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极品学生是丹神 > 第22章 黑色血的来源1
    一分钟,真人投注:说长不长,前后也就六十秒而已,可是在这病房里的几个人来说,却是非常的漫长。

    “可以了,松手吧!”

    “红色的血!”

    苏博丰和林主任几乎是同一时间出声的。

    松手之后,将十八根针收起来,林主任就将银针拿到病房门口,让护士拿去消毒处理了,他可是不会就这么离开的,他还要跟着继续呢!

    “师傅,接下来怎么办?”岳其非的脸色也不非常不好看。

    姐姐的血竟然有黑色的,看着那枕头上的血渍,岳其非有些恐惧了。

    正常人都是红色的血。

    而眼前的事,又是他亲眼看到的。

    苏博丰说:“再等一会儿就能醒了,她最近不会再疼了,不用害怕!”

    “哦,谢谢师傅!”

    “嗯,最近,是不会疼了!”只是以后还会继续疼的,而且还会更加厉害。

    通过刚刚把脉施针,他已经有了一些方法,只是还要看岳可然,她不配合的话,说出来就是纯粹的吓唬岳其非了,所以苏博丰只是说了一部分。

    五分钟,病房里的时间过的很慢。

    “这是,哪里?”病床上的岳可然醒了。

    “姐!”岳其非红着眼睛喊了一声。

    “小非啊,怎么了这是,是不是我又头疼了,没事,醒来就好了!”说着话,她捂着脑袋就想要坐起来。

    只是头却是有点晕,一下子没坐起来。

    苏博丰在一旁说:“再多躺一会儿,给你姐倒点白水喝!”

    “哦!”现在师傅的话就是圣旨,岳其非没有任何停顿的小跑着去倒水去了。

    岳可然喝了两小口就不喝了。

    岳其非又给其它三人也都倒了一杯水,刚刚可是多亏这几位啊,特别是师傅的妙手医治。

    “怎么会有血?”岳可然刚刚用手捂着脑袋的地方,正好就是耳朵那里,有血渍沾到头发上去了。

    “给你治病用到的,不晕的时候和我说一声!”

    “我……现在就不晕了!”岳可然再次坐起来。

    扭头,看到刚刚枕着的枕头上,红色的,黑色的血点,让她的眼神有些发慌。

    “你的,说说那黑色的血是怎么回事,当然了,不想说的话,我也帮不了你,下次再疼会更厉害,而且就算是用银针也不能止住,我相信你能听懂!”

    苏博丰的话让岳可然的脸上顿时出现惊慌失措。

    岳其非和林主任则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过了好一会儿,岳要然这才开口说:“林主任您能回避一下吗?”

    “哦哦!当然可以,正好我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要去开,你们先谈着,有什么要帮忙的就用讯铃!”

    “好,谢谢您!”

    林主任匆匆的出了病房。

    虽然他非常不想出去,可是也知道,人家接下来说的可能是小姑娘的私事,自己这个主治医生是外人不太方便。

    “我也得出去吗?”白老爷子开口问。

    岳可然苦笑了一下:“白爷爷,您和我亲爷爷一样,您要是想听的话就坐一会吧!”

    “那行,你们在这里我也不放心,就不出去了!”

    白宏业松了一口气,没有非得让自己出去,这太好了。

    他也是在好奇那黑色的血的事儿啊!

    岳可然这才说:“你知道的,我在特殊部门做事,就在一年前接手了一个连环杀人案,上面派给我们组,当时是我带人接手的,在接手之后就慢慢的有了这个毛病,而这种黑色的血,也是在那个案发现场有过的,颜色是一样的,在黑色血的中间还有三个小点,我怎么会有这种黑色的血,我真不知道!”

    “那现在那个案子破了吗?”白老爷子在一旁问。

    岳可然苦笑了一下,有些虚弱的往后仰了一下说:“没有,那个案发现场连一点的证据也没有,我刚刚就是从那里来的,再过半年不破的话,就可以设悬案了!”

    苏博丰眼前一亮:“谁去也没有什么影响的是吧?”

    “是啊!你想要干什么,我可告诉你,那里可不是谁都能随便去的!”岳可然马上怼他。

    “姐!刚刚可是师傅把你救醒的,你怎么这样啊?”岳其非连忙帮苏博丰说话。

    岳可然眼睛睁的大大的,一脸的不可置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