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极品学生是丹神 > 第71章 扔到坑里去
    唐阳看向周围有些怀疑的说:“你!成功了?可是怎么还这么冷啊?”

    确实是冷,如果白思柔和岳可然都走了的话,现在唐阳已经开始骂爹了,这么冷的天,连他都开始打颤了。

    “成功了,那个东西拆下来有些麻烦,解掉更麻烦,不过现在都好了,那东西被我给收起来了,里面的气息散掉之后,这一切就会恢复了!”

    “太好了!”

    过程听不懂,不过结果听明白了。

    那玩意消失了,而且一切都会恢复了,这就是唐阳他们想要的结果了。

    “你怎么对他这么上心呢?白家的女人不是说心都是冷的吗?”岳可然说。

    白思柔微微一笑,搂着岳可然的手更紧了一点:“现在是冷的,可是我的心却是有些温暖了,可然,或者以后我们会竞争,怎么办呢?”

    “什么原因?”

    原因?

    这点白思柔还真是没有仔细的想过,或者是从某一个时候开始,她就特别的想和对着这个大男生,近一些,再近一些。

    刚开始的时候,还想着这是因为他是自己酒店里的员工,直到现在,白思柔正视了自己的想法了。

    有一些人,注定就是不同的,不管他的出身怎么样,总会有吸引自己的原因的,而现在这个原因被自己正视了,那么她就不会再逃避。

    她的人生本来就不会太长,那么为什么还要让自己那么难过的去逃避呢?

    “不知道吗?”没有听到白思柔的声音,岳可然给了答案。

    白思柔轻嗯了一声:“嗯,应该是不知道的,就是心里的那种感觉让我下定了决心,你呢?”

    “我!也不知道呢,只是,他,会给我们机会吗?”

    两个女人同时看了过来,苏博丰仍然在和唐阳说着什么,因为被砖刚刚压着,还不能单独的站立好,所以唐阳在一旁扶着他,而他则是在那里笑着说着话,脸上的笑容比任何时候都要灿烂。

    她们哪里想到,苏博丰确实是开心。

    鼎被收服了,那鼎是特殊的,他只是想要找一个鼎来让自己能够拿出来用,却是没有想到,这个鼎竟然开了半灵智。

    在刚刚想要印上烙印的时候,竟然将半灵智激开了,这样一来,以后炼制丹药的时候就更加的方便了。

    周围的这面墙被打倒,也是他将鼎从地里拔出来的时候,一个用力过猛,将墙给推倒了。

    在推倒的时候,他就将鼎收进了空间里,而他自己因为被惯性甩了一下,所以也就倒在了墙堆里面去了,好在没有砸到脑袋,否则被一砖头给砸一下,也是很疼的。

    唐阳也不解:“你就这么高兴,真是想不透你到底高兴的个什么劲,说好的半个小时,现在两个小时多了!”

    差点就被砸死的人,竟然还这么高兴。

    苏博丰的高兴不是假的,而且还能够让周围的人感觉到,这就是来自于他内心的开心的。

    苏博丰完全不在意。

    “多就多吧,反正我们能做好就行了呗,你是特大的大队长是吧,以后我家就是这里了,常来喝酒!”得了一个半灵智的鼎,那简直就是捡到宝了。

    唐阳也不和他客气,两个人接触了这么久,也算是经历了生死了:“必须的,不过放心我不会白喝你的酒的,我可以自带酒,请你喝,你是不知道我们唐家还有一些老酒糟,那味道……绝对够味!”

    “好,我就等着了,今天晚上真好啊!”苏博丰高兴啊,好久都没有这么高兴了。

    缺钱的时候总算是快要结束了,总是这么入不敷出的真是不符合他的性格。

    东西是收走了,真人投注:这里的气息却没有那么快的消失完,就连唐阳他们都能感觉到冷,更不用说离着这里不太远的学校的那些师生了。

    苏博丰从口袋里掏了半天,这才拿出来一个丹药来。

    “将这枚丹药扔进那个坑里,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因为这个丹药会吞噬周围的一切气息,包括人体上的!”

    “好,我先扶着你过去,跑出去多远比较安全?”唐阳可不想被影响到。

    苏博丰说:“二十米以外,两秒内!”

    “噗!咳咳,两秒内,我扔过去行吗?”

    “行啊,如果你扔不准的话,那就没办法了,只能等着一点点的消散了,这个东西我只有这一颗了!”苏博丰笑着说。

    唐阳:……

    他为什么会感觉到这小子是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呢?明明就是在说着普通的话,可是脸上的笑却让他感觉到了不怀好意。

    “我从上面的二十米那里扔行吧?”

    “你不怕冲着就可以!”毕竟那丹药不入坑就会有药效产生了,要是人在正上面的话,那就有可能会被影响到。

    唐阳翻了一个白眼:“等于没说,我去想办法!”

    扶着苏博丰到了白思柔她们那里,他自己则是又回到了原来的位子,然后唐阳从一旁捡起来一个石头,又将那丹药绑在上面,随后在十米左右的位置,朝着那坑洞扔了过去。

    轰降!

    哗啦!

    原本就已经散落的砖块更碎了,那丹药落入坑洞的一刹那,一下子就发出了爆炸声。

    刚刚才跑到二十米外的唐阳,看着身上落了一身的尘土,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不是说二十米就是安全的了吗?”

    “是啊,气息消失了啊,你没有感觉到吗?”

    “冷气息是消失了,可是我身上是怎么回事?”指了指自己这灰头土脸的,上面全部都是灰尘,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唐阳刚刚才从水泥地里出来呢?

    苏博丰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挺好的啊,就是东西多了一点,回去洗洗就行了,谁让你不跑的快一点的!”

    唐阳好想打人啊。

    不过感觉到周围的温度又正常了,他又高兴了。

    “不和你一般见识,那东西真有那么神奇,我还没有听到落下去的声音怎么就爆了啊?”

    “那本来就是稀释气息的,为什么非要落地呢?”

    苏博丰那一脸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明明就是处理那些阴气的,这和落不落下去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