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极品学生是丹神 > 第20章 也不是没有办法
    岳可然的嘴巴一下子就闭上了。

    她接下来要说的话,确实是非常难听的,虽然这个面前的是自己的亲弟弟。

    就在刚刚,她说完那番话的时候,她也看到了亲弟弟那双眼睛一下子变了颜色,那种颜色让她从心底往外的散发着一种感觉,那就是恐惧!

    当时就是苏博丰的一句话,让他缓过来了。

    这么想来,岳可然似乎想通了一点情况:“刚刚小非那样子,是被我气的?”

    “你以为呢?就算是自己的亲人,在说话的时候也不要不过大脑!语言就是很大的利器!”

    “哦,我以后会注意的,小非姐姐说话就这样,以后一定会注意的,你别把自己给气着了,知道吗?来,咱们起来!”岳可然拉了几下仍然没有拉动。

    苏博丰在病床上忽然颤抖了一下,招呼着岳其非说:“拜师的事以后再说,你先扶我去方便一下,快点!”

    “哦哦!”岳其非不用人扶,马上就站了起来。

    来到病床前,扶着苏博丰下了病床,然后又手忙脚乱的从一旁拿了拖鞋给苏博丰穿上,这才僵硬的扶着他往洗手间走去。

    岳可然指着那两个人的背影,半天没有说出来一个字。

    她又说又拽的费了这么半天劲,也没有把人给拉起来,那家伙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就马上起来了。

    好气!

    “年轻人真好!”白宏业轻呼了一口气。

    白老爷子一直盯着这几个人,最后也没有开口,年轻人的世界啊,他好像是不会聊天了,老岳到现在还不回来,他一个人在这里很孤单啊。

    “师傅,别和我姐一般见识,她就那么个坏脾气,人还是不错的!”将苏博丰扶到洗手间里,岳其非在门外说道。

    苏博丰过了一会儿才从里面打开门,手上还是湿辘辘的,显然是刚洗完手。

    岳其非伸手去扶着,这才听到苏博丰说:“我不和女人一般见识,你和她一起走吧,在这里太吵了!”

    “行,我一会就把她送走!”至于自己走的话,岳其非没有提。

    师傅这里必须要有人照顾着才行,其它人怎么能和自己比呢?

    他一年四季有两季三季是躺在病床的上,应该怎么样照顾早就知道了。

    苏博丰知道这小子的意思,倒也没有继续撵他。

    要不是岳可然实在太烦人,真人投注:他也不会让撵走了。

    “然然,然然,你怎么样,别吓白爷爷!”

    “白爷爷我姐怎么了?”

    两人这才发现,白老爷子正不停的按着床头的讯铃。

    看到这两人从厕所回来了,忙道:“好像是然然的头疼病又犯了!”

    “师傅,先到病床上去躺好,我去看看我姐!”岳其非虽然是着急,却并没有马离开苏博丰。

    这个小子是个不错的,苏博丰在心里想着。

    “一起过去看看!”苏博丰被岳其非给扶着走了过来。

    岳其非感动啊,师傅对他真好,扶着苏博丰坐在病床的一侧:“哦哦,师傅坐这边!”

    身体之前还被冻成那样,总是要有一些时间来恢复的,不能一下子就好了吧。

    看着岳可然捂着头,正坐在一边,小脸有些发白。

    “姐,你的止疼药呢?我给你倒杯水!”

    “没……没带!在车上!”岳可然的声音带着不可抑制的颤音。

    岳其非:“师傅我去给我姐拿点止疼药!”

    “不行!”苏博丰盯着岳可然看了几眼,然后淡淡的说。

    岳其非知道师傅这里不能离人,白老爷子也就是无聊才坐在这里的,总不能让老人给盯着。

    “马上就回来,……什么?”

    “我说不行!”岳其非认为自己听错了,苏博丰又给了一个确定的回答。

    岳其非:“……能问下为什么吗?”

    人都疼成这样了,还不让去拿止疼药,应该,大概,也许是有什么原因的吧?

    这一点岳其非有些不确定。

    “我没有那么无聊,你就算是拿了止疼药也没有用,说说吧,这个病多久了?”

    岳其非轻呼了一口气,他差点就以为是师傅想要故意看着姐姐在这里疼了。

    “有两年了,姐姐毕业之后就入了警队,去年年初就开始疼了,不过没有这么厉害,后来吃点药也就不疼了,后来……就和师傅所说的一样,止疼药也不管用了,为了压住,每次吃的都比多!”岳其非将岳可然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他这才知道,原来是每过一周左右,就会有这样的一回,在疼的比较厉害的时候,还去过中医院,市医院,甚至是脑科专院,只是所有的医院里的检查结果基本上是一样的。

    结果就是:查也查不出来,除了有点虚寒之外,别的没有任何的异常,平常的时候,多注意些情绪。

    说来也怪,就从有了头疼的毛病之后,岳可然的脾气也越来越差,她在警队里可以说是得罪了不少人,还好因为她是女的,而且又有岳家的关系,所以一直呆到现在,要是换成别的单位,兴许不可能呆这么久。

    “这丫头也是个可怜的,两人从小就没有了爸爸,妈妈又是植物人,哎!”白老爷子在一旁感叹道。

    苏博丰一愣,这一点他还真是没有想到。

    “我爸早先出了车祸走了,我妈因为受不了我爸离开的刺激,晕倒就再也没有醒来,还好我爷爷对我们比较好,师傅我们没什么的!”岳其非说这话的时候,有些苦涩。

    没妈得孩子是根草!

    更何况他连爸也没有,就算是有老爷子护着,难免还是有些悲伤。

    “之前那个你爸妈是?”没记错的话,来的时候可是听说了,他爸妈来过了的。

    “那是我叔叔和婶婶,小的时候就是他们看着我们长大的,小时候不懂事,就跟着叫爸妈了,后来我和姐姐就搬出来了,也改了口,他们还是以我们的爸妈来自称!”

    苏博丰:……这样也可以啊?

    “师傅,有什么办法医治吗?”岳其非显然并不想再谈及这件事情。

    这是人家的家事,苏博丰也就是随口问下而已。

    “医倒是有法子,先给你止疼,把手腕伸出来!右手的!”

    岳可然没有一点力气往外伸手,还是岳其非从一旁给拉了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