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极品学生是丹神 > 第27章 突然间的停车
    六块腹肌很整齐的排列着,就如同是被画的一般,嫩白的肌肉,让人看到就脸红,白思柔的脸确实红了。

    苏博丰和她见过的其它的男人是不同的,男人没有这么白的,可是这个家伙不但白,而且身材还这么好,那些在泳池亦或者是海边见到的都没有他的这么吸引人。

    “你不是说有事,怎么又不说了?”苏博丰拿起了在一旁的衣服,套在了身上。

    白思柔有些慌乱的抬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以此来遮掩一下刚刚的注视。

    偷眼看了一眼,苏博丰目不斜视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白思柔莫名的有些心烦。

    他没有看自己,而且那样子很淡然,好像是面前坐着的人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一般。

    白思柔摇了摇脑袋,将这种奇怪的想法摇了出去,她是白家的女人,连性命都可能随时没有的,哪里有时间去想其它的。

    心神定下,这才轻咳了一声开口说:“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个店面的事儿,你还记得吧?”

    “嗯!”苏博丰有印象,想来就是没有这么急才对,要是急的话,那天就应该直接带着他过去了。

    白思柔的眉头皱了起来:“昨天又有一个出事了,半夜的时候在那里的保安听到了一声惨叫,然后……那里有一个老头晕倒了,而且那个人和其它的人都是一样的结果,到现在也没有查到原因,就是一直不醒,你……现在有空了吗?”

    “请别人去看了吗?要是请了别人的话,就等别人走了再去吧!”

    苏博丰说这话是有原因的。

    以白思柔的立场,出了事情,一定会请别人去处理,而那些人用通俗的话来说,他们就是以干这个挣钱的。

    苏博丰要去的话,无疑就是在砸人家饭碗了。

    白思柔摇摇头,抚了抚额头,又有些头疼了。

    “这次没有,上几次出了事,我去请了很有名的风水师,看了还是那样,而且那个风水师还说是我们得罪了人,以后不会再来管我们白家的事了!”

    苏博丰倒是有些意外,真人投注:这样的人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哦?其它人呢?不会说是这里就只有他一个风水师吧?”

    “他们在听说了之后,都是闭门不见,我后来还是请爷爷和岳爷爷出面,才知道那些人都是在躲我们的,因为他们不想对上!至于是谁,我也不清楚!所以,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可以帮我去看看了!”白思柔并不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

    以她的手段就能看得出来,她是一个能做就不说的人。

    在苏博丰面前这么能说,也是因为现在的她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那些风水师不说原因,就说是他们白家得罪了人,连得罪了谁也不说,而且是打听之后,就会马上闭门不见。

    连她爷爷出面了,也是一样的,所以才停下了那个店面。

    苏博丰这下子放心了。

    他并不是一个喜欢抢别人功劳的人,当然了,也不会给别人机会抢自己的。

    不管他们是什么原因,不接的话就更好,因为他已经能够想像得到,能够将人致昏迷却是不死,就一定是灵魂攻击,而这个,正是他需要的。

    “这样就太好了,就不会有人给我捣乱了,走吧,去看看!”

    “打着伞吧,这样都淋湿了!”白思柔将自己手里的伞递了过去。

    “也行,这里有伞,走吧!”苏博丰从岗亭里拿了一把伞,一按就打开,现代人真会玩啊,连伞都能这么智能,一键打开。

    见苏博丰不打算和自己打一把伞,白思柔有一时的尴尬,不过这种尴尬很快就被她掩饰了过去。

    “车在那边!”

    “哦!”

    两人一人一把伞,走在雨里。

    雨水打在伞上,溅起的水花顺着伞面滴落了下来,隔开了其它人的视线。

    比如说一直站在岗亭门前的连赫的。

    他们向着白思柔的车子走去,在那里已经站着一个人了。

    看到他们过来了,连忙过来把车门打开,待到白思柔坐到后面之后,又小跑着去给苏博丰开门。

    三人都上了车,将伞放在车里的伞架上。

    苏博丰:“这是你找来的?”

    “人资部安排的司机,怎么?”

    “没事!就是问一下!”

    白思柔一愣,问一下?什么意思啊?

    “丰哥,我叫叶楚,总裁的专职司机,有什么不到位的您多担待!”叶楚的小心肝跳的很快,这位就是保安部那位很厉害的人了啊。

    从一个小保安,一下子就成了总监,一跃成为高层管理层,他还真是很佩服的。

    那天保安公司的来找事的时候,正好是他来应聘的日子,还以为不会被征上,结果昨天就被通知说是通过了,让今天来上班,以后就给总裁当专职司机,真是太激动了。

    苏博丰自然也看到了叶楚眼里的那抹激动的眼神,淡淡的说:“好说,这小子很上道,很有眼光!”

    “切!”白思柔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会。

    还以为是这个人有什么问题,结果被拍了两声马屁,就说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把白思柔给气的够呛。

    就不该对这个人抱着太大的希望。

    一路上,三个人都是安静的没有说话。

    叶楚一开始还有些不习惯,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可是在看到总裁微闭着眼睛,而在副驾驶座上的苏博丰则是一直看向外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也就自觉的当了一个透明的司机了。

    一个小时的车程,在他们开着车子的人来说并不是太久。

    在前面是一个吊桥,因为这条路比走其它的要近的路,所以叶楚跟着导航就直接上了一座跨河桥。

    桥上的车子很多,车速虽然不是太快,却也并没有堵住。

    在桥上行了一公里的时候,苏博丰突然开口:“停车!”

    “啊?”

    “我让你停车,现在!”

    “哦!”

    嘎……吱……

    一声很闷的刹车声传来,在车后座的白思柔被晃了一下,脑袋差点撞到前座上。

    “怎么回事?”白思柔猛然睁开双眸。

    “丰哥他……”叶楚也有些懵,不明白苏博丰怎么突然就让停车了呢?

    白思柔也看了过来,她一直在想着那些事情,被苏博丰的一声停车给打断,脑袋正一片空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