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云霄战帝 > 第10章 强悍肉身(第一更)
    “两个时辰,他们差不多也该出来了,你们说,这一次的考核,谁能拿第一。”

    刘河领着诸多弟子在出口等待。

    “当然是李宗佑师弟,他不仅修炼到了炼体四重,且还有肖志强帮助,黄旗还不是手到擒来。”

    上官鸿开口,引得许多人大笑。

    “哈哈,没错,我弟弟的金极剑法修炼到了第四剑,就算是方严,也不是他的对手。”

    李宗耀开口。

    “师叔,你别只问他们呐,你说你觉得谁会赢?”

    姜珞烟是‘血剑郎君’的唯一弟子,刘河又是‘血剑郎君’的师弟,所以姜珞烟称他师叔。

    刘河正值壮年,鹰眉抖擞,姜珞烟的性格洒脱,他也不会觉得有所冒犯。

    “自然是李宗佑,我半年前见过他一面,于是派他守山数月,为的就是磨砺他的性子。这一批的外门弟子,能入师叔眼里的,便只有他了。”

    刘河沉稳道来,令得不少弟子点头称是。

    “珞烟,难道你觉得师叔说的不对?”

    姜珞烟眨了眨眼,灵动的模样让人心跳加速。

    “师叔说的对,不过这一次呢,考核的难度增加了,肯定会有不少死伤,只奖励第一名一部玄级下品武技作为奖励,是不是太少了呀?”

    “师叔,反正你家底深厚,不如等会儿第一名出来,你再多送点东西吧。”

    姜珞烟想到了便说,听到他的话,不论是上官鸿还是李宗耀,都是眼前一亮。

    刘河则是瞪了姜珞烟一眼,但他还是说:“珞烟说的对,到时候第一名出来,我会再给其他的奖励。”

    “大长老,弟子能不能问一下,奖励是什么啊?”

    这时候,赵婉茹开口了。

    刘河神秘一笑。

    “稍后便知。”

    “珞烟,婉茹,难道你们和李宗佑有交情?”

    面对刘河的问题,两女都是摇头。

    刘河目光一怔,其余人也都在纳闷,刘河似想到了什么,不再说话。

    ……

    “出来了!”

    “不对,不是李宗佑,那人是谁,怎么裸露着半身?”

    秦云霄拿着黄旗,出现在众人眼中,缓步而来,目光内敛,神情从容。

    看到秦云霄的时候,姜珞烟和赵婉茹笑了,夏怡目光呆滞了许久,刘河苦笑,上官鸿和李宗耀对视一眼,皆是震惊。

    “弟子秦云霄,拜见大长老,拜见诸位师兄师姐。”

    秦云霄不卑不亢,倒是让刘河高看了一眼。

    “秦云霄,居然是你,我弟弟呢?”

    李宗耀心中焦急,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说李宗佑,被我杀了,一并告诉你,和他一起的肖志强以及那十个跟班,都被我杀了。”

    秦云霄说的云淡风轻,但落在众人耳中,俨然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

    开什么玩笑,你一个炼体三重的弟子,杀了十个炼体三重的弟子,还杀了李宗佑和肖志强?

    吹牛都不带这么吹的,也不怕风大闪了腰。

    可仔细一看,秦云霄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啊!

    而且杀了这么多弟子,还承认的这么大方,这得有多大的心。

    “你胡说,我弟弟炼体四重,又修炼金极剑法,你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你究竟使了什么诡计夺得黄旗!”

    李宗耀情急之下,质问秦云霄。

    “李师弟,不得无礼。”

    上官鸿训了李宗耀一句,大长老都没说话呢。

    “秦云霄,你不得妄言,把里面发生的情况,据实说出来。”

    刘河现在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云霄摊了摊手。

    “大长老,我说的都是实话,至于李宗佑的那个金鸡剑法,上不了台面,杀鸡倒还不错。你们要是不信,就去里面看看,不过得有心里准备,可能李宗佑现在和你们想象的不一样。”

    秦云霄一句金鸡剑法,令得刘河眉头发黑,许多人想笑但都憋着。

    李宗耀刚想动身,峡谷出口又出来许多人。

    是方严和陆允昭率领的十数人,同时,他们抬着九具尸体,还有一堆残肢烂肉。

    当他们看到秦云霄的时候,纷纷躲开十几米远,脸上都是敬畏与恐惧,他们没有目睹秦云霄是如何杀李宗佑和肖志强的,可他们看到了秦云霄杀剩下的七个人。

    “宗佑!”

    李宗耀扑到那对残肢烂肉里,里面摆着一柄长剑,还有一个黑色钱袋,那是他送给李宗佑的。

    “秦云霄,你为何残害同门?”

    刘河看到这副场景,心头震动,已经有多少年,血剑宗没有出过这样的惨案了。

    但刘河没说话,说话的是上官鸿。

    “上官师兄,你也看到了,我连衣服都没穿,肖志强趁我不备,暗中在我的衣服上洒了药粉,使得那些凶兽见我就发狂,如果不是我机智,看穿了他的阴谋,恐怕死的就是我。”

    “肖志强还有那十个人,都是听从李宗佑的调遣,既然他们助纣为虐,那肯定已经想明白了,生死有命,死在我手上,那就是他们的命。”

    “至于李宗佑,真人投注:此人在血剑宗处处与我为难,二十天前就把我毒打了一顿,险些死掉,如今又设计害我,我为何不能杀他。”

    秦云霄根本不惧怕质问,也不隐瞒什么,生死有命,你想要我的命,那就得有被我收割性命的准备。

    “简直是一派胡言,肖志强为何要算计你一个炼体三重的弟子,我不知你使了什么手段,将他们杀害,但要是你以为杀人灭口,就能瞒天过海,你就大错特错了。”

    “上官鸿求大长老查明真相,还死去的弟子一个清白!”

    上官鸿摇拜,刘河眉头紧锁,目光深邃,他心中也在盘算,这件事该如何处理,只是太过于棘手,一旦处理不好,恐怕会引发血剑宗内乱。

    也就在此时,李宗耀突施冷剑。

    “秦云霄,我要你死!”

    李宗耀炼体五重的修为爆开,长剑在手,金光耀目,剑身荡出剧烈的颤音,挽剑直刺。

    “嗯?”

    秦云霄目光一紧,抬手间,掌上冒着黄芒,容不得他多想,挥掌而出。

    咔咔咔。

    精铁长剑刺到秦云霄掌上,竟一寸一寸碎裂开来,直至掌力蔓延到剑柄,李宗耀再度发力,双方各退五步。

    秦云霄一掌,不仅拍烂了长剑,还击退了李宗耀,他以炼体三重对上李宗耀,竟丝毫不弱。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走出峡谷,许多弟子都看到了这一幕,只是秦云霄身边的众人看得更清楚,更透彻。

    他的实力,绝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住手!”

    刘河怒叱一句。

    李宗耀眼睛通红,仇恨蒙了眼,但在大长老面前,他不敢放肆。

    秦云霄嘴角则是勾起嘲讽般的笑容。

    “炼体五重就只有这点本事么。”

    秦云霄还敢嘲讽李宗耀,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凶人,这才是真正的凶人。

    特别是陆允昭和方严那里,都在庆幸,自己没有阻拦秦云霄,否则惹了这样的凶人,离末日也就不远了。

    “师叔,秦云霄和李宗佑是私人恩怨,又在考核之时相遇,仇人见面,打个你死我活不是很正常吗。”

    “死几个人而已,保不住性命只能怪他们学艺不精,血剑宗上上下下,一年也要死不少人,难道师叔你还要个个去查。”

    “当年的血剑宗,可不是这样的。”

    姜珞烟说话了,许多弟子听得头皮发麻。

    然而刘河却是频频点头,直到最后,他下定了决心。

    “秦云霄,你夺得黄旗,这次考核,你是第一名。”

    “这里面是武技,虎狮七杀拳,给你。”

    秦云霄接过大长老丢来的玉简,抱拳遥拜。

    “多谢大长老。”

    随后姜珞烟又在刘河身边耳语几句,刘河眼前一亮。只见他手上凭空出现一卷画册。

    “这卷画,也送给你,你好好参悟。”

    秦云霄没想到居然还有意外的收获,同样也是收下,当他抬头时,看到姜珞烟对她眨眼睛。

    随后,刘河当着众人的面,郑重说道。

    “从今天起,血剑宗,重开鹊羽台!”

    我又来了,求收藏求推荐,帅的人已经收藏哦~~更帅的推荐都点烂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