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极品学生是丹神 > 第18章 特殊部门的岳可然
    这个孩子真是不错,真人投注:以后看来得对他好点了,这么好的体质,这么好的心思,要是就这么死了,真是太可惜了。

    “不想死的话,就把东西赶紧找齐,我给你安排,别张口就是死啊死的,男孩子家家的,说什么死,太不吉利了!”

    岳其非:……

    怎么感觉大师是将自己当成一个小孩子了呢?

    “谢谢大师,谢谢恩人!”岳其非知道这位是一个大能人,而且还有一种舍己为人的牺牲精神,所以现在苏博丰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至于大男孩什么的,他一点也没有在意,恩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我说小伙子,你就不理会我老头子一下吗?我都坐在这里这么久了!”白老爷子终于找到一丝空闲开口了。

    苏博丰的眼神扫了过来。

    白宏业连忙指着自己的鼻子,那样子就是在说,想好了吗?

    “不用!什么也不用,这样就行了!我现在也可以……咦?谁在外面!”苏博丰还想着要坐起来。

    可是眼神扫到了病房门那里,却是突然间开口了。

    白老爷子和岳其非都是一愣。

    门那里什么人也没有啊。

    看看周围这白晃晃的病房,岳其非觉得后脖颈处有些发冷。

    “门外有人,去看看!”

    “啊?!哦!”岳其非一听说是门外有人,后背那里更冷了。

    不是他迷信,实在是自己躺在病床上这么多年了,可是什么事情都想过的。

    甚至还想过,是不是自己遇到了鬼,所以才会一直都是这么冰冷冷的,曾经是听说遇到那些东西就是会冷的。

    他这话也就是现在没有和苏博丰说,否则一定会被揍。

    一个这么好的特殊体质的人不会用就罢了,竟然还和那些灵魂体混为一谈,简直就是在浪费这么好的资源。

    “姐?你……你怎么在这里?你……刚刚偷听了!这样不好!”岳其非一打开门就非常大声的说着话。

    “你给我闭嘴!我是担心你被骗子给骗了,这些年我给你讲的那些鬼故事之类的你都忘记了,你倒好,和爷爷一样都被别人给骗了!爷爷年纪大了就罢了,你还这么年轻,怎么也这么的糊涂你……咦?白爷爷,您也在这里啊?”

    “可然丫头啊,咳!说什么呢?回头岳老头听到了又得说你了!你说你一个好好的小丫头去当什么警察啊,而且还是那种部门里的!”

    “白爷爷,您可别和我爷爷说我来过了,要不一定会比您还要唠叨的!”岳可然马上将病房的门关上了。

    那样子就是一个做了坏事的小丫头,哪里还有刚刚一进门就开始训斥岳其非的大人模样。

    “大师,这是我姐姐,岳可然,在警队的特殊部门里工作,身手可好了,我小的时候经常被别人欺负,就是姐姐在鼓励我!”

    “闭嘴!被别人骗的这么彻底,人家一个眼神,你就将姐姐的曾经和未来也都给说出去了啊?”岳可然把岳其非往旁边一拉又接着训斥。

    岳其非怂了。

    因为家庭的原因,在家里,现在只有爷爷和姐姐在身边,可以说他躺在病床上的这么多年,就是岳可然给他念了很多的书,说了很多的话。

    外面的所有的事情,几乎都是通过岳可然得知的。

    当然了,他也知道了一些岳可然为难的事情,就是那些鬼故事,因为岳可然就是在特殊部门工作的,所以经常遇到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她就会拿来当故事讲给自己的弟弟听。

    想着反正是在病床上昏迷着什么也不知道,而她自己也能发泄一下。

    可是结果却是让她很出乎意料。

    岳其非是昏迷,可是意识却是清醒的。

    他姐姐所说的所有的话,他都能一个字不落的记下来。

    当然了,这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在那个时候岳可然就很少再来看岳其非了,那是被冏的!

    尽管是亲弟弟,可是那些特殊的事件,却都是秘密,而且还有很多都是自己在工作时候的冏事,就是因为找不着人说才说出来的。

    现在弟弟也知道了,曾经那么高傲的姐姐竟然干过这么多的怂事。

    而岳可然在前两天也来过了,只是当时苏博丰并没有醒过来。

    “我叫岳可然,你叫什么?”

    “苏博丰!”

    苏博丰很自然的回答。

    这个女警竟然是岳其非的姐姐,名字叫岳可然,要说这名字是很好听的,可是这脾气也和这名字一样,不点就燃啊。

    看那样子,就好像是自己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似的。

    不过,这样的小丫头,他苏大丹神可是从来不放在眼里的。

    “你手里提的是药材?小非,检查下,确定下年份!”苏博丰知道岳家不差钱,而且这些药材也是为了给岳其非用的,所以一点也不客气。

    可是岳可然不这样想啊。

    一听苏博丰的这话,马上就炸毛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