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云霄战帝 > 第18章 血腥外门!
    鹊羽台,位于血剑山西部山腰。

    传闻当年天降一根巨大鹊羽,一百丈长,五十丈宽,遮天蔽日,砸进血剑山,稳固在山腰,形成了鹊羽台。

    后来‘血剑郎君’命人在鹊羽台四周搭建了看台,将鹊羽台作为擂台,解决弟子间的恩怨。

    鹊羽台通体幽蓝,哪怕经过许多年的血汗浸染,依旧保持着神秘的色彩。

    自从执法堂出现以后,宗门其他地方很难再看到打斗,想要观战,只能来鹊羽台。

    这里每天都有数千人流,有外门弟子,也有内门弟子,甚至有时候,还会出现灵武境的长老。

    “崔宇!”

    上官鸿身旁,李宗耀跟随,看到不远处一名白衣青年后,上官鸿眉头微皱。

    内门弟子里,上官鸿的枪和崔宇的刀齐名。

    崔宇神态慵懒,伏在看台栏杆上,修为内敛,给人不温不火的感觉。

    崔宇自然瞥见了上官鸿,朝着他吹口哨,声音奇大,引来关注。

    上官鸿走过去,开口道。

    “崔宇,你不是外出执行任务去了么。”

    “啧啧。上官鸿,你没事打听我的行踪,不安好心,难怪我总是感觉脊背发凉,原来是被你惦记上了。”

    “呿。我是担心你死在渝州城,坏了宗门大事。”

    “嘿嘿。那真是让你失望了,我崔宇出马,手到擒来。怎么样,上官鸿,有没有兴趣比试比试。”

    “没兴趣。”

    上官鸿挥袖离开,他们不是一路人,崔宇知道上官鸿不会跟他动手,不过是想找找乐子。

    崔宇慵懒的目光扫过看台,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

    “樊燕。”

    “王一山。”

    “黎青。”

    “唐锋。”

    “贺天鸣。”

    这些通通都是炼体八重以上的内门弟子。

    待到他把目光收回来,察觉身旁多了两男一女。

    “云霄哥,你觉得我能赢吗。”

    赵婉茹也是第一次登鹊羽台,内心有点紧张。

    “没问题的,你已经快要练出剑芒,要相信自己。”

    秦云霄拍了拍赵婉茹的肩膀。

    赵婉茹的紧张也在秦云霄的鼓励下消减。

    “妹妹,你这就不对了,为什么不问我,我才是你亲哥。”

    赵阳抓狂,赵婉茹娇哼了一声,将他无视。

    这时候,远端看台,一条紫衣身影跳跃出来,下坠了十数米后,进入鹊羽台。

    “赵婉茹!”

    紫衣身影正是夏怡,她把手上的白鹊羽抛出去,赵婉茹这里即刻亮起白色光芒。

    赵婉茹脚尖点到栏杆上,一个翻腾去到鹊羽台,站在夏怡对面。

    哗。

    她们两人的对决,引起轩然大波,是场中的焦点,万众瞩目。

    “原来传言是真的,夏怡和赵婉茹居然在鹊羽要在台上打起来。”

    “这可是十年难得一见的好戏,只有在梦里出现过,没想到成了真。”

    “血剑宗本来就狼多肉少,她们两人都是一等一的姿色,幸亏只是切磋战,否则要是生死战,她们谁死,我都会心疼。”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有机会俘获芳心,不论夏怡是输是赢,我都要向她表白。”

    “原来血剑宗还有这等美女存在,真人投注:这两个我都要了。”

    ……

    “赵婉茹,我不知道你在秦云霄身上使了什么狐媚功夫,令他鬼迷心窍,但今天,在我的剑下,你的阴谋都将化为乌有。”

    夏怡手上,软剑出鞘,颤出剑音。

    赵婉茹同样也拔剑出鞘,她所持是一柄三尺长的灵剑,乃是灵兵,银光灿灿。

    “夏怡,我和云霄哥坦坦荡荡,你简直是胡搅蛮缠,我不知道你的骄傲从何而来,你有什么资格在秦云霄哥面前指手划脚。”

    “贱人,你在我和秦云霄面前横插一脚,居然还有脸说坦坦荡荡,等我打败你,他就会明白,谁才是真正对他好。”

    “我看你才是鬼迷心窍,看剑!”

    赵婉茹的火气上来了,长剑挽动,光华闪耀,脚尖踩着七星步伐,先声夺人。

    “剑指星辰!”

    赵婉茹身体滑行,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夏怡,夏怡早有准备,体内经脉震动,灵气涌动,手中软剑抖动,犹如长蛇蜿蜒,迎上赵婉茹这一剑。

    “叮!”

    只见夏怡手中软剑受力而直,剑尖上,四千斤的力道倾泻出去,如同针尖对麦芒,和赵婉茹的银色剑尖相撞,擦出点点火星,金属颤音响彻鹊羽台。

    赵婉茹所修炼的七星剑法是黄级上品武技,而夏怡修炼的影舞落英剑也是黄级上品,但在力量上,似乎是赵婉茹略胜一筹。

    一击过后,夏怡脚尖点地,躯体倒飞。

    “星辰闪耀!”

    赵婉茹乘胜追击,银剑舞动,腾跃而去,空中掀起剧烈的剑风,嘤嘤作响。

    “叮叮叮。”

    短短的几个呼吸,两女手中兵器交锋数次,碰撞出剧烈的火花,而随着夏怡再次落地,她忽然展开反击。

    “你以为这样就想赢我吗!”

    “剑若影动!”

    夏怡回身挽剑斩下,赵婉茹大惊,连忙横剑阻挡,但夏怡出剑有着奇异的规律。

    剑若影动,影,指的是夏怡先前踏过的身位,她手里软剑每一次斩下,都是循着这规律。

    “哧。”

    赵婉茹被夏怡软剑刺中左手,飙起血光,但赵婉茹也曾在深山历练,血腥味没有令她胆怯,反而是大眼里闪过光芒,捕捉到夏怡出剑的规律。

    “雕虫小技!”

    又是接连五次的格挡,赵婉茹拦下了夏怡的反击。

    “落英缤纷。”

    夏怡从柔软的鹊羽台上拔地而起,紫色身影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手里软剑自上而下,向赵婉茹的肩膀抹去。

    “剑落长河。”

    青色身影同样蹿起,两人展开了凶险的拼杀,这都是致命的杀招。

    两人都灌注了全身的灵气,引得空中剑音不断,剑与剑的对拼,自上而下划出一条条长长的火线,那是剧烈摩擦后产生的火花,在青紫两条身影之间升起。

    赵婉茹率先着地,嘴角渗着血,左肩又被刺破了皮,刚才短暂的瞬间,令她受伤。

    夏怡也被赵婉茹刺伤,她的伤势是在胸前,赵婉茹手里的灵剑比她的软剑更珍贵,她伤赵婉茹的时候,被灵剑上的刃气洞穿了一个血洞。

    “倘若我有灵兵,她已经败了!”

    夏怡落地后,退后数步,短暂失神,她内心极度不忿,这是一场不公平的较量。

    可她哪里晓得,赵婉茹根本没有尽全力。

    这是秦云霄告诉赵婉茹的,任何实力均衡的对决,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要留后手。

    当初她和秦云霄在山中历练,对战黑魔熊,秦云霄屡次被黑魔熊击退,看起来很狼狈,实际上是秦云霄没有尽全力,直到有了赵阳的掠阵,秦云霄才放手一搏。

    这是经历过厮杀才有的经验,是从生死中领悟的。

    “泠泠。”

    赵婉茹摸透了夏怡的实力,她决定不再留手。

    只见得高挑身姿下,青衣鼓荡,衣角无风自动,银剑抖出炽烈气息,赵婉茹娇躯上有着丝丝光芒游弋,顺着她的功法运行,传递到剑身上。

    这是一往无前的一剑,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七星剑法,耀剑斩七星!

    夏怡瞳孔急骤收缩,赵婉茹这一剑,太快了,快到她还没有抬手,剑已经斩过来。

    “砰。”

    夏怡头上的发髻被刺破,赵婉茹把致死的一剑上移到了她头顶,接着一掌拍向她肩膀,在五千斤距离的拍击下,夏怡嘴里喷出鲜血。

    在空中翻转了数次,而后夏怡摔落在地,发丝披散,气息紊乱,再抬头,银剑直直抵着她的喉咙。

    “不可能,我怎么会输给你,不可能!”

    “是因为灵兵,一定是因为灵兵!”

    夏怡目光涣散,不肯相信战败的事实。

    “夏怡,你的骄傲,就是用如此拙劣的借口欺骗自己吗!”

    “难怪云霄哥不待见你,你这样的人,自以为是。认为自己有点姿色,就想掌控别人的命运。”

    “要不是看在云霄哥的份上,我今天一定会废了你,你,自己滚吧!”

    赵婉茹收剑,她的话如同惊雷炸响在夏怡脑子里。

    她的骄傲,在这一刻被击的粉碎。

    是签约状态啦,大家记得要收藏哦,收藏收藏!还有推荐打赏什么的,虽然我身板受,但我都扛得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