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极品学生是丹神 > 第50章 老头给我个假号
    “好,味道不错!”苏博丰对于这里的茶水都喝不太习惯,也就是这蜂蜜柚子茶,是上次来的时候喝了一杯,还挺合口的,多喝了一些,看来被这个秘书给记下来了。

    小秘书高兴的出去了,还将这个记录到了工作簿上。

    白思柔看向苏博丰的时候有些复杂。

    这几天不见苏博丰,竟然有些想念,又有些埋怨,还有些担心。

    知道他偶尔的还会和保安的人说一两句话,可是却在这一周多的时间里,却是没有给她打一个电话,哪怕就是一个短信也没有发。

    “你是不是还在生气?”

    苏博丰喝了半杯茶放了下来:“什么?”

    “就是白歌的事情,她已经被家主给打回下属公司去了,那件事情是我没有安排好,请你原谅!”白思柔站了起来,向着苏博丰有些紧张的说道。

    苏博丰意外的轻笑了一下:“没有!”

    “真的没生气?”白思柔很高兴的样子。

    “一个无所谓的事情而已,不值得生气,这瓶丹药里面一共是四颗,你到时候安排人去将我之前给标注的那个位置,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处理掉就行了,用法是先服用一颗,然后每半个小时服用一颗,两个小时足以将那里的东西打开处理掉,反正打开里面的东西散开就行了!”将丹药的用法说的很清楚。

    白思柔的脸上那抹笑意淡淡消失,转而是紧张,这气是还没有消啊。

    “你……你不去吗?”苏博丰将丹药递过来,白思柔却是没有想像中的高兴。

    “我要去看展大朋的家里人,没时间!”

    白思柔:……这个理由简直不要太敷衍。

    “我给你派辆车送你们去,你能不能……抽时间帮忙去处理一下,我担心那里的人不敢接触,毕竟不够专业!”

    “可以,那等我有空着吧!”苏博丰站起来就往外走。

    “东西你先保存着吧,我怕我保存的不好!”

    “随便找个地方放着就行,车就不用了,还是打车比较比较好!”

    白思柔的脸一片发白,这是他们的关系又恢复到以往的疏远了。

    之前还认为这就是最好的距离,毕竟如果要是太近的话,就会让一些人产生一些不必要的心思,可是现在她却不喜欢这种距离感。

    “对了……还有件事情!”

    “你说!”白思柔心想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事情,我一定会马上亲自去做的。

    苏博丰却是没有多想的就问道:“就是我让你给我打过来的三十万,给我打来了吗?”

    白思柔:……竟然是这件事情,得罪的不轻啊,以后只有想别的办法弥补了。

    “打了!一共打了五十万,我替白歌向你道歉!”

    “不用,钱打过来就可以,多的二十万就当是我给你们工地处理事情的报酬吧,我不会白占你们的好处!”卡里有钱去医院就不会太束缚了,出去之后看来也得去买点东西带着了。

    白思柔还想再说什么,苏博丰却是已经想着事情离开了办公室。

    白思柔跟出来的时候,电梯已经开始往下走了,她揉了揉眉头,累!

    “爷爷,他还在生气,刚刚来把丹药给我了,马上就又走了,怎么办呢?”

    “有发火吗?”白宏业很担心自己的孙女会受到伤害。

    白思柔:“那倒没有!”

    说话的时候也是很平静的,可是越是这样,就越会显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有多疏远啊。

    “不用着急,事情慢慢的解决,房子的事情处理好了吗?总不能让他一直住在那里!”

    “那个公寓会不会小点,才三室,要不换个大点的平方的?”

    白老爷子想了想道:“他就一个人,你给他再大的,他也不会同意的,就先那个,将东西配置好了和我说,我带着那小子去看!”

    “好的,谢谢爷爷,还要麻烦您去处理!”白思柔有些愧疚,这事是她没有处理好,才让爷爷要舍弃面子去讨好苏博丰。

    实在是惹的苏博丰太不高兴了。

    白宏业轻笑着道:“傻丫头,这是为我们白家着想,我老头子的脸面算什么,不用太着急了!”

    “知道了爷爷!”

    她回来之后就听从爷爷的安排,真人投注:在自己正在售卖的楼盘给选了一套中户型的,120平的三室一厅,等这次的事情之后就算是做酬谢的福利给苏博丰。

    只要是他对这个房子还算是满意,就会将房产证给办好。

    这样的房子现在至少一千万,可是在白家来说却只是一个酬谢的福利而已,只要是苏博丰不忌恨他们,那肯定还会继续与他交好。

    有爷爷的话,白思柔就放心多了,手里拿着丹药仔细的看着,眼前却是露出了苏博丰的脸……

    “你这老小子啊,这是要将人给困在你们白家了,可别做的太过,那小友可不是好惹的!”此时的白宏业正在和岳明坐在一起喝茶。

    白宏业眼一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老小子的想法,没办法,现在已经是算是太过了,那能怎么办,只能以是的弥补了呗!”

    “谁让你不安排好的,我让你给我问的电话号码呢,你还不给我,是要让我自己去找人吗?”岳明一说起这个就来气。

    “不是给你了吗?那是你自己打不通能赖我吗?”

    “你是不是故意给我个假号?”一说起这个,岳老爷子更气了。

    那天苏博丰将电话号码给他们了,可是能打通的次数只手可数,后来就直接不在服务区,至于接通的次数,呵呵,一次也没有。

    他就觉得这是一个假号码,就让白老爷子替他再要一个能够联系上的电话,结果仍然是这个,后来这几天里天天打电话,那号码一直不在服务区。

    要不是每天还能见到白老爷子,岳老爷子都想和这个老家伙绝交了。

    “你这老头真是不识好,我要是能有别的号码,还会在这里陪着你得不得不的?”

    “也是,那行,再来一盘,等联系上小友了一定叫上我做陪!”

    白老爷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