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云霄战帝 > 第12章 秦云霄之怒!(三更完毕求收藏)
    “秦云霄,你们去哪里?”

    冷冽且略带火气的话,出自夏怡口中。

    自从秦云霄夺旗后,她可以说是彻夜难眠,思虑重重,想要和秦云霄言归于好,但她看似温柔,实则内心骄傲,不愿意先开口。

    如今好不容易放下身段,主动来找秦云霄,却看到秦云霄带着精心打扮的赵婉茹出门,自然生气。

    秦云霄听到夏怡的语气,心中不悦。

    赵婉茹没有多想,她打听过,夏怡和秦云霄是好朋友,于是开口说道。

    “夏怡姐,我们去……”

    “夏怡,我们去哪里,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

    秦云霄把赵婉茹拉到身后。

    夏怡见到此景,美眸里黑瞳紧缩,怒从心起。

    “秦云霄,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秦云霄嗤笑,要不是前身对夏怡的执念,他真的连话都不愿意和夏怡多说什么。

    但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秦云霄干脆一次把话说清楚,抹去那份执念。

    “夏怡,我怎么对你了。”

    “因为我以前对你言听计从,所以你觉得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应该照你的话去做,是么。”

    “那我告诉你,你想多了,你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秦云霄说完,拉着赵婉茹的手离开。

    夏怡看到秦云霄和赵婉茹擦身而过,心里好像有东西碎裂的声音响起,泪眼朦胧,但她的骄傲,不允许她留下眼泪。

    不是这样的,秦云霄,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一定是因为这个女人,我要打败她,让你知道,我比她优秀,我才是最好的!

    “赵婉茹,十天后,我要和你在鹊羽台一战!”

    夏怡美眸含泪,但气势惊人,她的话音落下,赵婉茹停住脚步。

    “好,我答应你!”

    ……

    红叶城,百味居。

    秦云霄回家后并没有见到父亲,应该是出门去了,所以两人直接来了百味居。

    秦云霄和赵婉茹坐在二楼,桌子上摆了十来种山珍海味。

    而赵婉茹面前,叠了四个空盘子,而秦云霄手里的筷子,还在品尝那盘粉蒸鹿肉。

    “婉茹,没看出来呀,你还是个小吃货。”

    秦云霄打趣道。

    赵婉茹已经吃了两盘烤鸭,一盘鹅肝,一盘淮山。

    原本好好的约会,就被夏怡一句话扫了兴致,她心里闷闷不乐,把食物当成了发泄。

    “云霄哥,你不许笑我,我答应夏怡的邀战,你不会不高兴吧。”

    赵婉茹停下来,问道。

    “当然不会。我跟她以前虽是朋友,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秦云霄在感情方面并没有多少经验,真人投注:前世也只是暗恋着心中的女神。

    赵婉茹能顾及秦云霄的感受,足以说明在她心中,秦云霄占了多少比重,不然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听到秦云霄这么说,赵婉茹心里美滋滋。

    “那就好,不过云霄哥,夏怡她的影舞落英剑很厉害,我的七星剑法还没全部练会,等回到血剑宗,你能不能陪我练剑。”

    赵婉茹问道,内心期待着。

    “没问题,我陪你练剑,你也帮我做点事情。”

    秦云霄答应了赵婉茹,他突破炼体四重后,按照太上斗战经的方法,熬煮肉身要开始用猛火,正需要一个人帮忙。

    “好!”

    赵婉茹想也没想就应下来。

    这时候,秦云霄的注意力被对面桌子上的两人吸引。

    一人锦衣华服,另一人长相斯文。

    “韩公子,你花了五十万两,就只为拍下这一幅画册,这画册里面究竟描绘了什么。”

    长相斯文的那人开口,眼中有着期待。

    哪怕秦云霄听到,也不由一怔,五十万两买一幅画,好大的手笔。

    被称为韩公子的那人微微一笑,接着就让店小二撤下桌上的东西,将那幅画铺开来。

    白色画卷铺开,并没有任何出奇的事情发生。

    画卷上,是用墨笔勾勒的七块石头,大小不一,形状各异。

    最大的那一块石头,呈尖锥形,只不过是倒着的石锥,占据了五分之一的版面。

    其余六块,有鹅卵石,有椭圆形的小石块,也有被凿开一个凹槽的石头,还有三块,悬在中间,都是巴掌大小的方形石块。

    “方兄,你可看出什么来?”

    韩公子故作疑问,那位方兄皱眉摇头,盯了许久也没有收获。

    “韩公子,这画平平无奇,无非就是七块石头,恐怕公子是看走了眼。”

    那位方兄看不出门道,他觉得这幅画根本不值五十万两。

    韩公子也不生气,耐心说道。

    “方兄,你可知道这幅画的来历?”

    方兄目光一凝,道:“愿闻其详。”

    “这幅画名叫七石图,乃是出自大名鼎鼎的镇东将军秦世宁之手。”

    秦世宁!

    秦云霄听到这个名字,瞳孔猛缩,那是他爷爷的名讳。

    “韩公子说的是镇东将军,莫非是二十年前,率领一万燕羽卫,镇守万原郡城,独挡梁国二十万兵马的‘神威战侯’秦世宁。”

    那位方兄说出心中疑问。

    “不错。”

    “这幅七石图,是秦将军当年在天心学宫所作。据说当时秦将军突破灵海境,徒手撕裂天外异石,顿悟天道,再凭着他强横无匹的精神力,作下此画。”

    “此画中,存有秦将军当时所修炼的擒龙手的武学感悟。”

    “所以,想要参悟此画精髓,不是用眼,而是用心,用精神力!”

    韩公子娓娓道来,那位方兄听得着迷,算是明白了七石图的神妙。

    不过那位方兄嘴角挂着苦涩。

    “韩公子,可不是谁都有你这样的天资,拥有精神力。”

    韩公子不失礼貌的一笑,道:“方兄何必自谦,韩某说了,观摩此画,用心便可。”

    “天地有‘势’,我们修炼武技就是在尝试沟通这种‘势’,为我所用。”

    “方兄你虽然修炼的不是掌法,但若长久观摩此画,必定能从其中得到感悟。”

    “所以,此画就当做是见面礼,送给方兄!”

    韩公子满面春风。

    那位方兄听到这样的话,眼底涌出狂喜,他万万没想到,韩公子居然要把七石图送给他。

    “韩公子,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那位方兄推手而拒,韩公子面色忽然变得严肃。

    “莫非方兄不把韩某当朋友,区区一幅画而已,方兄,你应该知道,五十万两对于韩某来说,算不得什么!”

    那位方兄显然是被韩公子的话打动了,以韩公子的家世,五十万两,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但就是这头牛身上掉下来的一根毛,对那位方兄来说,也重如山岳。

    那位方兄,他心动了。

    “韩公子,在下能结识公子,实在是三生有幸,公子既然这么说了,那在下便承了公子这份情!”

    方兄抱拳一拜,韩公子大笑。

    “哈哈,方兄,你我一见如故,何必这么客气,待我吩咐店小二,去买上一壶深夜冰珠,你我一醉方休……嗯?大胆狂徒。”

    韩公子陡转话音,脸色急剧变化,朝秦云霄的方向看过去。

    晚上再祝大家端午节快乐,今天的四件事一定要记得,吃粽子,看世界杯,点收藏,投推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