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极品学生是丹神 > 第17章 天命也要违
    “早就醒了?”苏博丰问。

    只是一点也没有疑问,而是很肯定的说。

    岳其非的眼睛刚睁开,在闭了一会儿之后,这才适应了病房里的光线。

    动了动嘴,这才哑着嗓子说:“一直都是醒着,真人投注:就是说不出来话,也不能动!”

    苏博丰一听就明白了:“这倒是,你这个体质一般人还真是抗不了,现在东西准备的不是太齐全,还不能根治!”

    “能要治?”岳其非没有想到会听到这句话。

    从很久以前,他就知道自己的身体和别的人不一样,而且也知道是不能活太久的。

    而现在,竟然能够听到能根治的话,怎么可能不激动?

    苏博丰没有马上回答他的话,而是说:“等你以后能起来了我们再说这个事,在这之前我希望不要和别人说起我是怎么救的你!”

    “我知道,我来处理这件事情,包括那些医生我也会交待下去的,那些人都是我们岳家的熟人,放心吧,在没有你的同意之前,我不会……喂,喂……来人,来人!”

    岳其非还在说着,就见刚刚还在说着话的人,慢慢的向着地上倒去。

    苏博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

    睁开眼睛确定自己还是没有回到大世界中去,就已经知道,看来这辈子是不可能回去了。

    当感觉到身体里充足的灵力的时候,苏博丰这才笑了起来。

    “嘿嘿嘿嘿!”

    没有白费自己努力吸收灵气眼的灵气,而且又在那小子的身上,吸收了寒灵气息,经过这两天的吸收,现在的苏博丰已经成功的迈进了炼气期,虽然这才初期……

    就算是初期,也让苏博丰高兴不已了。

    还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修炼丹药了,而现在进入了炼气期,那么也就可以炼制一些调整身体的丹药了,有了丹药,哪怕就是这个身体再废材也一定要改造成为让老天爷也为之羡慕嫉妒恨的超丹神完美体质!

    对,就这样定了!

    嘿嘿嘿嘿!

    苏博丰又笑了起来。

    想想以后自己的丹神之名又可以名扬天下了,当然是高兴啊。

    在他还在笑的非常得意的时候,就见自己的面前,一个放大的老头的脸慢慢的靠近:“大师?恩人?大师恩人?您查了吗?看看这是几?”

    “起开!死老头,你离我这么干什么?”苏博丰怒道。

    原本还在仔细的盯着苏博丰的脸看的白宏业马上就坐正了身子,大声的喊道:“哈哈!太好了,恩人啊,你终于醒了,真是急死老头我了,小非,你恩人醒了?赶紧来看看!”

    “白爷爷,您小点声音!这里就算是单间,可是您这样还是打扰到恩人的!”岳其非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一盘子的水果说。

    他刚刚就是去洗水果了,结果才刚刚洗完就听到白爷爷叫他了,这不,马上就又跑了回来。

    “醒了,醒了!”白老爷子指着病床上的人说。

    “真的,太棒了!恩人,您醒了,现在还有别的什么感觉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的呢?”岳其非抱着水果盘子问。

    苏博丰看了看这个青年,而那双眸子却是很熟悉,在听到白宏业说起什么恩人啊之类的,也就明白了。

    “还要多谢恩人,要不是您以自己的身体为炉,将那些寒气给吸收了,我现在可能还是半死不死的!”岳其非说话的时候,眼睛就有些发涩。

    半死不死还好一些,要是一个不注意可能就真的成了死尸了。

    苏博丰看到岳其非的时候,心情极好。

    这个体质的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会往外释放着极寒之气,而自己确实是吸收了,不过他也是得了好处的了,要按正常来说的话,应该是他感谢。

    只是,现在苏博丰躺在病床上,而且连着昏迷了两天,岳其非一直都是记着这个大恩人的。

    在他的印象里就是,如果不是苏博丰这种舍己为人的为自己治病,一定不会躺在病床上。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苏博丰这是被灵气给撑着的结果……

    “你就是那个有着极寒之气的小子?恢复的挺快啊!”苏博丰有点小尴尬的转移了话题。

    “是啊,就连主治医生也说我这是遇到贵人了,恩人,您吃个水果,我每种都洗了几个,您吃什么,我给您剥!”岳其非的眼睛非常明亮的问。

    苏博丰:“……不用了!”

    他可没有喜欢让男孩子给自己剥水果的习惯。

    “岳老头这几天一直都在外面找药材,这里就交给我了,恩人啊,你有什么想吃的,想喝的,哪怕就是想要的也行,和我说,我来给你安排!”白宏业财大气粗的说。

    苏博丰摇摇头:“我什么也不要,我虽然是把他救醒,不过并没有除根,而且他也帮了我!”

    苏博丰一听更尴尬了。

    他自己可是实打实的得到好处了,不过这样的体质不是普通手法就能去除的。

    不过,有一种方法倒是可以试一下!

    “临时还没有能根治你的能力,我现在身体太弱了!不过你可以去准备一些药材,我帮你炼制一下,然后你至少可以在实在承受不的时候自己压制下,也不用一直呆在病床上!”苏博丰在脑海里就已经想到了几种丹药的名字,只是所需要的药材有些难找。

    “您先养病,等您好了再说,我现在很好,我不求其它,只要是能和大家说话聊天就行,至于能活多久是多久吧,这些都是命!”

    “屁!什么命是命?天命难违,可是并不是天命不可违,你自己的命自己都不知道去争取,你还想要让谁给你改命吗?作何事情都是自己争取得来的,不是伸手别人送给你的,知道吗?”

    他这个大丹神从大世界过来,就不信这命之所谓。

    如果有天命之说的话,他怎么可能从那里来到这里,而且还和这个身体融入的这么的完美。

    天命?

    狗屁不是的玩意!

    一切还是要靠自己!

    “恩人劝说的是,以后还要靠我自己,哪怕就是只活几个月,我也得快乐的面对,恩人放心,我不会再这么悲观了!”

    苏博丰:……他哪里有劝说了,只不过是发发牢骚而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