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极品学生是丹神 > 第48章 不知道他那么厉害
    “保安公司对酒店的威胁,真人投注:他以一人之力全部揍服!”

    “熊猛和钱勇一直想要请他去吃饭,都被推拒,那两人却是早早的送来了中秋的贺礼!”

    “十分钟内将躺在床上十年岳其非给救醒!”

    “岳可然的职业病有了缓解!”

    “断桥事故他独自从断桥下面救人出来,特大唐阳不止一次的向他示好!”

    “工地上的事情由他来处理,那些药材都是工地上要用得到的!”

    “他的资料已被特大定为最高权限,一般人没有权限查看……”

    这一条条的并不多,可是加在一起,却是让人都触目惊心。

    眼前所记录的这些,不需要证据,因为他们也都是听说过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是一个小保安,还以为是白家特别请来的一位客卿呢?

    谁会想到竟然还是一个小保安,至于那个保安部总监的称号,他们都是直接无视的。

    从一个普通的小保安,到保安总监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所以忽略了。

    白歌跪在那里,吓的脸色苍白,喃喃的道:

    “家主,我错了,我错了,我不知道他这么厉害,没有人和我说,我……”白歌是最后一个看到的,同时也是震惊最大的。

    “这些不是你能够接触到的,白歌,我和你说过了,做好你的事就行,那么你是怎么做的?至于这些事情,本来只是暂时你没有资格知道而已,至于现在……”

    “现在我可以以家主的命令通知你,以后你也没有资格知道了,自大又自负的人,白家主家不会用,白继青把人带走,这种蠢货只会碍事!”

    “是,谢家主,谢家主!”白继青真是担心,还以为自己的闺女可能又要被赶到县城去了。

    白歌的脸上两行泪水掉了下来,她不想回自己家里的公司,那些都是一些附属的小公司,生死由自己的,怎么能和主家的一样呢?

    可是现在,她没有资格再提这种要求了。

    “是因为那五十万吗?我自己给交上,请家主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把事情做好的!”白歌马上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只要是自己把那五十万补上,那就没有问题了吧?

    白宏业叹息一声:“你是在让我给你机会?”

    “我……请总裁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做好本职工作的!”白歌马上又将话对着白思柔去了。

    白继青一抹额头的冷汗,连忙往前跪爬了几步:“家主,我会将白歌带回去好好教育的,不会再让她给您添麻烦了!”

    “最好是这样,白歌啊,我一直都非常看好你的,可是你怎么还是这样的?”

    “家主,呜呜,我很努力的!”白歌哭的很伤心,她确实是很努力,在国外的这些年,连恋爱也没有谈,就是因为想要学成归来。

    白宏业双目一瞪,白继青不敢再有什么停顿,否则家主会不会还留他们在这里,是真的难说了。

    “努力?呵呵,就是努力的扯后腿吗?你怎么到现在还不知道家主和大小姐的意思呢?”白继青看着自己家闺女的哭脸,也有些心烦。

    好不容易有一个进入到嫡系的机会,却是让女儿给弄没了,还是在这么极端的情况下,你不知道就不要说话了也行,可是现在还是在火上浇油,白继青真后悔,当时就不应该送她去国外。

    “爸……”

    “闭嘴!五十万你能买来一位大佬对白家的印象吗?能够让那位不忌恨白家吗,连特大和钱勇都另眼相看的人,你认为是五十万的事吗?白歌啊,是我和你妈对你太好了,才让你看不清楚自己了,诶!”白继青一下子老了很多,以前就觉得闺女在很大程度上和白思柔还是有一些比较的,再加上这么两年在摘系酒店里做人力资源部经理,想着以后还是有机会进入到嫡系内部。

    现在倒好,一下子全部完了。

    白歌紧紧的闭着唇。

    “可是他苏博丰是没有钱啊,连十万块都没有,还是一个被开除了的……”

    “白歌!我真不想说你是白家人,智商太低!不过看在你仍然姓白的份上,我再给你一个提醒的机会,能够被爷爷称为小友,被岳爷爷要亲自请了几次,又被特大的人尊敬着的人,你认为是能够用钱来衡量的吗?以后,长点心,说话之前先带些脑子!”白思柔说完,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坐去了。

    白歌一下子就摊倒在地。

    她一直都是拿着苏博丰是一个穷小子来说事,至于那些资料,她都是知道的,因为就是从人资部整理出来的,她也是看过的,可是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一个从农村来的小子,一个在酒店里打工的保安,一个被开除了的高中生,能有什么来头,在以往,她能够和那小子多说一个字都是那穷小子的荣幸了。

    可是现在,她却因为这样的一个人被开出了家族的嫡系酒店。

    “白继青回去再好好教训吧,不要把眼长在头顶,还有,就是这事不要让别的家族知道,否则一旦传出去了,别的家族的酒店和我们酒店能够相媲美的多的是,到时候如果真的被挖走了,那么我们白家的损失可就不是钱的事了,到时候谁的责任那就自己去承担,白家的家法一直都在……”

    “是!”

    白家的其它人都走了,白歌是被白继青给扶着出去的,因为她自己走不了路了,跪在那里太久,以至于腿脚都麻木了。

    白继青看着闺女的样子是即心疼又无奈,平时的时候很聪明的,可是竟然在这个事情上栽了跟头,这要怪谁去?

    “思柔要不请他来家里坐坐,我亲自赔罪!”

    “他不见我,还让保安部的人向外说了,不要让任何人打扰,都怪我,我不该把这事顺手就交给白歌,是我不够重视,才会有了这么一出!”白思柔也是有些后悔。

    白歌眼高手低的毛病,从小就有,所以让她在下面的家族公司里呆了一年,然后又派去了国外,这才刚刚回来两年不到,结果就又成了这样,还是她太放松大意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