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极品学生是丹神 > 第36章 面子能吃么
    回来后,苏博丰又一脚踏进了岗亭里,好几天没有出来,不过让众保安放心的就是,每天他们从食堂里给带出来的饭,都有吃就是吃的太干净了,一点也不带剩的,而且连餐盘也给刷的干干净净的。

    苏博丰也就是不知道他们的想法,要是知道的一话,一定会呵呵的笑一声:那些饭都被在街对面的乞丐大早上的拿走了,你们是当睁眼瞎的吧。

    其实他们也都看到了,就是没有阻拦罢了,在酒店里是包吃包住的,像苏博丰这样的直接住在岗亭里的绝对是奇葩。

    其它人有家的就回家住,没有家的就在酒店里住了,条件还是不错的。

    哎!

    一声叹息,在岗亭里传来,灵气眼又空了。

    不行,一直就这么等着的话,灵气还是太少了。

    卡!

    岗亭的门打开,外面已经是满天的繁星。

    “小苏,真人投注:你出关了啊?”从不远处跑来一个人,仔细看去,正是展大朋。

    “嗯,你今天值班吗?”像他们这些保安,是三班倒的,看来正好是轮到晚班了。

    展大朋笑着说:“是啊,大夜是刘雨那小子上,我马上就下班了,丰哥要去吃点宵夜吗?这么久不吃东西挺辛苦的吧?”

    “没什么辛苦的,习惯了,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去吧!”

    他对于普通的食物没有多大的向往,如果能不吃的话就尽量的不吃,否则身体里都是垃圾,想要提升修为就更难了。

    “不饿吗?”展大朋很意外。

    “现在不饿!”

    苏博丰现在的身体还没有结丹,当然也需要营养来充饥了,不过在他的空间里,还有一些灵果,服用一颗就可以当作几天的了,这可比吃饭有用的多。

    “一起吧,正好和你说件事情!”

    “哦,也行!”苏博丰不知道展大朋要说什么,不过想着这个人对自己的前身和自己都是不错的,去听听也没有什么。

    酒店的餐厅在顶楼,搭乘电梯直接就到了。

    夜宵的时间是定在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一点,有上夜班的人都能够上来吃。

    至于吃东西,他就象征的拿了一瓶啤酒。

    他们酒店里的是饭卡,每月固定的额度,吃不了可以兑换成现金,超过的话就需要自己补了,食堂里的种类也多,喜欢吃什么都是随意点的。

    当然了上班的时候是不允许饮酒的,要是被质检部检查到了,是要重罚的,苏博丰这种就不在这之列了。

    将酒倒上喝了一口,这人间的酒还是很合他的胃口的。

    “说吧,什么事?”

    “菜多好,你就不打算吃点?”展大朋看他就点了一瓶啤酒,有些意外。

    苏博丰摇头:“不饿!”

    展大朋也就不好意思再问下去了,苏博丰现在还是很瘦弱,可是皮肤的颜色却是越来越白了,就连他这个大男人看着都是非常羡慕的。

    再年周围的吃饭的服务员,看向苏博丰的眼神那火热劲就别提了。

    苏博丰当天发威的事情,整个酒店里都传遍了,有身手,又是大学生,现在又那么受总裁的待见,更何况人家脾气好,现在在整个酒店里,苏博丰已经是店草了!

    “昨天你学校的老师打来电话,你的手机关机了,就打到店里来了,说是让你去把东西收拾一下,好像是你那个宿舍要进新人,怎么回事,怎么听着那意思是被开除了?要不要我找人给你处理了?”

    “昨天来的?就说要收拾东西?”他倒是把这事给忘记了。

    展大朋:“没说别的,好像还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说你要不方便回去的话,她就帮你在周末的时候送过来!没看出来啊,你小子在学校里谈了一个小女朋友了?带回家给你家人看了吗?”

    展大朋嘿嘿的笑着,现在的学生谈恋爱,并不少见,只是苏博丰的条件在那里,那就更正常了。

    苏博丰倒是没有特别的解释,以前的那个小子,别说是谈恋爱了,能把自己养活了都挺难的。

    至于和他熟的女孩子,好像也就自己醒来的时候,那个小丫头了吧?

    最近自己一直在找着灵气的事儿,还真是把学校的事儿给忘记了。

    “没到那一步,回头再打来电话,就说是扔了就行,不要了!”反正在学校的东西已经用不到了,送来也是扔,就不如直接在那里扔掉了。

    展大朋看他淡淡的样子,再想着接电话时听筒里说起的开除的字眼,就想着这小子在学校里一定是惹事了。

    “开除而已,事不大,你要是不好出面的话,我可以出面给你摆平了,你现在可是咱们酒店的总监,怎么能让酒店里开除呢,多没面子,是不是?”

    “是你自己这么想的?”苏博丰突然问。

    展大朋呐呐的吃了一会菜,这才说:“不是,是总裁和队长一起讨论后得出来的,……不过你别着急,要是实在不想的话,我们就不过问,这是担心你!”

    苏博丰将杯子里的酒端起来喝了,又倒了一杯,啤酒泡一串串的在杯子里冒了出来。

    “面子?有什么用?能吃吗?我向来就不担心面子的问题,没有什么可介意的,再打来就让扔了就行!”

    “我看着总裁的意思可能不是这样的!”展大朋终于无奈的说实话了。

    这事就是白思柔的意思,要是别人被开除了,她一定不会过问的。

    反正自己的员工是在酒店里工作的,上学那也是人家自己的私事。

    可是在听到苏博丰的事情之后,白思柔马上就将连赫叫了过来,后来也把他叫了过去,打听他来之后的事情。

    当然了,在学校里的事,白思柔早就已经打听清楚了。

    正是这样,这才让连赫和展大朋看着劝劝他,如果能回去上课的话更好,不想去的话,她也会安排着给弄个毕业证出来,至少不能让一说起他的时候,是被开除的。

    不过现在,展大朋看出来了,苏总监根本就没有往心里去。

    非但没有往心里去,苏博丰还认为白思柔就是吃饱了撑的,经历了那样的一幕,竟然没有被吓着,还有多余的空闲心思来干涉他的事情,可不就是闲的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