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极品学生是丹神 > 第46章 给你出气
    白歌做事还是挺快的。

    第二天一大早,就让采购部派了一辆车,和她一起去了药材站,由于样数太多,而且还有几个要的是比较高档的药材,他们在中午的时候就将单子上的都买齐了。

    “怎么多了这么多,你自己要买的?”苏博丰看着自己面前堆积着的两大袋子的药材问。

    白歌将药材单子递了过去:“是啊,我堂姐说你要用的,当然是要多买一份,万一一份不够怎么办!”

    “行吧,两份就两份,还有事?”这丫头把单子递过来了,又放了一张纸在面前,可是就是没有要离开的打算,苏博丰不得不出口赶人。

    岗亭里的灵气眼每天冒的并不多,可是现在开着门,而且还有一个人在这里面站着,灵气就更少更淡了。

    白歌指着报销单据说:“这些东西是你自己要用的,不能走公司的账,所以挂在你的身上,从工资里扣,还是你直接付现款,两份一共是十九万!”

    苏博丰的脸色冷了冷:“你是说这些东西要扣我自己的钱?”

    “当然了,你自己的东西当然是你自己来付钱了,赶紧的说,采购部的人还等着我销账呢,他们垫付的!”白歌扬着小脸说道。

    她就是故意的,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个小子竟然敢拒绝白家的女人,就必须要让他尝到苦头。

    上赶着也不会嫁给这种男人,竟然还敢嫌弃白家的女人,她本就看不上这个人,现在更是看着就不喜。

    “十九万是吧?”

    “是的!”白歌很确定的回答,她倒要看看这个家伙要怎么来还这么大的一笔款项。

    苏博丰的脸仍然是一样的冷淡,不过开口却是让白歌没有想到。

    “给你二十万吧,你们今天开着车去买也需要跑腿费,也不能让你们白去买不是?”

    白歌:“你……给我一万块钱的跑腿费,你有钱吗你就张口给?你钱从哪里来的?不会是让我堂姐给你的吧?”

    苏博丰:“呵呵!我的钱从哪里来,真人投注:你就没有必知道了,你没有知道的资格,等着!”

    苏博丰拿起手机,拨了个号出去。

    白歌一脸鄙视,那个号她可是熟悉的很,因为那是自家堂姐的短号。

    “还说不用我堂姐给钱,我也会和堂姐说明的,哼,想要用我们白家的钱为你自己撑腰包,想多了吧?!”

    苏博丰就当没有听到。

    很快,那边传来白思柔冰冷的应声:“有事,说!”

    这样才是白思柔的正确的声音,至于哭过,谁见了,想要嫁人,谁知道?

    苏博丰说:“药材买来了,你先付定金吧,一份六颗,每份五十万,你转三十万给我就行,另外二十万给白歌,是她买来的,十九万的药材费加一万的跑腿费!”

    嘀嘀嘀……肓音!

    挂了!

    白思柔看着手机,再次拨打过去,苏博丰却是并没有接。

    白歌被气的用自己的手机打了过去,刚开始的时候是占线,终于接通了,白歌就狠狠的告状了。

    当着苏博丰的面黑他,也是没有一点的心理压力。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白思柔就打断了她。

    “你去跟他要钱了,二十万?”白思柔的声音不太高兴。

    白歌很理直气壮的说:“是啊,我要钱了,反正是他要用的药材,为什么要我们给钱,堂姐你不用给他,我倒要看看,他凭什么要向你要钱,而且一张口就是五十万!”

    “呵!五十万很多吗?要不是看在白思柔让我住在这里的份上,我告诉你,一百万这份丹药她也买不起,不要无所谓,再死几个人罢了,反正也不是我的人!”苏博丰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无比的讽刺,刺的白歌很想挠人。

    只是,电话里,白思柔却是已经吼开了。

    “白歌你脑子有毛病吗?我让你买回来就把药材给他送去,这是给公司里用的,你跟他要钱干个什么劲,现在倒好,药材他自己买,我们要买他炼出来的药,那要贵很多倍的好不好,你长长脑子行吗?道歉,现在,马上,快点道歉!”

    “我不要,堂姐你不要为了她连立场都消失了行吗?我……”

    白歌马上拒绝,让白思柔也发现了事情的起源了。

    就是因为自己哭被这丫头给看到了,可是一码归一码。

    苏博丰的性格就是那样的,一个病秧子向他示好,还要嫁给他,他肯定不会马上同意,可是这并不影响他们之前所说的事情。

    别说是苏博丰了,就连白思柔听到白歌的话,她自己也有怒气。

    苏博丰这个人脾气连她也没有摸清的,怎么可能会给她好脸色看,五十万贵吗?

    在普通人来说,确实是不便宜,苏博丰自己也拿不出来。

    可是正如苏博丰所说的,如果要是那丹药真能够将工地上的事情处理好,那就不是五十万一百万的事了,现在白家在那片工地上额外花的医药费就已经超过一百万了,而且只多不少。

    就只那些专家的费用,就很高了。

    白歌却还在这里哇啦哇啦的说个不停,白思柔一狠心:

    “你给我回主家,现在就回主家!”

    “堂姐,我这是在给你出气呢,你……”

    “我说,现在回主家,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白歌不要考验我的耐性!”

    白思柔挂电话了。

    白歌傻眼了。

    “你到底给我堂姐安了什么迷魂汤,她这么向着你?”白思柔是一个性格很古怪的女人,或者是说白家的嫡系女人都是这样的脾气。

    她这么不遗余力的整苏博丰,有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要给堂姐出气。

    可是现在来看,好像事情并不和自己所想像的那样的顺利。

    苏博丰连眼神也没有给她一个:“白痴!不管你们在说什么,记得提醒她给我打三十万过来,其它的话就不要说了,因为我嫌累!”

    “你……”

    “白经理,现在比较忙,要不要你先去忙别的,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连赫已经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了。

    在刚刚白歌和白思柔打电话的时候,他也是在一旁听到了,这小子张口就要五十万,而且看样子,总裁并没有拒绝,如果再这么闹下去的话,就怕事情会更加难以处理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