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极品学生是丹神 > 第61章 办成
    “真是太感谢了,真人投注:或者昨天做的好事,马上就收到好报了,不错,真是太不错了!”

    “以后早上找个高点的地方,有紫气东来有助于我的修炼!”这么意外的一幕,让苏博丰找到了修炼的法子。

    他将地上的痕迹清理了干净,又将那个红木盒子收到了自己的空间里。

    里面的东西没有了,总不能再给放回去吧,而且这种盒子,以后自己也可以用得到,将炼制出来的丹药放进盒子里,药力能维持的更久。

    眼睛扫视一圈,周围的黑色的瘴气消失了,阵眼被消除,阵法自动消失。

    外面有一些嘈杂的声音传来,虽然很轻,还很压抑,苏博丰的修为越来越凝实,仍然听的很清楚。

    四周都处理好了,又过了一会儿,他这才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脸的好精神,不过为了让自己表现的更像一些,他从地上抹了几把土在自己的脸上身上,反正回去洗一下就行了。

    “总裁,您没事吧,我们要不进去看看吧?”

    “不行,任何人也不准进来,谁再说话,马上开除!”随着人越来越多,白思柔也担心他们非要进来,毕竟她也没有想到这些工人来的这么早,如果早知道的话,她就下个通知,让他们晚点来上班了。

    霍经理也早早的来了,昨天工地上又出了事,他一晚上都呆在医院里。

    结果一大早的来到了工地上,竟然发现门是被锁着的,以前五点左右就开门的工地,现在竟然还锁着。

    所有的工友都被锁在了外面,从里面的竟然是他们的总裁。

    霍经理昨天一晚上没敢睡,现在一脸的疲惫和磕睡都消失了。

    要是他们总裁出点事情,别说这个工地了,就算是他们也都得跟着倒霉啊,正因为是想到了这个,所以霍经理才一直在想办法说服白思柔将门打开。

    自己总裁在里面,总不能将门给撞开吧。

    能开门吗?

    白思柔给的答案:不行!

    在我想出去之前,谁进来,谁滚蛋!

    从五点一直到现在,快一个小时的对峙了,霍经理都快要向老爷子汇报了,终于,门打开了!

    “行了,以后不要来这么早了,我就知道你们不听话,所以才你们惩罚一下,以后正常点来上班,你们让开,我要开车走了,一晚上也没有发生什么,太失望了!”

    众人:……要是了什么的话,现在的他们可能就被警察请去喝茶了吧?

    白思柔自己开着车子离开了,众工友来到工地上看了看这才放心了,看来真的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他们当然没有看到,在白思柔的车子的后座上还躺着一个人。

    “为什么不让他们看到你,这样的话,他们就知道那个坏东西是你处理的了!”白思柔不解的问。白思柔在外面的车上等了一晚上,结果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还担惊受怕的。

    可是就在刚刚苏博丰出来之后,却只是向她小声的说了一句:“我在后座上躺着,你想办法马上离开,不要让人知道我也在这里,对你影响不好!”

    当时她想着说的有道理,所以点点头就同意了,她就高兴的拉着他往外走了,至于怎么处理干净的,他既然不想让别人知道,肯定也不想说,那就不说好了,可是车子开出了工地,她才想起来这个事儿。

    苏博丰坐正了身子:“自然是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也在这里,否则我们孤男寡女的一个晚上,你确定他们不会多想?”

    “多想……就多想呗,能想什么?”白思柔在后视镜里看了看苏博丰,就见这家伙除了一脸的无语,竟然没有看自己一眼。

    不由的有些气闷。

    真是一个很闷的家伙。

    苏博丰才不想让别人知道是自己做的呢,到时候难免会有一些麻烦找上自己,不过他还是提醒了一句:

    “能够用这么隐秘,而且还是在工地开工之后,看样子是熟悉的人,你最好查查!”

    “是啊,这个人是得好好查查,最近不会有事情发生了吧?”她所说的当然是工地上的那些奇怪的事情。

    “不会,除非有人再给放一个相同的东西,到时候我再过来处理一下!”苏博丰心想,对方最近是不会放上了。

    因为这个东西可不是谁想放就能放的。

    极品灵宝啊,在这个地球上能有的,想必后方的势力不小。

    究竟是什么人,这就只能让白家的人去查了。

    只要对方敢放,他就敢给吸收了,这也是不想让那些工友们看到他的原因,否则只要是被有心人一问,除了白思柔就是他来过,那肯定会直接找上他,在他还没有完全能够弄清楚这个世界的修仙界之前,苏博丰不打算对上一些势力。

    势力总是太麻烦的事情,倒不是怕,不提前惹上还是比较明智的。

    与此同时,在帝都的一座别墅里,一个黑暗的屋子里,一个红色头发的青年却是喷了一口血,然后昏迷不醒人事!

    “叶少,叶少!”跑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在把了青年的脉象时,有些意外,白天的时候,吸收的那些人的精气神,已经是有效果了,可是现在怎么又突然吐血了呢。

    突然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在打开一个靠近年轻人旁边的小盒子之后,勃然大怒:“查,给我查,到底是谁把我的极品灵宝给我偷走了!”

    “师傅,有人偷东西,那上面不是被设置了千种毒了吗?”在一旁另外一个中年人很尊敬的说道。

    啪!

    那个中年人被一巴掌给拍到一旁去了,然后一咕噜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你懂个屁,那个偷我东西的人是一个能人,东西不在了,就连我的寒木盒也拿走了,现在我在上面的烙印都不见了,给我去找!”

    “是是!”中年人跪着往外爬去。

    他的这位师傅是个大能人,同时,脾气也是出奇的大,之前的几位师兄弟有几个死了,有几个消失了,而他现在是唯二还活着,而且四肢健全的徒弟,虽然偶尔会挨揍,至少还活着不是?

    他还记得,那东西是藏在地下十米的地方的,当时为了避免中毒,他放进去的时候,还是用了秘法,而就在刚刚根据盒子里的显示,东西本来还在的,可是师傅输入到青年身体里的灵息却是消失了,很明显,确实就是有人将给偷了,而且连气息也没有留下的样子。

    难怪师傅会气成那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