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噬古大帝 > 第9章 你终于来了!
    在混元谷深处,靠近禁制的边缘地带。

    一只巨犬,身影不过半人高,但此时它的身后,一个巨大的虚影完全暂放了出来。

    那虚影如山峰一般,张牙舞爪,而在巨犬身前,则是白漓心修长的身形。

    “这是……”见到此景的徒离忧大惊,然后艰难地转头望着凌天提醒:“星魂法相,这妖兽分明已经是妖王境界了!”

    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它刚刚突破,现在还算不得真正的妖王!”

    这声音,自然是白漓心发出来的。

    本来,她已经尽全力准备好了致命的一击,正要猎杀这头九阶巅峰的妖兽,可是谁成想那妖兽在濒临险境之时,居然生出星魂法相,进阶妖王!

    “快看!”凌天察觉,那巨犬的身躯正在变化。

    这是一头野狗,也不知道这混元谷之中为何会有这样的存在,按道理说百兽之中犬都已经家养化,不应该还有野狗出现在荒郊野外,而且还是这妖兽聚集之地的混元谷中。

    看去,这野狗居然还能进阶妖王!

    在进阶之后,它的身子后面,开始长出一道波浪形的长发,整个身躯变得纤细起来,从头到尾完成一个完美的S型,四足却变得雄壮无比。

    “这不是野犬!”徒离忧惊叹。

    它到底是什么?

    白漓心大声提醒:“快,天魂引雷咒!”

    凌天一愣,没有行动。

    白漓心皱眉道:“你难道想它巩固修为,再吃掉我们吗?”

    “美女,好像……你在求我?”凌天突然露出玩味的笑容。

    之前在翠竹峰,两人之间有些小小的不快。

    凌天恼的是白漓心目中无人,不把他这个符老的弟子放在眼里。

    白漓心恼的,自然是后来凌天无礼的举动了。

    可是眼下,妖王当前,白漓心确实需要凌天的帮助。

    但是,她却没有开口,反而说道:“你若不出手,那我们一起死!”

    “死就死呗,反正我也是一个不能修行的废物,而你则是万中无一的天才,想想我也不亏!”这个家伙,居然还有心思开这样的玩笑。

    白漓心望了一眼徒离忧,道:“你的朋友,也会死的!”

    “呃……”

    凌天顿时无语了,居然用徒离忧来威胁他。

    这时候,那巨犬的身形,眼看就要进化完成。

    徒离忧一急,便道:“别斗嘴了,我们一起上!”

    然后,他便来到那巨犬右翼,与白漓心形成对巨犬的夹攻之势。

    可是突然间,那巨犬身后的虚影生出一股极为强大的威压,让徒离忧和白漓心二人都脚下一软,然后不能前进半步。

    “这是……灵识攻击!”

    “好强大的灵识力量!”

    二人显得非常痛苦。

    徒离忧修行的功法极为霸道,且精神力强悍坚毅,此时脸上却出现一股绝望的神色。

    白漓心也是一样,不过她因为修为更高,还能强撑着说出话来:“咦,为何你……你没有事?”

    她说的你,自然是指凌天。

    说来也奇怪,三人都在那巨犬的星魂法相威力笼罩之下,但踏入灵台修为的白漓心和徒离忧都难以抗衡这巨犬法相的灵识攻击,但凌天却一点事情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或许我天赋异禀呢?”凌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都这个时候了,就别自恋了吧?”徒离忧艰难地开口,发出声音:“快,现在靠你了!”

    兄弟开口了,还有什么办法?

    凌天无视那巨犬法相的灵识威压,一步步朝着巨犬走去,挥手一抬,便是一道符咒拿捏在手中。

    将符咒轻轻一捏,顿时惶惶天威笼罩着这一片区域,天空中乌云翻滚,一道风眼卷着乌云,隐隐有雷电耸动着。

    “吼!”那巨犬朝着雷云发出怒吼,脸上露出惧怕的神色。

    而此时,它的身躯正在进化的最后阶段,居然动弹不得。

    于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天魂引雷咒,被凌天一寸一寸地捏碎、催动!

    一道天雷,携带着天威,在乌云中聚势……

    突然,凌天身形一顿。

    徒离忧张开嘴巴,吐出一口血水。

    白漓心的嘴巴也溢出了鲜血来……

    那混元谷深处的禁制之地,发出了一道更为凌厉的灵识攻势,帮助这巨犬的进化不被打扰。

    “凌天!”白漓心脸色惨白,只得将最后的希望,放在凌天的身上。

    因为她嘴角溢血,徒离忧吐血,可凌天却只是身形一顿,并无大碍。

    然而,凌天却没有回应。

    因为此事,他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声音:“你,终于来了!”

    是谁在说话?

    凌天望着四周,这里只有他、徒离忧、白漓心三人,还有,便是那头巨犬。

    然而,巨犬正在不断进化身躯,双目紧闭,身躯一动不动,似乎沉睡了一般。

    此间再无别人,或者凶兽。

    “你是谁?”凌天询问。

    “放过它。”那个声音答非所问。

    “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放过它,等它巩固境界,那我们三人岂不是会死?”

    “它不会伤害你们的,我保证!”

    “你是谁?”

    凌天再一次询问起来,两人的谈话似乎陷入了死循环,凌天不禁发问:“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那这样呢?”

    随着那个声音在凌天的脑海中落下,混元谷深处那片被禁制之地,突然发出一道光芒朝凌天飞射而来,然后凌天整个人都沐浴在圣洁的光辉之中。

    “这是……”凌天发觉自己的身子,仿佛被烈焰炙烤着,然后丹田处一道刺痛,仿佛刺入了他的灵魂。

    那是一种,肉体和灵魂生生被剥夺的痛感,让凌天痛苦地发生怒吼,整个人的脸部都扭曲起来……

    “凌天,你怎么了?”徒离忧关切地询问。

    “啊……”凌天抱着自己的头,倒飞出去好远!

    然后,这一片天地都昏暗起来。

    只见那只巨犬,完成了进化,一声怒吼,遮蔽了天日。

    那本来聚势的雷云,也随着一声怒吼而消散,真人投注:凌天的手中,那道天魂引雷咒破碎成一点点灵光,消散在空气之中。

    三人全部,昏迷了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