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极品学生是丹神 > 第64章 吃错药了吧
    苏博丰出来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心想:希望下次别让他遇到,否则一定会让这些人安稳的走进牢房的!

    那么多的务工人员,无缘无故的住进了医院,虽然是有白家给报销着医药费,可是他们出来就是赚钱的,不上工,自然也就没有钱了。

    白家这种能够报销医药费的就算是不错了,遇到那种,你自己的事故自己负责,就更坑了。

    所以,这种让普通人遭罪的人,苏博丰没有一点好感。

    “就知道是你们过来了,这件事情现在我们接手了!”从门外进来了两个人,正是特大的唐阳和岳可然。

    “这个案子还用得着你们接手?”苏博丰心想,看来事情有些复杂了。

    唐阳看了一圈说:“不止是白家,还有其它的两个家族,也被丁家使了这样的手段,不过我们都没有拿到证据,所以很多人都有着怨气,这次我就要从你们白家这里找到证据,对丁家进行处理!”

    “他们和隐世家族有关系,是不是他们出的手?”苏博丰问。

    唐阳意外的看了一眼,然后又看看白思柔。

    白思柔点头说:“我和他说的,这件事情必须要知道,才能处理,否则再被丁家的人给找到弱点就不太好办了!”

    既然是知道是白思柔说的了,唐阳也就没有隐瞒。

    “据我们猜测是的,丁家的上面家族是铁虎派的大长老,据说那位大长老曾经是一手把丁家提上来的人,所以对丁家也是非常的看中,这次有这么大的动作,原因我们还没有查到,上面下令就让我们把事情查清楚的,有进展的话直接联系我!”

    “可以倒是可以,如果你们有什么进展的话,也要和我们说!”

    “当然!”

    就这样,他们算是达成了初步的约定。

    有着丁家和上面那个铁虎派的关系在,苏博丰也不会太小看了,谁让他现在就是老哥一个人呢?

    修炼啊修炼,可是不能耽误下去,万一有事情的话,最能救自己的还是自己啊。

    “你这丫头一直偷偷的看我干什么?”

    “我哪里有偷偷的看你,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的?”岳可然被苏博丰一说这话,就有些发慌。

    “什么情况?吃错药了?”

    “你才吃错药了,过几天要去学校处理那件事情,你也要去!”

    “嗯?就这事啊,行啊!”

    “哼!”岳可然有些别扭的到一旁去了。

    苏博丰却是看到她离开的时候,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好像刚刚她特别的紧张似的。

    “出事了?”

    岳可然和白思柔到一旁说话去了,苏博丰只好问唐阳了。

    唐阳作为岳可然的上级,应该是知道一些什么的。

    这次他们同时来的就他们两个是特大的人,毕竟事情还没有调查出证据,要是被人发现了他们在干涉,有可能会打草惊蛇。

    最让苏博丰不解的就是岳可然的情绪了,以前的时候,岳可然就像是一个小爆竹似的,无时无刻的不在爆炸。

    而现在,和上次所见到时的不一样,上次的哪眼看他哪眼够的样子,现在却是整个人都是震惊和恐惧。

    “出了一点事,你还记得上你送给他的平安符吗?”

    “不是送的,是她自己买的,怎么了,不管用吗?”

    “不是不管用,而是太管用了啊!”

    有唐阳在一旁,他也是本着想要和苏博丰拉好关系的想法的,简直就是有问必答。

    更何况这事,就算唐阳不告诉他,苏博丰也可以自己去问岳可然,那就不如通过自己来说出来了,而且还可以让苏博丰对他的感观好一些。

    一问才知道,原来前几天险些出了意外,后来是被苏博丰救了她一命。

    “你也知道的,我们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任务,上次也是有一个任务……”

    就是上次送的平安符,在他们再次去查探的时候,竟然遇到了爆炸,她正好在检查那个地方的中间,在爆炸发生的一刹那,当时所有的人都以为岳可然死定了。

    毕竟那样的爆炸,连一辆汽车都炸成了碎片,更不用说是人了。

    可是就在所有的人都眼红的以为岳可然活不了的时候,看到在中间她竟然站出来了,而且还一脸不解的看向众人,问刚刚怎么了,在将她拉出了爆炸区,岳可然竟然一下子就晕过去了,过了好一会儿,在她的脖子上掉下来一根线,那正是之前吊着平安符的绳子,绳子被爆成了N断,而那符却是成了灰,她被送去医院里检查了,什么事也没有,就是有点受到惊吓。

    惊吓在他们特大的人来说,那就是太小儿科了。

    这和没有命相比,简直就是两个天地。

    岳可然虽然不想承认,可是却也不得不承认,确实是这个平安符救了自己一条命。

    她身上的枪也被爆炸的时候给炸坏了,上面又给配发了一把,在那个时候,她身上就只有一个平安答是外来物了。

    所以在听到苏博丰今天会来的时候,也跟着来了。

    本来是想要好好的说声谢谢的,只是看到苏博丰本人了,却又相当的纠结了,到最后竟然说出来一句那样的话来,至于谢谢的话,她还是开不了口。

    “他救了你一命,你有什么不好开口的?”在这时,白思柔也听岳可然说了此事。

    她们从小就是一起长大的朋友,虽然是从事了不同的职业,偶尔的还是会聚到一起坐坐聊聊,喝杯酒。

    两个人说话不需要拐弯抹角,真人投注:作为救命恩人,岳可然有必要说出一声谢的。

    岳可然苦笑了一下,看着那边还在和唐阳低声的说着什么的苏博丰说:“一条命,一个谢谢就完了吗?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他,柔柔,你知道吗?我现在想起那个爆炸,都还好害怕!”

    是啊,那可是命啊,能不害怕吗?

    如果不是那个平安符的话,岳可然不敢想像现在的她是否有命活着。

    “知道害怕了,就要想好怎么保住小命,你啊,就是喜欢这样的职业,过去和他说一声吧,他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虽然谢谢做不了什么,先说一声,以后再慢慢的报答!”

    “你说的有道理,那我先过去一下!”

    “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