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极品学生是丹神 > 第90章 龙组审判者
    众人:惊恐状!

    这也太吓人了。

    什么也没做,真人投注:面前的人消失了,这简直是闻所未闻啊。

    “啊啊啊!”

    “他怎么办?”

    因为铁风突然间消失,叶顺一直甩着自己的手,结果才转眼间,他就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开始泛黑,而且还有点什么东西再往外涨着,他仔细一看竟然是黑色的气,手还在慢慢的肿。

    这可是也把叶顺给吓坏了。

    “小友,可知道这个东西怎么处理?”唐雨梦看着叶顺的手有些恶心,不过他是和自己一起来的,还是出口问了一句。

    苏博丰摇摇头:“不知道!”

    “这是什么玩意啊,我说小子你快说啊,这个怎么办?你一定知道,是嫌我刚刚对你不尊敬是不是,我向你道歉,你救救我,救救我!”

    “把那个黑色的东西你吸出来,或者是……把手砍掉!”

    “什么?”

    叶顺看着自己的手,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苏博丰,让把自己的手砍去,怎么这么狠。

    白宏业也看到了:“毕竟他还太年轻了,砍掉的话太可惜了,有别的办法吗?稍微好办一点的?”

    “把他手上的黑气吸出来,而且最好尽快,二十息以后,可能就没用了!”

    “你吸,我给你钱!”

    “你的钱,我不要!我怕死,这玩意进了身体里,会和你一样的症状,我不想死!”

    “什么意思,你小子是故意来消遣我的是不是?”叶顺火了。

    说来说去就是不想给自己解这个毒,而且手好像有些不听他的指挥,竟然要抓向自己的脸,他使了使劲,将手抓向了苏博丰的方向。

    苏博丰坐在那里仍然是没有动,就好像是没有看到似的。

    “快闪开!”岳可然过来就把他挡住了。

    第二次!

    她不顾一切的挡在自己的面前。

    苏博丰把人一把就拉了过来,因为惯性岳可然没有任何意外的正好坐在了苏博丰的大腿上。

    “你……”

    “我没事,不要往前挡,我还得拉你,怪麻烦的!”

    岳可然:……

    众人:……这个死小子以后肯定会死,而且是光棍死的!

    看着就想挨揍。

    “嘀嘀!”

    白宏业的电话又响了。

    这次不用别人催促,他第一时间接了起来。

    “什么?我知道了,那东西不要给别人,你送过来给苏小友看看,说那丹药还有一枚没服用的,要给你拿来吗?”

    白老爷子看向了苏博丰,在这里,也就是苏博丰对丹药比较的了解了。

    苏博丰想了一下说:

    “不用看,照他们的情形来看的话,就是暗气丹,找一碗滚烫的白开水,把那丹药化开,再喂给那些昏迷着的人喝就行了,一碗水,可以喂七个人!那些被咬了的人也可以喝!”到了最后,苏博丰补充了一句。

    在刚刚就一直在想着,那种丹药到底是什么,直到现在看到叶顺的症状,他能确定了,那就是暗气丹,而且还是劣质的那种。

    正常的暗气丹,服用下去之后,修为能够迅速提高,在丹效消失之后,才会出现这些症状,而这里的暗气丹,只有症状了,所以很劣质。

    “他们喝不了了!”白老爷子将他的话,对着电话里讲了过去,随即他的脸上满是悲伤。

    白老爷子将电话挂上说:“那些被咬的人没有机会喝了!”

    “晚了吗?!”苏博丰很确定的说。

    白老爷子点点头。

    “小子,想要保住命的话,就赶紧的把手砍下来,那些……”

    “啊啊啊!我要消失了,我要消失了,怎么办,怎么办?都怪你知道方法也不救我,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你当垫背!”

    叶顺的手很快速的肿起来,同时肿的不觉有胳膊,这才说话的功夫,他的胳膊上也开始冒着黑气,眼看着就往身上蔓延去了。

    “把手砍下来吧!”

    “没用的,没有时间了,而且哪里有刀……啊!”

    叶顺刚说完,他的那整条胳膊就被整齐的砍了下来。

    “啊……审……嗷呜!”叶顺一下子倒在地上了。

    审判者一伸手,叶顺的胳膊被他吸到了手里,然后转手,那胳膊消失不见了。

    苏博丰淡定的看着这一幕,没有想到在这个世间,还有人有空间戒指的。

    “你小子还凑和,只是有些太妇仁之见了,该砍就砍,不用问,否则他小命丢了也会找你!不就是担心他找你要胳膊吗?给他个假的就行了!”

    苏博丰一脸的嫌弃:“你是审判者,人家不会和你计较,你看看那个蠢货,死也想要拉我当垫背,安个假的,你认为我是活的多不耐烦,给自己惹那么大一个麻烦!”

    审判者一脸鄙视:“还是你自己怕事!”

    “对啊,如果我在你这个位置,我也不怕,就算是单手灭了他,我也有话说,不过我,不会那么做,因为我没有那闲!”

    更重要的是不会给自己找那样的麻烦。

    苏博丰看着审判者就来气。

    想想自己以后是龙组的在编人员了,就感觉自己的头上多了一个箍的猴似的,自己的前途在人家的手里,这种感觉很不好。

    救人,方便的时候他会救,就比如说岳可然,就算是惹上整个铁虎派,他也不害怕。

    可是叶顺这种,明显就是麻烦体,他就这么看看都麻烦的紧,更不秀说是自己粘上去了。

    他自己到底有多想不开啊?

    “行了,你懒成这样,还能修炼,真是够了!铁风是暗教会的人,以后他就是我们的敌人了,你们都知道就行,你知道被暗气丹给下了毒气的人怎么救?”审判者那带着面具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表情。

    不过听着声音是非常确定的,可是他还是问了一句。

    苏博丰的手叩在桌上:“有暗气丹的半解药就行,没有的话,我也救不了!”

    审判者:“我出十万一颗!”

    “没有解药我也救不了!”苏博丰仍然是淡淡的看着他。

    审判者:“一百万一颗!”

    “救不了!”苏博丰也简单的直接回答。

    “五百万一颗!”

    “救不了!”

    还是一样的回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