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不朽大神王 > 第5章 动念之间山门崩(下)
    裂空尺不断迸射出巨大的光晕,却迟迟没有落下。

    无论灵虚子如何操控,可都像和圣器裂空尺,失去了联系。

    “匪夷所思!”

    “前所未见!”

    灵虚子和各大长老们,诧异万分,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状态的裂空尺。

    “呵呵,就凭你们,也想动用圣器?简直是笑话!”

    听到萧长风此话一出,灵虚子等人,顿时变了脸色。

    “你说什么,区区一个铸血肉三重天的小杂种,竟然在我门派之内,如此放肆。你懂血气纵横,又如何?现在我们人人都懂,杀你根本就不需要圣器。”

    “垃圾一个,竟然如此嚣张!”

    “死到临头,还敢大放厥词,简直是愚蠢!”

    “你问我们凭什么?哈哈,那你又凭什么?凭你身后,那废物一般的万天寒?”

    灵虚子怒喝,各大长老辱骂,没有一个人,将萧长风放在眼里。

    在他们看来,圣器裂空尺,不过是出了一点故障,根本不影响大局。

    只需灵虚子一人,就可以将全场所有人,连带萧长风和万天寒,统统杀死。

    “哈哈哈!”

    声声狂笑,震动大堂,此时的萧长风,就好像突然,换了一个人似得。

    所有人,就看着萧长风,一步一步,不断向前。

    如此危机的情势之下,他不退反进,完全超乎了灵虚子等人的想象。

    “呵呵,我愚蠢?我嚣张?”

    萧长风字字清晰,中气十足,如同神明的威严呵斥,在每个人心头炸响。

    “说到愚蠢,你们才叫蠢而不自知。在你们眼里,我可以任你们鱼肉,但你们却不明白,我根本没把你们放在眼里。在本座眼中,天道之下,皆为蝼蚁。你们这些弱者的逻辑,真是让人可笑。

    你们以为自己境界高深,实力强大,就可以为所欲为。

    但你们却根本不明白,你们不过是可怜的羊。

    羊再强大,也逃不过被狼吃的下场。

    而我,就是那匹凶悍的的头狼!

    没有实力和眼见,就算死了,连替你收尸的人都不会有。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你们这些人,就是没有经过天道法则,无情的碾压,才会如此天真无知。

    在天道意志降临的时候,所有人都会面临,最直接的死亡威胁。

    管你什么圣皇,什么不朽,什么地仙,统统都会被天道碾碎,化作枯骨。

    你们不会懂天道的无情,自然也不会懂,你们和我之间的巨大差距。

    天道可不会可怜你,我这一生,见过那么多惊艳绝绝,旷古烁今的绝世天才强者,可最后怎么样呢?

    在天道意志降临时,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了,其他顶尖强者,统统都死光了。

    而且,我还活了两次!

    千百万年来,只有我,能够和天道争锋,和天道正面对抗!

    那我,又凭什么不能嚣张?

    你们连我是谁,都看不出来,不是愚蠢,又是什么?”

    霸气!

    狂傲!

    我自天地任逍遥,天道于我如浮云!

    这是何等的气势?

    灵虚子不明白,逍遥门上下的强者,更是不明白。

    萧长风是不是疯了?

    可为何那种居高临下,让人不寒而栗的威压,让灵虚子等人,根本抬不起头来!

    而这一切,统统来自萧长风!

    一个铸血肉境界,不过三重天的年轻晚辈?

    “你……你到底是谁?”

    为了驱散那种恐怖萦绕在心头的威严,真人投注:灵虚子稳定心神,暴怒呵斥。

    “哈哈哈,灵虚子,瞎了你们的狗眼。裂空尺没有任何问题,却迟迟不敢落下?即便你如何操控,它都不再听从你的吩咐,难道你还想不明白吗?”

    只听到大堂内,万天寒的笑声,震动如洪钟,撼动了灵虚子等强者,内心最后一根弦!

    事到如今,他们再不相信,也不得不承认事实了!

    裂空尺绝对没有坏!

    裂空尺是怕了!

    圣器也会害怕?

    法宝成圣,实力堪比圣皇,到底是什么恐怖的存在,让它不敢轻举妄动?

    显然,答案只有一个!

    那就是比圣皇更恐怖的人,就在他们的眼前!

    境界太低的人,也许会看错。可成圣的法宝,绝对不会感应错误。

    “你……萧长风……萧长风?你……你就是号称长夜不朽,万古永存的长风道祖???你……你是人皇?你是人祖?你是……万族第一人????”

    灵虚子越说越觉得心虚,情绪完全被淡定自如的萧长风影响。

    “哦?本座一生的名头太多,你到底要说哪一个?”

    当当!

    众人心头如同炸雷轰鸣!

    虽然不是正面承认,但灵虚子已然清楚,逍遥门上下,更是明白。

    萧长风,绝对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萧长风!

    一时间,逍遥门上下,上百人神情大变,面色发白,汗如雨下。

    那些精锐弟子,平日里嚣张跋扈的模样,在萧长风面前我,完全不值一提。

    萧长风是什么人?

    那是万族第一人!

    那是可以和天道争锋的存在!

    可怕。

    不,是绝望!

    一步步后退的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别怕!我听闻萧长风,每次从长夜中醒来,境界都会疯狂下降。”

    “不错,大家一起上,他就算是万族第一人,现在却也不过只有三重天!”

    “随便三五个人,联手就能杀了他!”

    看到情势急剧变化,灵虚子咬牙切齿,决定破釜沉舟。

    “不要被他的名头吓住,他就是一个铸血肉三重天的垃圾!”

    “人祖又如何?他不是最强形态,杀啊!”

    狂躁的呼喊,令人心乱如麻,一些心神不宁的弟子,果然被煽动,强势动手。

    的确,现在的萧长风,绝对挡不住这么多人的攻杀。

    铸血肉三重天,再强也有限!

    “护卫祖师爷!”

    “长风门愿为祖师爷,肝脑涂地!”

    得到间接的印证,长风门上下,都好像打了鸡血。

    一时间,双方杀将起来,大堂之上,完全陷入了血战。

    可就在这时,萧长风身化血气,凝聚成型,所有长风门的精锐强者,纷纷被托了起来,送上天空。

    下一刻,那裂空尺完全脱离了灵虚子的掌控。

    只见萧长风,单手背负在伸手,伸出右手中指,一滴精血渗出,顿时如炸雷轰鸣。

    那精血宛若血色长龙,咆哮着升空,直接注入圣器,裂空尺之中。

    裂空尺暗沉的尺身,顿时鲜活起来,如同崭新一般。

    那声声嘶鸣,如远古巨兽,响彻天际。

    一道道狂莽的气浪,震动整座山门。

    逍遥门大堂,顿时天摇地动,裂空尺则是越来越庞大,转瞬撑破宽广的房梁,将整片天空,捅穿了一样。

    死亡的气息,笼罩在逍遥门上空,就连护山大阵,也在裂空尺的威势之下,化作齑粉。

    “不好……圣器被催动了!”

    “这……这怎么可能?”

    “先祖不是将裂空尺,据为己有,完全掌控了吗?”

    “为何裂空尺,完全臣服了!”

    逍遥门上下,嚎叫如死猪,惨叫连连,令人动容。

    那裂空尺的威势,他们不是第一次看到。

    而这一次,裂空尺以圣器真正的威能,完全被启动。

    裂空尺属于萧长风!

    只有萧长风,才能完全掌握!

    这一刻,灵虚子等人,才感觉到自身的渺小。

    面对完全被催动起来的圣器,犹如真正的圣皇之威,降临头顶。

    那种恐惧,那种绝望,那种无奈,统统化作悲愤。

    “堂堂不朽神王,万族第一人,欺辱我等小辈,萧长风也不过尔尔!”

    灵虚子被巨大的威压,完全镇压,跪地,匍匐,整个人几乎都陷入地板的裂缝。

    “是吗?小兄弟,让我来教你一个道理,如果你实力弱小,千万不要嚣张。这只会让你招来杀生之祸,今天,这是一个教训,没有下次了哦!”

    萧长风冷笑一声,将灵虚子刚才的话,全部原封奉还。

    万天寒等人,顿时憋不住,全部大笑起来。

    那种极致的痛快,让他们觉得又激动,又梦幻,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轰隆隆!

    萧长风没有给灵虚子,没有给逍遥门,任何的机会。

    巨龙不会因为碾死一只蚂蚁而心神不宁。

    天道之下的第一强者,又怎么可能,迂腐到去可怜要杀自己的对手?

    圣器威压之下,整座山门,被完全震裂,划分为二。

    在场的逍遥门精锐,统统化作血雾,命丧于裂空尺的威势中。

    那足足持续了半柱香的轰鸣,震天动地!

    不过是萧长风的动念之间,一座拥有千年道统的门派,就此灭亡。

    震撼!

    万天寒终于体会到,什么叫真正的嚣张。

    威胁,恐吓,统统都是弱者的手游!

    说让你覆灭,就绝对不给你翻身的机会。

    谈笑间,就让你灰飞烟灭!

    霸气啊!

    那种崇拜和敬仰,弥散在长风门,每一个人心头。

    他们因为人祖,因为万族第一人,因为长夜不朽,万古永存的萧长风,聚在一起,而成为长风门弟子。

    如今,真正的萧长风,就在眼前。

    人祖威能,震天动地,令人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所有的情绪,只能化作唯一标准的动作。

    忽然间,全场齐刷刷跪下,无比统一的口号,震动山河。

    “长风门下弟子,叩拜祖师爷!”

    “祖师爷千秋万载,万古长存!”

    “多谢祖师爷恩赐秘术!”

    “求祖师爷,带领我们,称霸中天大陆!”

    望着跪了一地的后辈徒子徒孙,萧长风冷冷的说道,“别叫的这么亲热,我还没有准备,照顾你们这些猴子猴孙,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都起来吧!”

    “祖师爷放心,您的身份,我们绝对不会泄露。”万天寒对于萧长风,最为亲近,谈话间,也轻松很多,调侃起来。

    然而,萧长风完全没有领情,“泄露又如何?我萧长风自有生存之道。”

    “……是,祖师爷威武霸气,裂空尺是圣器,必定可以,横扫圣皇之下一切强者。”

    “蠢材,裂空尺已经没用了,刚才那一击,已经耗尽了圣器最后的威能。”

    萧长风默默的仰头,那巨大的裂空尺,果然越来越小,瞬间坠落下来。

    就见萧长风一伸手,就将恢复手臂长短的裂空尺,掌在手中。

    “经过天道法则的轰杀,能保持完整,就已经不错了。后来又经过数百万年的时间侵蚀,如今的裂空尺,已然是一件废物,只能拆了,当法宝材料了!”

    “别别别,求祖师爷赏赐给我,我们长风门,好歹也要有镇山法宝啊!”

    “坏了,听不懂吗?”

    “充充门面也可以啊!”万天寒咧嘴,尴尬的笑笑。

    “你们这破门派,真是太穷了。万象圣皇,就一点宝贝,都没有留下来,给你们吗?”萧长风摇摇头,还是将已成废件的裂空尺,扔给万天寒。

    “给你吧!”

    “多谢祖师爷赏赐!”

    一件废物,让万天寒如获重宝,开心的像个孩子,咧嘴不断傻笑。

    看到此情此景,萧长风默默叹气,他明白,这是小辈们,对自己的崇敬之心作祟。

    “你们毕竟也算是我的嫡系道统,如果还有完整可用的法宝遗留,一旦我从其他门派手中夺回,就交给你们用来护卫山门,也免得你们,被人灭了道统!”

    说着话,萧长风纵越腾空,身如雄鹰,翱翔长空,转瞬消失不见。

    “逍遥门中,还有不少宝物和资源,全部留给你们,本座走了,好自为之!”

    “拜领祖师爷恩赐,恭送祖师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