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云霄战帝 > 第17章 道图顿悟!
    “秦云霄,你……你的功法很特别。”

    姜珞烟的话,令得秦云霄身体骤然止住。

    秦云霄当然不知道姜珞烟内心的本意不是说这些,但姜珞烟既然提了此事,秦云霄就得有个说法。

    而且秦云霄为人,你敬我我就敬你,对朋友更是如此,他内心已经把姜珞烟当成了朋友。

    “姜师姐,我修炼的功法是我爷爷留下来的,我也是上个月才开始修炼,确实非同一般,但具体的品阶我也不好明说。”

    秦云霄想好了说法,亦真亦假。

    姜珞烟点点头,秦云霄的说法她是能理解的。

    “能改变体内灵气属性的功法,至少也是地阶,你放心,你功法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

    “你爷爷能留下这么厉害的功法,想必应该不是无名之辈吧。”

    面对姜珞烟的提问,秦云霄也没有隐瞒。

    “我爷爷是秦世宁。”

    姜珞烟眼瞳里闪过惊讶。

    “‘神威战候’秦世宁,你是清河郡秦家的人,那你怎么会拜入血剑宗?”

    清河郡秦家,是整个清河郡最顶尖的家族,乃是封侯之家。

    秦家的势力比起血剑宗来,肯定是只强不弱,所以姜珞烟才更加疑惑。

    “姜师姐,我和我父亲十年前离开秦家,在红叶城栖居。”

    秦云霄没有继续说下去,姜珞烟也没有追问下去。

    姜珞烟知道秦云霄只是一级灵根,要不是有他爷爷留下的功法,恐怕秦云霄现在还是在血剑宗底层挣扎。

    连在血剑宗都是如此,更何况在秦家。

    想到这里,姜珞烟忽然眼眶泛红,潸然泪下,秦云霄虽苦,但还有个家,而她却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

    “姜师姐,你怎么了?”

    姜珞烟楚楚可怜,秦云霄没有料到,姜珞烟居然还有这样的姿态。

    但姜珞烟仅仅留下了两滴眼泪,就立刻止住,娇喝道。

    “哼……你怎么还不走,你快点走,还有,忘掉刚才的事情。”

    秦云霄被姜珞烟赶了出来,还挥着粉拳要挟他忘掉流泪的事情,秦云霄只当姜珞烟善变,在心里吐槽女人心海底针。

    ……

    “云霄哥!”

    秦云霄的小屋外,赵婉茹亭亭玉立。

    “婉茹,跟我进去吧。”

    秦云霄示意赵婉茹跟他进屋。

    赵婉茹咬住下唇,内心隐隐期待着,同时也很紧张,这月黑风高的夜晚,进了秦云霄的屋子以后,会发生什么。

    “嗯?”

    此时,有一道黑影自黑暗中飞来,落在秦云霄身前。

    “黑鹊羽!”

    赵婉茹惊呼。

    这是一根黑色的鹊羽,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黑白鹊羽也是最近血剑宗的热词。

    黑鹊羽来自鹊羽台,相当于战书。

    一旦有弟子想要在鹊羽台上挑战另一名弟子,以血为引,鹊羽台上就会飞出一根鹊羽,落到被挑战人的手上。

    鹊羽有黑白两色。

    白鹊羽,意味着挑战只是切磋,不是生死战。

    黑鹊羽,则代表着发起了生死战,不死不休!

    “秦云霄,五天后,鹊羽台上,我要与你一决生死!”

    这是李宗耀的声音。

    他向秦云霄发起了生死战邀约。

    按照规矩,黑鹊羽之约,秦云霄是被挑战,可以拒绝。

    每个外门弟子每个月只能拒绝两次黑鹊羽,一旦第三次被邀战,必须应战。

    每个弟子,每月有五次发起生死挑战的机会,但一个月内不可对同一名弟子重复挑战。

    秦云霄收下了黑鹊羽,他当然不会避战。

    李宗耀想杀他,到时候他会在鹊羽台上亲手了结此人。

    “云霄哥,李宗耀恐怕是做了完全的准备,你要小心。”

    赵婉茹提醒道。

    “他死定了。”

    秦云霄淡然开口,赵婉茹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她进入秦云霄屋子里,真人投注:看到搭在火炉上的浴桶,秦云霄将其中盛满水,倒进去十滴淬体液,等到火起,秦云霄又将铁线草和冻骨冰花加入其中。

    “婉茹,你先转过身去。”

    赵婉茹俏脸殷红,转身后听到秦云霄窸窸窣窣的声音,知道秦云霄是在脱衣服。

    “难道云霄哥打算让我和他一起到浴桶里……淬体?”

    想到这里,赵婉茹连耳根都红透了,她是属于那种一心拴在秦云霄身上的心思,要是秦云霄真的这么说了,她绝对不会犹豫。

    扑通。

    听到秦云霄进了浴桶后,赵婉茹那双修长的玉腿忍不住颤动。

    “婉茹,你可以转身了,等会儿你听我指挥,帮我控一下火。”

    “啊?控火?”

    赵婉茹目瞪口呆,夜半三更,秦云霄喊她来,就是帮忙控火!

    “我我我,我想掐死你!”

    赵婉茹大眼横飞,黑瞳咕噜噜打转,红唇嘟起来,俏脸上尽是埋怨,心里头已经把秦云霄暴揍了一万遍。

    “哦!”

    不甘不愿的应了一声。

    秦云霄心想这妮子怎么突然之间变脸了。

    女人真的太善变了。

    “加大一点!”

    “是这样吗?”

    “嘶……婉茹,火太大了,你慢点,不要闹。”

    “好啦,我知道了,不过云霄哥,你这样炼体,真的不疼吗,扛得住吗?”

    “没什么感觉。”

    “哦,难怪我哥说你是怪物,要是他跳进去,肯定要被煮熟,不如改天也让他试试。”

    “不要胡说,你哥听到你要煮他,说不定会打你。”

    秦云霄精神何其强大,早就能一心两用,一方面在运转太上斗战经吸收药液,另一方面还能和赵婉茹交谈,打听许多事情。

    “他敢!不过我哥煮出来肯定不好吃,云霄哥,我听说凌岳宗有一头玄级凶兽龙角虎,拥有一丝白虎和蛟龙血脉,煮出来一定好吃。”

    “婉茹,你真的是吃货,不过你这个主意不错,龙角虎全身是宝,吃起来肯定很香。”

    “云霄哥,毒雾山里还有一只黄金蛟龙呢,流淌出来的血都是金色的,这是纯种的蛟龙,比龙角虎好吃。”

    “是吗?黄金蛟龙,说不定吃了蛟龙肉,喝了蛟龙血,我就变成了真龙体质。”

    “有这个可能,我听说太古时代,武者都没有灵根,但他们都是灵体,整个身体就像是一个大号的灵根,完美无瑕,随时吸收灵气提升修为。不管是凶兽还是圣兽,神兽,下场都是盘中餐。”

    ……

    接下来四天,秦云霄白天和赵婉茹练剑,他也趁机熟悉虎狮七杀拳。

    夜晚,赵婉茹帮秦云霄控火淬体,和秦云霄无所不谈,堪称交心。

    赵婉茹来自徐州城,赵家控制着徐州城的丹药,灵兵生意,城外有五座矿脉,十个药园。

    清河郡内,有着十八座徐州城大小的城市,都有灵武五重以上的强者驻守,红叶城与之比较,那不是一个档次。

    只不过赵婉茹和赵阳都是旁系弟子,在徐家地位不高,才来到血剑宗。

    而血剑宗控制的三百里范围,有两座和徐州城大小的城池,一南一北,分别是南边的晋阳城和北边的渝州城。

    依照赵婉茹的推测,那天在百味居遇见的韩熙就是来自晋阳城韩家。

    四天下来,秦云霄体内的经脉也开辟到了第十八条,修为达到了炼体四重巅峰,只差临门一角,就能突破到炼体五重。

    ……

    第五天,秦云霄和赵婉茹碰面后,同行的还有赵阳,三人一起前往鹊羽台。

    大家记得点击收藏,就是加入书架,每一个收藏都很重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