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云霄战帝 > 第2章 碎石掌!
    血剑宗山门,立着一块巨大的白色石碑,石碑上刻着苍劲有力的血剑两字。

    守山弟子是一名身材健壮的少年,右手握着剑鞘,站姿如松,此人名叫李宗佑,负责把守血剑宗山门。

    从山门往上,一层层的石阶路延伸。

    自上而下,一个身穿紧身衣,步履稳健的俊逸少年走来。

    不是秦云霄还会是谁。

    秦云霄剑眉星目,真人投注:相貌俊逸,身材匀称,可以称得上是个翩翩美少年。

    他的目光不张扬,但也不惧怕,神情淡定从容,由内而外,透着一股自信。

    许是突破了炼体二重,让他的肌肤也变得更加白皙,一路上走来,令得不少少女侧目,叽叽喳喳,倒也为严肃的宗门添了不少生机。

    等到秦云霄来到山门,李宗佑早已察觉,剑鞘杵在地上,双手握剑柄,嘴角和眼里都有着毫不掩饰的嘲弄,盯着秦云霄。

    “哟,这不是草包秦云霄吗?”

    “怎么,你还不死心,还想私自下山?”

    秦云霄看着李宗佑,冷冷一笑。

    “三天前,你无故殴打我,这事情,要是我上报宗门,李宗佑,你自己掂量掂量后果。”

    对于秦云霄的威胁,李宗佑毫不在意,反而大笑。

    “哈哈,好大一顶帽子,看来打了你一顿,你倒是长进了不少,知道拿宗门规矩来压我。”

    “可惜啊,像你这样的废物,区区一级灵根,进了宗门一年才修炼到炼体一重,你连面见宗门长老的资格都没有!”

    “还有,你好像忘了我的话,我也好心提醒你一下,像你这样的记名弟子,是不能下山的。”

    “你懂我意思吗?啊?哈哈,就算长老知道了我打你,又如何?那也是你该打!”

    李宗佑得意的样子,简直是要上天。

    轰。

    秦云霄突然暴起,是可忍孰不可忍。

    突破了炼体二重后,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明显增加。

    秦云霄本就离李宗佑不过三米,连眨眼都不到的时间,他的手掌就狠狠甩在李宗佑脸上。

    啪!

    一道鲜血掌印出现在李宗佑脸上,李宗佑根本没有防备,他万万没想到,秦云霄这草包,居然敢对他出手。

    甚至他连闪躲都没有做到!

    “我被打了?”

    “我被秦云霄这废物打了?”

    “秦云霄突破炼体二重了。”

    一瞬之间,李宗佑脑子里掠过数个念头。

    炼体二重又怎样,我他娘的是炼体三重!

    “废物,你竟敢偷袭我!”

    李宗佑即刻拔剑出鞘,他不敢杀人,但他要挑断秦云霄的手筋脚筋,让他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喂,你们在干什么?”

    正是此时,从山门外,走来一个身穿绯红纱裙的女子。

    这女子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肤如凝脂,吹弹可破。眸若明月,映照人心。腰若素约,盈盈可握。玉腿修长,引人遐思。

    她步履优雅,出尘脱俗,音如天籁,直击灵魂。

    所谓天仙,莫过于此。

    “姜珞烟!”

    哪怕秦云霄两世为人,也不禁在心中赞叹,姜珞烟,血剑宗的大师姐,是他见过最美的女子,没有之一。

    “拜见姜师姐!”

    李宗佑,秦云霄皆是抱拳一拜。

    “你说说,你为什么拔剑对着他?”

    姜珞烟指着李宗佑。

    “启禀姜师姐,这废物只是记名弟子,想要私自下山,弟子阻拦,与他讲规矩,他不仅不听,还出手偷袭弟子,打了弟子一巴掌,弟子……”

    李宗佑说的凄楚可怜,完全是自己吃了大亏的模样。

    但他话音未落下,姜珞烟眨眨眼睛,说道。

    “哦……你被他打了,然后你想报仇对吧。”

    “正是,大师姐明察!”

    李宗佑连忙点头,还不忘拍拍马屁。

    “嘁……你真没用,炼体三重居然被人家炼体二重打了一耳光。”

    姜珞烟撅嘴,李宗佑听完,脸憋的通红,可他不敢说话。

    姜珞烟,血剑宗的大师姐,九级灵根,只不过十六岁年纪,就已经是炼体九重的修为。

    若论天资和容貌,姜珞烟无疑是血剑宗弟子心中的完美女神,这样的可人儿,又有谁不想把她娶回家。

    但姜珞烟的凶名,绝不在她的美貌之下,据说一个月前,有个药童偷了姜珞烟一粒丹药,被她当场斩首,尸体丢进了乱葬岗。

    从那以后,血剑宗暗地里就有传言,以往血剑宗失踪的弟子,多半都死在姜珞烟手上。

    “没意思,你说,你为什么要偷袭他?”

    姜珞烟见李宗佑不说话,转而问秦云霄。

    秦云霄倒也不慌,据实说道。

    “姜师姐,弟子家里传来书信,说家父重伤,弟子想要下山探望父亲,但被李宗佑拦住,弟子下山心切,这才出手偷袭,伺机下山。”

    姜珞烟边听边点头。

    “哦,原来如此。”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爹爹受伤,回家探望,你干嘛拦着人家,打你也是活该。”

    “你下山吧,这是我的手牌,给你一天时间,你回来记得还给我!”

    姜珞烟又瞪了李宗佑一眼,李宗佑瑟瑟发抖。

    秦云霄接住姜珞烟丢来的手牌,抱拳再拜。

    “多谢姜师姐,弟子明日定会回到宗门。”

    秦云霄谢过以后,走出山门,心想这姜珞烟倒是不错,并不像传言中的那样,是个杀人饮血的女魔头。

    “等等,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

    姜珞烟明眸转动,忽然大喊。

    “弟子秦云霄。”

    秦云霄再次抱拳。

    “秦云霄啊,我知道了。”

    姜珞烟挥了挥手,转身进山。

    秦云霄眉毛一抖,嘴角勾起浅笑,也转身下山去了。

    ……

    红叶城,秦家。

    “爹,这是我从血剑宗带出来的凝血丹,有活血化瘀的功效,你吃一颗。”

    秦云霄坐在床边,看到父亲秦元烈,接过凝血丹服下,面色立刻有了好转,顿时安心不少。

    从血剑宗到红叶城,也不过是一个时辰的脚力。

    秦云霄询问后,已经知晓父亲受伤的原委。

    五天前,秦元烈在城外密林发现了一头受伤的银角铁牛,于是就叫上了好友李大海和周泽福一起,把那头银角铁牛宰了。

    等到三人破开银角铁牛的两只头角,里面竟流淌出金色的汁液,这才明白,这是一头即将要进阶成金角铁牛的银角铁牛。

    金角铁牛虽然只是黄级下品的凶兽,但其汁液可以用来炼制黄级中品的丹药。

    一滴就可以卖出五十两,而父亲三人得到的汁液,足有百滴。

    五十两,足够秦云霄在血剑宗买到一份淬体液,可想而知,这汁液有多这么珍贵。

    也因此,李大海和周泽福起了歹心,两人联手分走了九十滴汁液,仅留下十滴给秦元烈。

    秦元烈不服气,就和两人打了起来,可秦元烈丹田破碎,没了修为,早已不复当年之勇。

    李大海和周泽福,都是炼体二重的武者,秦元烈又岂是他们的对手。

    秦元烈右手臂挨了几拳,骨头断了,如今过去了五天,手臂依旧红肿。

    “霄儿,人心险恶,你在血剑宗一定要多加小心,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秦元烈感叹,他虎背熊腰,虽然受了伤,眉宇间却有着一股威势,那是属于他曾经的辉煌。

    “对了,我听说只有成为血剑宗的外门弟子,才会准许下山。你虽然突破到了炼体二重,可也不是外门弟子,你怎么出来的?”

    秦元烈发问,秦云霄也不隐瞒,把山门前的事情和父亲说了一遍。

    秦元烈听完后,心中畅快,气色都好了许多。

    “打得好,这李宗佑就是李大海的小儿子!”

    秦云霄点头。

    “要是当时我知道伤爹的人就是李宗佑的父亲,孩儿下手应该再重些。”

    秦元烈不禁一愣,随后哈哈大笑。

    “哈哈,这才是我秦元烈的儿子!”

    秦云霄自然不晓得,在他说话之前,秦元烈心里还在担忧他以后怕是要面对不小的报复。

    “还有你那位姜师姐,为人倒是不拘一格,为父听过她的名声,天之娇女,据说就连梁国的太子,有将此女纳为太子妃的意向。”

    秦元烈点头,说着小道八卦。

    梁国和燕国毗邻,最近更是爆发了战事,秦云霄在血剑宗也有所耳闻。

    “爹,你这些消息都是从哪里听来的,流言不可轻信。”

    秦云霄也没想到父亲还会关心八卦,忍不住嗔了一句。

    “流言?霄儿,能从为父嘴里说出来给你听的,绝不是子虚乌有。”

    秦云霄心头一愣,回想起来。

    “爹当年也是踏足灵武境的武者,以爹的性格,确实不会乱说话,恐怕爹暗地里有我不知道的消息渠道。”

    “霄儿,你时间不多,为父有些东西要给你,你随我来。”

    秦云霄还在思忖,听到父亲的话,回过神来,然后跟着秦元烈,往卧室里走去。

    “爹要给我什么?”

    新书新苗,麻烦诸位点击一下加入书架,需要收藏和推荐浇筑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