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云霄战帝 > 第15章 牧晴岚的惊喜!
    “慢点流,真人投注:慢点流。”

    木板上,炽热的灵气荡出来,比之第一次铺开白虎擒鸟图还要猛烈。

    秦云霄把木板当成了千年宝贝,裹了一层又一层的黑布,总算是没有灵气外溢,这才安心。

    “韩熙那幅七石图的灵气流失了七八CD能卖五十万。”

    “我这刚写的字,怎么也能卖六十万吧!”

    秦云霄实在是穷怕了,他连淬体液,铁线草,冻骨冰花甚至是拓脉丹这样的低阶丹药,都要仔仔细细的盘算以后,才去购买。

    比起韩熙那货,大手一挥就花出去五十万,然后还随手送了人,这让秦云霄十分不爽。

    不过想到韩熙在自己手底下吃了大亏,秦云霄又高兴了起来,有钱也得在我面前老老实实趴着。

    “从今天起,我也是个富人了。”

    “糟了,也不知道我这次参悟花了多久,我还答应婉茹要陪她练剑的。”

    秦云霄得瑟了一阵后,忽然想起来陪练的事情,拍了拍脑子,去隔壁弟子那里问了以后,才知道时间过去了五天。

    秦云霄汗颜,脑子里浮起赵婉茹大眼斜飞,幽怨可怜的小脸。

    “哼,我是男人,总有些身不由己的时候!”

    秦云霄正走出去,就听到一声娇喝,那声音令得秦云霄头皮发麻。

    “秦云霄,你居然躲了我这么久。”

    直到现在,血剑宗也只有姜珞烟知道秦云霄功法不俗的事情,秦云霄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就是姜珞烟。

    哪怕他身上还留着姜珞烟的手牌,可他内心里,对这个天之娇女也是排斥的。

    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姜珞烟找他,肯定是要抓他去当苦力,给她控火,帮助她炼药。

    但秦云霄早就想明白,这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炼成了要看姜珞烟的心情,心情好说不定能给他一点好处。

    可一旦出了岔子,姜珞烟又掌握了自己的秘密,谁知道这个魔女会不会把他给炼了。

    “姜师姐,秦云霄还有要事在身,等我事情做完,一定去姜师姐府上拜访!”

    秦云霄说完,运足灵气,如同离弦的箭,嗖的跑了。

    气得姜珞烟直跺脚。

    “你这坏家伙,还敢跑!”

    姜珞烟娇躯上灵气流转,追了上去。

    秦云霄看到姜珞烟在身后紧追,心道不妙,立刻把速度提了上去。

    “坏家伙,我就是让你帮我炼丹,又不是要你的命,你今天休想逃走。”

    姜珞烟并没有施展全力,但很快就迫近秦云霄,清脆的声线在秦云霄脑中想起。

    “师姐,就算是要帮你炼丹,也得让我把事情办完,我的事情很紧急。”

    秦云霄故意急停,姜珞烟也跟着急停,待秦云霄说完,他又跑了。

    “哼,你想骗我,坏家伙,我才不会信你,我就跟着你,看看你能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姜珞烟一直紧跟秦云霄,也不拦他。

    “不信甩不掉你。”

    秦云霄十五条经脉共振,天地灵气骤然一凝,瞬息之间,秦云霄爆发出可怕的速度,一个呼吸就冲出去上百米。

    姜珞烟美眸里眼波荡漾,长长的睫毛眨动,甚是好看。

    “咦……这坏家伙,怎么突然跑这么快!”

    “难道那幅白虎擒鸟图,他参悟成功了?”

    姜珞烟并不知道秦云霄刚刚顿悟,而且持续了五天,否则就算是她,也会惊的合不拢嘴。

    姜珞烟的修为已经攀登到了炼体九重巅峰,只需一颗筑基丹就能突破灵海境。

    随着她体内灵力涌动,展现惊人的速度,两个呼吸以后,再次迫近秦云霄。

    “咯咯……秦云霄坏家伙,我又追上来了,你还有什么招数,都使出来吧。”

    姜珞烟笑靥如花,他们俩在宗门内疾驰,不少弟子看见了这一幕,纷纷避让,唯恐波及自己。

    最近宗门内腥风血雨,鹊羽台上每天都会死人,但最为惊人的一战,就是出自姜珞烟。

    那天有个内门弟子突破到炼体九重,在鹊羽台上邀战姜珞烟,哪知姜珞烟轻描淡写的一剑就把那名弟子砍成两截。

    虽然说有执法堂的存在,除了鹊羽台,其他区域都不得杀人,否则就要遭到执法堂的惩罚。

    但明眼人都清楚,姜珞烟是特权弟子,连大长老都要听她的意思,执法堂哪里敢处罚她。

    大部分人都对秦云霄抱以同情且哀叹。

    秦云霄知道姜珞烟铁了心,干脆放慢了速度,但跑了这么久,很快就到了血剑宗的武道场。

    “婉茹妹子!”

    这里是秦云霄和赵婉茹约定的地方,秦云霄一眼就看到了赵婉茹。

    赵婉茹见到秦云霄,也高兴的朝他跑了过来,不过转眼,她就露出幽怨的样子,大眼斜飞,和秦云霄料想的一点不差。

    “哼,云霄哥,你怎么今天才来!”

    其实赵婉茹早就偷偷去秦云霄院子里看过,当时她察觉秦云霄屋子里灵气逼人,知道秦云霄在闭关,就没打搅。

    不过她少女情怀,且面子薄,不会说出来。

    “我参悟大长老送的那幅画卷,入定太深,刚刚才出关。”

    “婉茹啊,你别嘟嘴,我也是身不由己……你别看姜师姐,不是你想的那样。”

    秦云霄察觉赵婉茹把目光转向姜珞烟,小嘴嘟的老高,便以为赵婉茹误会,他放鸽子是因为姜珞烟。

    “好啊,秦云霄,你说的紧急事情,就是来勾搭师妹。”

    姜珞烟高高在上,从她嘴里说出勾搭两个字,哪怕秦云霄听了也是心脏猛跳。

    赵婉茹更是脸颊泛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秦云霄心想自己堂堂七尺男儿,岂能被姜珞烟唬住了,他黑瞳凝威,散出凶光。

    “姜师姐,你要跟着我,我没意见,但我早在五天前就答应了婉茹陪她练剑,还请师姐自重。”

    赵婉茹极少和姜珞烟接触,但姜珞烟的手段她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姜珞烟和秦云霄还有瓜葛,而且看起来瓜葛还不小。

    “呵呵……练剑。”

    “反正我不管,你今天一定要跟我走,不对,是现在,马上!”

    姜珞烟有些生气,语气冰冷。

    “云霄哥,你答应陪我练剑的……”

    赵婉茹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听到姜珞烟要带秦云霄走,立刻抓着秦云霄的衣角说道。

    “你……秦云霄,你快说你跟谁去,是要跟她练剑,还是要跟我去炼丹!”

    姜珞烟怒气上来了,姜珞烟都没发现,自己竟然会把决定权交给别人,而且还是一个修为只有炼体四重的坏家伙!

    武道场里有许多弟子在修炼武技,虽然没有靠近,但也就是六七米之外,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

    “这可是姜师姐啊,居然还有人敢忤逆姜师姐,那个弟子是个猛人啊。”

    “我草,那不是秦云霄吗,他什么时候突破到了炼体四重。”

    “秦云霄是谁,算了,不用问了,他敢违抗姜师姐的意思,肯定活不久了。”

    “你们傻了么,姜师姐哪里有要杀他的意思,分明就是因为吃醋,这是在抢男人!”

    “你特么找死啊,这种话也敢说,让姜师姐听到,非得一剑把你砍了,不过那个秦云霄谁认识,帮我引荐一下,他勾搭美女的本事也太厉害了,我要拜师。”

    “你们猜,那个秦云霄会跟谁走,是姜师姐,还是赵婉茹。”

    “这哪里还用猜,肯定是跟姜师姐走啊。”

    “没错。”

    秦云霄不知道此时自己已经成了红人,面对这样的状况,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

    他虽然不待见姜珞烟,但姜珞烟的确对他不错,这是事实。

    赵婉茹这里也是,虽然说鸽子已经放了,可毕竟还是答应过人家。

    鬼使神差,秦云霄忽然间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他朝姜珞烟走过去,赵婉茹大眼水波涌现,泪眼楚楚,姜珞烟嘴角勾起笑容。

    “你看,我说了,他肯定会跟姜师姐走!”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秦云霄走到姜珞烟身旁,在姜珞烟耳边轻轻说道。

    “姜师姐,你喊我坏家伙,那我就坏给你看咯。”

    接着所有人眼珠子瞪的滚圆,嘴巴张的像脸盆大,看到秦云霄抬起手,目标,分明就是姜珞烟翘挺的臀部。

    “我我我我我我草!”

    “他他他……他敢打姜师姐!”

    “凶人,这是个绝世凶人,打下去,快打下去!”

    包括赵婉茹,姜珞烟,都是美眸大睁,呼吸凝滞。

    秦云霄的手,牵动着所有人的心,缓缓的,往下拍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