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极品学生是丹神 > 第19章 恶语一句伤人心
    就如现在这样,真人投注:当看到在岳其非的手里的那些药材的时候,这个女警的眼睛瞪的就特别大。

    “你要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的?你知道不知道,有很多的东西都是明文规定不允许提炼的?”

    这些是什么,可都是药材啊,如果给人吃了的话,一个不注意就会有生命危险的啊。

    苏博丰认为自己没有必要理她,本就是一个不熟悉的人而已。

    虽然长的不错,可是脾气太差。

    “我要的东西来了吗?”苏博丰问了一句。

    岳其非提着袋子就走了过来,放在病房旁边的置物柜上:“大师,有几味医院里没有,我已经打电话给药材店了,那边有了消息会联系我的!”

    “好,拿过来我看下!”

    “我说小子,你还是不要乱动的好,医生可说了,你这病得静养,什么消耗太大?”白老爷子从一旁说。

    苏博丰一笑,对于这个好心的老爷子,他能做的就是耐心的解释一下了:“没事,我自己知道!这些药材一般情况啊,行吧,先凑和着用吧!”

    他们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话,显的自然随意,可是这样一来,就把岳可然给晾一边去了。

    岳可然不干了。

    她从小到大就一直都是最受关注的,可是现在这个保安竟然无视她的话。

    不对,不止是无视她的话,还有无视她。

    这是最不可原谅的!

    除了刚开始进来的时候,看到了一抹惊讶,可是后来竟然都不看自己了。

    她能确认,这个小保安不是害羞的不敢看自己,而是不屑看!

    不屑?!

    看看自己那有致有型的身材,岳可然的心情不美好了。

    “喂!你最好不要碰这些药材,如果你敢给别人用的话,我就上报,说你残害人命!哼!”岳可然冷着一张小脸说道。

    苏博丰抬头。

    终于看了过来,只是,那眼神里面是冰冷的,还有着一丝的无所谓。

    两包药材,他把其中一包往旁边一推。

    “这一包是我自己喝的,‘残害’人命,也是我自己的,和别人无关,懂!”

    “姐,你不能这样,我能这么快清醒站起来,就是大师给医治的,也是因为医治我,他才昏迷了三天,你怎么能不让我再继续好呢?你一来就一直怼大师,你安的什么心啊,你……”

    苏博丰这么说完,另一包药材的主人岳其非就着急了。

    他能够站起来,就是因为苏博丰救了他的小命。

    “岳其非!你大胆了啊,竟然敢说我的不是,还是因为一个外人,外人就罢了,你还是因为一个别的男人,你脑子是不是瓦特了?”岳可然生气的大声说道。

    岳其非支愣着脑袋,到最后终于是听懂了,不但是说自己的不是,竟然还提到了大恩人,这让岳其非的脸被憋的通红。

    一股冷意从脚底窜起,岳其非的眼睛变的有些发白。

    “小子,小非看着不太一样了!”白老爷子本来坐在一旁看热闹,毕竟三个年轻人只是打打口水仗,并不能影响什么。

    他坐的位置正好就在岳其非的一侧,这样正好能看到他的眼睛有些异常。

    苏博丰的眼睛眯了一下,他当然也看到了。

    “小兄弟,我看你骨骼清奇……”苏博丰的话还没有说完,被岳其非给打断了。

    噗通就跪在地上,嘭嘭嘭,磕了仨头!

    “我愿意!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说完这话,岳其非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睛就变了回来,黑白分明的眼仁里面闪着很多的惊喜。

    苏博丰傻眼了!

    他就是打算收个跑腿的而已,怎么成了收徒弟了。

    “你跟谁学的,给我起来,男子汉大丈夫拜天拜地拜父母,你怎么跟一个比你年龄还小的人磕头,你这个臭小子,要不是看在你身体不好的份上我早就揍你了知道吗?”岳可然过来想要把自己家这傻弟弟拉起来。

    只是,岳其非却是仍然跪在那里没有打算要起来的样子。

    “师傅?您……不表态吗?”岳其非闪过可然拉扯的手,很尊敬的看向了苏博丰。

    苏博丰看向岳可然,那脸色就是在说,你继续啊,把人拉起来,这事就了了。

    “师傅,您不用看她,我姐脾气不好,她没有坏心眼的,您答应收下我了吗?”岳其非说。

    岳可然瞪了苏博丰一眼,把手收了回来。

    听到她还在末了嘟囔了一句:“想要让我拉起来啊,我还不拉了呢!”

    苏博丰:……

    “师傅?”岳其非仍然跪在那里。

    苏博丰不让他起来,他就不敢起,据说拜师什么的是很严谨的事儿。

    苏博丰扭了扭脑袋,觉得有些麻:“其实吧,我这里倒是有一点东西可以让你修炼,为的就是让你身体里的寒气被压抑住,不过,事先说明,我并没有打算收你为徒,而且你这样的体质在我这里学不到什么?我也没空教你!”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他自己还要打工,还要修炼,就已经很忙了,哪里有时间去教别人家的熊孩子啊?

    当人家师傅很累的,他现在这个身体还这么年轻,可不想那么累。

    生活,简单点好!

    “听到了吗?这就是一个大骗子,根本就教不了你,你个二傻子,赶紧起来,在地上不冷啊?”岳可然听完这话,倒是松了一口气,虽然不中听,不过还倒是很实在,没有把自己的傻弟弟给骗回家去。

    苏博丰:“你来这里这么久,就这句话说的还算是及格,带着这个出去吧!”

    有人把岳其非带走,他更乐意。

    “姐,你怎么就一直拆我的台啊?爷爷和白爷爷那天都在这里,是师傅把我救好的,如果不是他我还在那个病房里躺着挺尸呢!你怎么就看不得我好呢?”

    “我……”岳可然也急眼了,她这么费心费力的是为了谁啊?

    要不是只有这么一个亲弟弟,她才不会管呢!

    “话还是三思之后再说,免的伤了和气!”苏博丰莫名的说了一句,然后又慢腾腾的加了一句:

    “除非你想让他再和以前一样的躺在那里,像个尸体!”

    岳可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