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极品学生是丹神 > 第24章 天价平安符
    岳其非脸色一苦,他就是那么最好的例子不假,可是之前师傅说过了,他的身体还不能除根。

    不过听到姐姐能治好,他也高兴。

    “可是那东西……”

    “东西怎么样你就不用管了,能帮我搞到手吗?”

    “不就是一个破罐子吗?可以,别忘了你自己说的话!”岳可然气呼呼的说道。

    岳其非盯着自己家姐姐,看到被气成那样,悠悠的说了一句:“姐,别上火,答应就答应了,大家都是一家人!”

    岳可然:“谁跟他一家人?”

    苏博丰:“谁跟她一家人?”

    岳其非:……

    两人一起说出来了同样的话,听着真是有些想笑啊。

    可是他不敢,否则一定会被自家老姐给气着的。

    “年轻人就是好,那什么时候去,得等你们两人都好了之后才能去!”白老爷子笑呵呵的说。

    岳可然看向苏博丰,这意思就是在说他打算什么时候过去。

    其实岳可然是希望苏博丰尽快过去的。

    毕竟只有他去了,才能知道那里的问题出在哪里?

    能够看得出来自己身上的问题所在,想来也能处理那里的问题。

    一想到这个,岳可然看向苏博丰的眼神就有些亮。

    “别那样看我,我临时没有时间去给你处理那些破事儿,我还得去吸……干活呢?我是打工的知道不?”

    “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已经被柔柔给意外的提拔了,任命都下来了,还打工呢?什么事也不用干就能当上总监的人,打什么工?”

    “对啊,你不说我都快忘记了,我得先回去了!”苏博丰一想着这几天没有回去吸收灵气,整个人都心痒痒的难受。

    吸收了这么多的寒气,如果再继续消化灵气眼的话,想来又能提升修为了,离着自己可以炼制丹药的目标又进了一步啊。

    苏博丰向着病房的门就走去,在病房里的人都愣了。

    这说风就是雨的性格,简直不能太让人讨厌。

    啪!

    门在这时从外面被打开了。

    白思柔和岳明从外面一起走了进来,正好和要出去的苏博丰打了一个照面。

    “咦?你好了?”白思柔很意外的问。

    “嗯,好了,我要回去干活了!”

    岳可然连忙说:“柔柔,拦住他,不能让他离开了!”

    白思柔将病房的门关闭的严严实实的:“那等会再走,说清楚,怎么回事,可然怎么去病床上躺着了?”

    岳可然就将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临了,还不忘记把自己说成特别可怜的人,而那个欺负人的就是苏博丰了。

    白思柔在听到关于怨气的时候,却是欲言又止。

    苏博丰是谁啊?

    活了这么多年,最基本的察言观色还是难不住他的。

    “有事就说,是不是那些小子又去找麻烦了?”苏博丰心想,如果那些家伙再去找麻烦的话,这次就不用自己费那么大的力气了,很简单就能将人给打退了。

    白思柔说:“不是,我之前让你和我一起去参加宴会的,因为你在这里晕倒了就没去成,这次去是因为之前分店那边出了事情,我想让钱勇给帮忙处理的,因为一般人弄不了这个东西!”

    “什么东西?”

    “我也说不清楚,就是很奇怪,建筑队撤出之后,我们进去打扫卫生,不管是谁去打扫,回来之后都会晕半个多月,也查不出来原因,那些人嘴里说的就是,就是……有鬼!”白思柔一说到这事儿,她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

    可是那个分店已经因此而延迟了半年的开业了,这事解决不了的话,就一直不能去开业。

    连卫生都没有处理完,那些订下来的设施设备,也都延迟签收了。

    苏博丰:“有那里的图片吗,我看看!”

    白思柔将手机调出了图片,里面果然是有一些图片。

    只是苏博丰又很快的还了回去。

    “看不出来什么,等你什么时候过去我跟去看看再说吧,没有正常的图片不行!”

    “这些是效果图,不过正常的地方和这里是一样的!”白思柔说。

    那里是严格按照策划书来建的,自然是和效果图一样的了。

    苏博丰摆摆手:“我要看的不止是这效果图,还有别的!”

    “那行,明天我们去看看,今天你是要和可然去她说的那里吗?我也去!”

    “你去干什么啊,柔柔我可告诉你,那里……真的不一般的!”岳可然马上就想要拒绝。

    她是做这一行的,去到那里都感觉整个人都是冰冷冰冷的,更不用说是白思柔的身体和普通人还不一样了。

    本来她的身体就不好,据传还活不了太久,如果要是苏博丰说的那里真的那么邪乎的话,那可就坑了白思柔了。

    “苏总监,你说我能去吗?你要的那个东西我也可以帮你想办法买到手,酒店可以帮你暂付货款!”白思柔扭头问苏博丰。

    苏博丰一挠头,其实他也很想要说,不让白思柔去的。

    可是现在这女人都说了这样的话了,他还真是需要有人帮忙。

    因为现在他是真的多余的钱来买东西,虽然那玩意是别人不要的,可是难说人家一听说有人买,还会再狮子大开口的要价。

    “行,不过你去的时候,必须跟在我身边!”有他在身旁,白思柔还不至于有性命危险。

    岳可然:“你不是要送我平安符的吗?也送柔柔一个啊!”

    苏博丰呵呵一笑。

    岳可然又炸毛了。

    “你呵呵毛线啊?刚刚说的话又不算数了是吧?”

    苏博丰笑着说:“我说给你做平安符,可不是白送给你的,你要用钱来买的知道不?也不贵,一万块!”

    “啊!一万……一个平安符,你怎么不去抢?”岳可然吼叫着。

    岳其非抚额。

    他姐的脾气可真是属于易爆啊。

    难怪刚刚师傅那么说话,看来不是没有根据的。

    “姐,一万块买个平安,还能买你睡个每天的安稳觉,很踏实了!”最主要的是他们家里也不缺那点钱,就单单老姐每个月的零花钱就十来万,至于她上班的那点工资可以直接无视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