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无情剑客有情刀 > 第17章 一刀入魂
    染红雨的剑和朱二的斧头不同,一个是用的巧劲一个用的是蛮力。

    朱二是个侏儒,从小受人冷嘲热讽。稍有不慎就会被人一顿好打。骨骼的短小和身体的障碍让朱二没有办法去练习上乘的轻功。

    可以说朱二还没有练功,武学大门已经将他拒之门外。所以朱二不得不去将自己的身体练到强横,练到力气比正常人大好几倍他才有翻身的机会。

    但这一起都是朱二自己的想法,即使有一天他成了天下第一。人们依旧会把他看做一个怪物。

    当朱二自以为可以行侠仗义的时候,拎着自己亲手做的两把斧子将一众十几个山贼活活劈死的时候,人们投来的目光依旧是嘲讽的目光。

    不过那时候人们见到朱二都会上来嘲讽几句,或者拳脚相加。但是现在人们都远远地躲着他。

    “既然做不了好人,那我朱二就要做一个大恶人!”

    一夜之间,朱二连奸带杀犯下了二十条人命。砍伤了两名官府的衙役后上了贺兰山。

    相比朱二来说,染红雨前二十岁可谓是享尽了人间富贵。

    染红雨的父亲是陕西行省知府大人郑何的表兄,江湖人戏称逍遥公子。染红雨的父亲叫染颇,年轻时仗着家里有钱有权到处逍遥自在。

    染颇二十岁的时候生下了染红雨,性格突变。对染红雨疼爱有加。给染红雨请最好的剑师,给染红雨穿最贵的衣服。

    染红雨十岁那年,染颇就花了一千两银子从京城找来一个名妓送给了染红雨。

    也就是这时候染红雨的了性病。身体开始一日不如一日。

    五年间,染颇花光了家里所有钱财,找了无数的名医。最后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郎中医好了染红雨。但是染红雨这辈子都无法再近女色,而且脸色煞白永远都变不回来了。

    而后又是五年,染红雨剑法小成。随着知府郑何被检举贪污进了大牢,染家的境况也是越来越不行了。

    染颇的早年间得罪的一个富家公子贪图染颇的小老婆已久,勾结匪患将染家一夜间屠杀殆尽。染红雨负伤逃出,被周三娘所救带到了贺兰山上。

    自此,朱二、染颇及周三娘三人在贺兰山上逍遥自在。偶尔下山劫富济贫一番,江湖上也流传了不少佳话。

    但是李毅这个少年是什么时候进入贺兰山,并且和这三个怪物一样的人混在一起的。这个江湖中没有人之后,恐怕只要当事人才能说得明了。

    李毅的弓百发百中,他如果想,就是蚊子他也能一箭定在树上。

    可是李毅却从来没有杀过人,也没有伤过人。他只喜欢站在远处看着三人动手,然后沉默的跟着三人回到山上。

    染红雨的剑是染颇从京城请了铁匠用玄铁打造而成,削铁如泥吹毛立断。所以每次染红雨杀人的时候不需要用太多的力气,敌人的脑袋就已经落在了地上。

    就像现在染红雨轻轻的将剑往上一撩,他想着一剑会砍了灵儿的手臂。

    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要是没有了手臂该多难看呢?

    灵儿可没想这么多,霸道的拳法从来没有退让的时候。染红雨的剑过来了,灵儿的拳头也硬是扛着剑砸了过去。

    这一拳砸的准,却不够狠。灵儿有些怕,因为她也不能确信自己能不能准确的砸在剑身上。

    这就是实战的心里因素,如果灵儿已经成功的阻挡过很多次。那这一拳定能砸飞染红雨的剑。

    染红雨也没想到,这一剑看似轻。因为染红雨已经大概看破了灵儿的套路。他的注意力在后三路。只要灵儿的拳继续攻击染红雨的后三路,那么染红雨肯定会迅速收回剑将灵儿的手切下来。

    剑微微发抖,染红雨脚尖轻点马车飞上了车棚上面。

    “你给下来!”

    染红雨刚站定在车棚上,灵儿猛地踩了叫马车。震的马一阵嘶鸣,而灵儿窜如空中一记鞭腿往染红雨的脸上踢去。

    就在这时,老黄和陆淼都皱起了眉头。

    灵儿太着急了,其实与人交战时最重要的是能时刻控制自己。尤其是对染红雨这种灵活的剑客来说。

    灵儿这一脚看起来凶猛,但是破绽百出。

    染红雨的眼微微眯了起来,剑走偏锋已经瞄准了灵儿的同时想好了规避这一脚的路线。

    老黄动了,朱二也动了。周三娘也从后面跳了起来,两支飞簪也从袖中飞出。

    “啪!”

    老黄的烟斗打在了染红雨的剑上,同时烟斗侧转的同时击飞了飞簪。朱二刚跑到一般已经被陆淼拦了下来。

    染红雨的剑将灵儿的肩膀划破了,这幸亏是老黄挡了一下。不然灵儿就要命入黄泉。

    灵儿摔倒在了马车旁,捂着肩膀恶狠狠地看着染红雨。

    车棚上站着染红雨、周三娘还有褴褛着腰的老黄。

    “我早该猜到是你!”

    染红雨往后推了推,周三娘也浑身紧绷。手中不知何时又多了两个发簪。

    老黄笑了笑道:“小娃娃,我没少听说过你们。走吧,今儿劫不到财!”

    染红雨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周三娘却道:“今天我不为求财,为的是你万家四夫人。周箬灵!”

    老黄道:“四夫人与诸位有什么过节吗?”

    周三娘恶狠狠地道:“七年前要不是她将蛊毒放在我的酒盅里,万剑一能花三千两银子买下她?我的脸能成这个样子?”

    老黄道:“既然都已过去,木已成舟。四夫人你们碰不得!”

    “周箬灵!你给老娘出来!缩在车里算什么本事!”

    周三娘对着脚下大喊一声,车帘慢慢被四夫人撩了起来。四夫人还是穿着一身锦衣,楚楚动人的眼睛含着未干涸的泪水环视四周。

    “姐姐,你来了!”

    周三娘对着四夫人吐了一口口水道:“臭婊子,别喊我!我嫌恶心。”

    四夫人默默的拿起手绢将脸上的口水擦干净道:“姐姐,我说了。当初那件事不是我做的。我知道你喜欢万剑一,我也没有想和你抢男人。我也说让你来,是你自己不来!”

    周三娘听后猛地挥动手中的发簪在脸上化了个口子,鲜血从裂口中慢慢渗出。让那张本来就恐怖的脸显得更恶心了。

    周三娘嘶声裂肺的喊道:“我都这个样子了,怎么去找他!你让我怎么去找他!”

    四夫人惊讶的喊了一声,又默默地低下了头道:“这一切都是你的误会,我没有错!所以我没必要为你的想象丢了性命。”

    周三娘气的一跺脚,发簪瞬间从手中射出。

    “夫人说话归说话!切莫动手!”老黄话起手动,将发簪打落在地。

    周三娘自知不敌老黄,而染红雨这边也清楚就算两人合手也打不过老黄。所以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

    “李毅!老娘的敌人就是她!杀了她!”

    周三娘气聚丹田,大喊一声。瞬间声音传到了李毅的耳朵里。

    李毅依旧面无表情,但是手中的弓却拿了起来。箭已上弦,随着弓弦猛震,箭飞。

    老黄皱了皱眉,这么多年还没有他保不住的人。

    但是老黄清楚,四夫人根本不会武功。但如果他去挡那支箭,这身后的两人肯定有办法在这段时间里解决了四夫人。

    老黄就是老黄,江湖名宿到老都还是觉得后辈不可靠。

    陆淼无视朱二,刀起刀收。那支箭被斩成两段掉落在了地上。

    “小子!自从我朱二拿起这两把斧子,就没人再敢无视我!”

    陆淼依旧无视朱二,真人投注:顺手又斩飞了两支飞来的箭。

    “小子!”

    朱二气的面红耳赤,提起两把斧子要砍。

    “如果不想死就滚开,我没工夫陪你聊天!”

    李毅的箭太快了,而且准。这人射出的箭是旋转的,而且还会有弧形箭。所以陆淼要求全心全意的去对付。

    朱二哪里管他,乘着陆淼去砍箭的时候提斧子来砍。

    两支箭断在了地上,朱二脖子的大动脉也被陆淼的刀切开了。陆淼先砍的箭,然后才杀的朱二。

    朱二捂着脖子在地上抽搐,眼睛里尽是不甘。因为他只看到陆淼挥刀斩箭,可是他还没有看清陆淼是怎么蹲下来的时候他已经倒在地上。

    陆淼的这一刀不仅仅杀了朱二,也彻底将染红雨和周三娘的心理防线砍破了。

    一个老黄已经不能对付,刚才陆淼的这一刀在场的没人能拍着胸脯说:“我能接下来。”

    “周箬灵,我们后悔有期!”

    周三娘和染红雨急急跳下马车跑了,往李毅的方向跑了。

    三人交汇的同时李毅冲着两人点了点头,从后背的箭娄里掏出了四支箭,同时搭在了弦上。

    弓满月,箭羽出!

    四支箭两支直直急射而来,另外两支划着弧形而来。

    陆淼身体一斜,刀从鞘出。手腕先后向外向内一转,四支箭羽被劈砍而开。

    李毅早已不见了踪影,三个人跑了。

    二十个人除了死的和五个受了伤的。还有两个人能动了。

    刚到贺兰山脉已经死了这么多人,陆淼皱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远处的树顶上站着一个身穿黑袍的人,他双手抱在胸口,一把剑夹在胳膊和胸口间正眯着眼看着众人。

    因为工作的原因,可能有的时候周末会断更。但是保证周一到周五保质保量的写好。

    还是希望看官老爷们能施舍点,打个赏,投上几张推荐票。这个江湖的精彩,离不开你的鼓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