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噬古大帝 > 第10章 焚烧破碎
    再次醒来的时候,真人投注:凌天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翠竹峰。

    “醒了?”符老的声音响起,语气似有轻微不满。

    凌天不觉,因为此事他头痛欲裂,缓了片刻才觉得好些,于是开口问道:“符老,我怎么在这儿?”

    “你还说!”

    符老一脸怒气,冷哼道:“你们两个臭小子还有心儿那丫头,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靠近混元谷深处!这一次,若不是秦宫主察觉心儿有危险,恐怕你们三人现在都没命了。不过,你们为何会昏迷在混元谷中?”

    凌天摇摇头,答道:“弟子,记不得了!”

    “安心休养吧!”符老摇摇头,又道:“别人你不用担心,特别是你那个朋友,蒙秦宫主出手相救,他已经无碍了。”

    大家都没事吗?

    真好!

    凌天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但仔细一想却又发现不对的地方,连忙问道:“符老,你说秦宫主发现我们三人之时,只有我们三人,而且全都昏迷了吗?”

    “不错!”

    “那妖……兽呢?”

    “什么妖兽,心儿那丫头都说了,那妖兽已经进阶妖王,现在落霞宫已经封锁了混元谷,派出长老前往监视那妖王的动向。在那妖王未除之前,落霞宫的弟子都禁止靠近混元谷,禁令都已经下达了!”

    听完符老的转述,凌天不禁深思起来。

    当日,在混元谷中,那妖兽突破进化之时,凌天本有机会将它杀死。

    可是那个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声音制止了他,并且还和凌天商量一个类似于交易的条件。

    凌天不杀那妖兽,那个声音则保证那妖兽不会伤害他们。

    现在看来,那个声音承诺的事情做到了,那妖兽后来并没有伤害他们三人。

    只是,当日那个声音,到底来自何处,又是何人传入他脑海中的呢?

    还有,发出那声音的人,似乎在自己的身上,动了某种手脚。

    那种灵魂与躯体被硬生生剥离的痛苦,让凌天顿时再次心有余悸,不禁打了个冷颤。

    无论如何,他是再也不想尝试一次那样的痛感了!

    正思索间,丹田处一股极为炙热的感觉传来。

    “这是……”凌天眉头一皱,然后望了一眼符老,强忍下来。

    他不敢道出当日在混元谷中,发生在自己脑海中的对话,因为凌天不知道那道声音究竟来自何处,若是告知了符老,想必落霞宫的人也会知道。

    凌天不想这件事情闹大,这对他显然不利。

    作为一个不懂修行的人,却能够承受白漓心和徒离忧都无法承受的灵识攻击,而且还有保护妖兽突破的人传音给他,与他做这种交易,自然会让人起疑。

    “既然你已经醒了,那我便去告知秦宫主一声,你在此间不要乱动,好好修养!”符老似乎没有发觉他的异样,他召来仙鹤,回头看了竹庐一眼,便离开了翠竹峰。

    符老走后,凌天立马爬了起来,检查自己的身体。

    奇怪的是,身体表面看起来并无异样,可是只要他心念一动,丹田处便总会传来不适……

    “那个人,到底把我怎么了?”凌天不解。

    曾经,凌天也被誉为天才,是黑水城中引人瞩目的那一个。

    直到后来,他骄傲地踏入落霞山,成为落霞宫的弟子,可是三年的时光过去,却未能凝聚沟通星辰之力的灵台!

    符老这一去,至傍晚,也没有回来。

    凌天一个人待了一下午,望着日落西山,晚霞满天,在落日的余晖照耀下生出一片片火烧一般的云彩,不禁感触良多。

    心念一动,那火烧云便在凌天的眼中,幻化出许多不同的形状。

    如山鬼、妖神……巨犬!

    当日那头巨犬,进化之后的身形到底变成了什么?

    这头异兽,究竟从何而来?

    还有那个声音……

    饶是凌天阅览书山道藏上万,此时心中也只有疑惑,无法解答。

    ……

    落霞宫,主殿。

    宫主秦岚,已出关三日。

    三天前,她感应到一股异常的力量自混元谷发出,便前往探寻,结果发现了三位昏迷的弟子,其中一人还是她的亲传弟子白漓心。

    秦岚将三人带回,待白漓心醒来之后才知道,原来混元谷中竟然有妖兽进阶妖王。

    好在,白漓心虽然昏迷,却并未被害。

    而徒离忧也只是灵识受到创伤,修养几日便可痊愈。

    唯一受创的,倒是毫无修为的凌天。

    符老来了,秦岚与大长老纳兰永一同迎接,见面问道:“符老,可是那凌天已经醒了?”

    “嗯!”符老点点头,不过又摇摇头,叹息道:“醒是醒了,不过……”

    秦岚问道:“不过如何?”

    “唉!”

    符老长叹:“真是悲惨,之前他不过是丹田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封印,可是现在丹田完全被焚烧破碎了。我以灵识探之,只看见一片混沌,看来……”

    只怕今后,凌天再无修行的可能!

    丹田破碎,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无异于将他杀死。

    没有了丹田,如何继续修行?

    更何况,凌天他本来就没有修为,连灵台都没有凝聚。

    否则的话,还可以试着修复受损的丹田,或者想办法保留现在的修为,也不至于成为一个彻底的废人。

    一旁的纳兰永闻言,神色异动,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符老告知秦岚之后,便说道:“我去看看心儿那丫头,顺便看看那个叫徒离忧的。”

    秦岚恭送符老离去,然后望着纳兰永问道:“你想说什么?”

    纳兰永答道:“宫主,我在想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关于流云宗的事情,为了一个凌天,值得吗?”

    “此事……”

    “宫主,符老确实值得我辈尊敬,然而请恕纳兰永直言,这一次符老贸然插手,恶化的却是我们落霞宫与流云宗的关系。兹事体大,相信宫主也知道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

    秦岚沉吟片刻,问道:“那你是怎样想的?”

    纳兰永说道:“还有半年,便是众弟子试炼之期,不如我们先与流云宗缓和关系,然后承诺在试炼之后,将凌天拙落逐出宗门。流云宗与我落霞宫分庭抗礼多年,底蕴深厚,实在是犯不着为了一个不能修行之人,与流云宗开战呀!至于符老,他若是要继续护着凌天,我们落霞宫不阻扰便是了……”

    说起开战,秦岚身形一顿。

    随后,她的脸上便露出无奈的神色,摇头叹息道:“也罢,此事便交由你处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