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噬古大帝 > 第1章 少年凌天
    八荒神州,极东之地,落霞州,黑水城。

    云海翻滚,宛如一副画卷。

    这里绿水青山,尤其是霞光,美不胜收。

    特别是落霞宫山上的霞光及云彩,变化最大,变化的速度也最快。

    有人说,落霞宫之所以能够成为落霞州的修行圣地,成为落霞州最大的修行门派,让黑水城的贵族以及天才少年们为之狂热,挤破头要进入落霞宫修行的原因之一,便是因为落霞山上的云彩。

    传说,曾经有人在落霞山上观云彩变化入道,然后成为君临天下的大帝!

    八荒神州,已历万年。

    荒古时期,这一片极为广茂的大陆还处于混沌初期,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且大陆之上四处有妖兽逞凶,人群教化未开。

    后来,一座神宫从虚空飞来,落于神州正中,有少年入神宫感悟,沟通星辰之力修行,千年之后修为大成一统八荒,人称大帝凌无涯!

    于是八荒各境,皆有道统流传。

    如此过了近万年,大帝凌无涯突然暴毙,世间关于他的一切尽毁,大帝之名,居然沦为禁忌!而原本铁一般的秩序被彻底打乱,八荒各境的势力开始洗牌。有强者雄踞一方称王,有贤人开宗立派,一时间群雄并起,各自主宰着一方区域。

    但是纷争也并未持续多久,大帝凌无涯暴毙十五年之后,本为大帝家臣近侍的人皇轩辕,参破混沌,再一次走出神宫,诛圣王、灭人皇,成为凌驾一切的存在!

    从此,八荒神州又有了新的大帝,平衡着各方的势力。

    落霞宫,便是落霞州十城四脉之中,承继道统的宗门之一。

    八荒历万年秋,落霞山上。

    一名少年,从楼阁中渡步而出。

    楼阁乃落霞宫藏书楼,这里只有落霞宫的弟子方可进入,而落霞宫的弟子在修行之余,也尽数前来此间观书籍道藏,参悟法术。

    这名少年生得俊美非凡,可是他一出来,便引来许多议论。

    “这不是凌天吗?他来干什么!”

    “人家是天才,不能来藏书楼吗?哈哈……”

    “什么天才,三年了都还不能凝聚灵台的天才吗?”

    “三年都不能凝聚灵台的,那分明叫废物……”

    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随着嘲笑的人越多,有的人已经肆无忌惮,几乎是当着凌天的面嘲弄着。

    对此,凌天只是皱了皱眉,便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依旧信步而去。

    三年来,对于这样的冷嘲热讽,他已经听的够多了,多到他自己都已经麻木。

    确实,他是一个修行的废物……

    遥想当年,第一次来到落霞宫之事,他还是引人瞩目的天才!

    可是谁知道,三年之后,曾经的天才居然连灵台都无法凝聚,不能沟通星辰之力,无法修行!

    “唉,他走了,被人嘲笑了连反击都不敢,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

    “真搞不懂,这样的废物,为什么宗门还留着他?”

    “你们难道不知?”

    “什么……”

    “当年被称为天才的人可不止他凌天一个,还有一位恰巧和他同时前来宗门考核。当时考核之后,我们落霞宫选择了凌天而并未选择和他齐名的齐思远,所以齐思远一直对此事怀恨在心,并且负气选择到青木城的学府修行,还当众与凌天约定三年之后要决一死战!”

    “三年之后,岂不是现在?”

    众人恍然大悟,齐齐向道出凌天与齐思远约战的师兄望去。

    那师兄看了看凌天的背影,然后对众人点点头,答道:“明日,便是三年之期!”

    ……

    走下了书山,凌天正要往自己的住所去,突然一道身影拦住了他的去路。

    “去哪儿?”

    “准备回去!”

    “我说,你好像一点都不紧张呀?”

    “紧张又能怎么样呢?”

    凌天笑了笑,自他被认定为废物之后,整个落霞宫便没有人肯与他亲近……当然,也有个别人是个例外。

    比如此时站在他身前的这个人,拥有着高大的躯体,他身形魁梧可是相貌却显得有些丑陋,如一尊山鬼画像……然而,整个落霞宫的弟子,都敢嘲笑相貌俊美的凌天为废物,却不敢嘲笑此人半句!

    这个家伙,还有一个算是不错的名字:徒离忧!

    和凌天同年,进入落霞宫也不过三年,却是灵台境七阶修为,远超同期的落霞宫弟子,与当年黑水城的另一名天才、同为七阶灵台境界的齐思远并驾齐驱。

    更为可怖的是,这个家伙还是一名纯武修!

    他的功法极为霸道,同境界无人可敌!

    可笑的是,一个废物、一个天才,一个俊美、一个丑陋,二人却是生死不离的好友……

    二人一同步行,徒离忧望了一眼凌天的衣袖,问道:“这一次又换回来什么,还是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吗?我说,你还真的打算就这样自暴自弃,然后成为一名星魂术士,以后专门画符咒吗?”

    “哦,这是一套功法,我看着非常适合你,就顺手给你带回来了!为此,我还交了一块灵晶抵押,你可要好好学哦……”

    说着,凌天将功法交给了徒离忧。

    后者一愣神,人已经走远。

    望着凌天的背影,徒离忧摇摇头,感觉哭笑不得。

    这个家伙,你到底知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呀?

    追了上去,徒离忧说道:“喂,明天那一战,你到底有没有把握?”

    “估计整个落霞宫,也就你会问我这个问题吧!”凌天被追问倒也不恼。

    徒离忧说道:“别人是别人,不要把我和那些东西放在一起相提并论。他们不相信你,但是我信!虽然你丹田被封无法修炼,可是三年来,你也非常刻苦……”

    凌天笑了笑:“再刻苦,可惜也不能凝聚灵台,感悟星辰之力,又能如何?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喂,你这个家伙!”

    徒离忧叹息:“唉,居然还能笑得出来,看来你真是没心没肺,听说那个齐思远的命魂乃是一颗蕴含全属性之力的星辰呀!啧啧,全属性的天才,三年达到七阶灵台境,虽然我的修为也不弱,可是面对他也不敢说有必胜的把握……不过,若是你求我,我倒是可以替你出战,怎么样?喂喂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当看到凌天的时候,徒离忧再一次叹息起来。

    这个家伙,别人在为他担心,可是他居然还在笑,一副完全没有听进去的表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