭上了。

    四夫人哭了一会儿,用手帕将眼泪擦干后道:“对不起,想起了陈年往事有些伤感。”

    陆淼见四夫人好多了,便笑了笑道:“没事。”

    “你嫌弃我吗?”

    陆淼疑问的看着四夫人道:“我为什么要嫌弃你?”

    四夫人无奈的笑了笑道:“因为我曾经是一个风尘女子。”

    陆淼摇了摇头道:“不会,你是为了救你弟弟。所以这很伟大。”

    四夫人微微一笑道:“你真的不会嫌弃我?”

    “不会!”

    四夫人点了点头道:“如此就好。这仿佛成了我的一块心病。哎,你且出去吧。我累了,要睡会儿了。”

    说完之后四夫人到头就睡,本来整理好的衣服在倒下的瞬间乱了。两条雪白的大腿从衣服见裸露出来。

    陆淼咽了口口水手还是掀开帘子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