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云霄战帝 > 第19章 黑陨剑
    夏怡黯然离场,临走前,她复杂的看了秦云霄一眼。

    但秦云霄的眼神,平静,毫无波澜,如同一汪静谧的水。

    夏怡甚至不明白,她是什么时候,错过了秦云霄,这样的错过,没有给她任何反转的余地。

    直到离开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来。

    秦云霄好像和姜珞烟有交集,帮姜珞烟炼药,还能请动姜珞烟陪赵婉茹练剑,他最近的变化,恐怕是多半是因为姜珞烟。

    ……

    “婉茹,最后一剑很厉害!”

    秦云霄夸奖赵婉茹。

    赵阳拿了一粒凝血丹给赵婉茹服下,才和秦云霄交谈起来。

    “有点意思,想不到外门比内门还热闹。”

    崔宇看到赵阳和赵婉茹对秦云霄的态度,就明白秦云霄在他们心里的地位。

    “一个炼体四重的弟子,真人投注:竟让两个炼体五重的美女大打出手,还有赵阳对他也很尊敬,这个秦云霄,又是什么来历。”

    崔宇眯着眼,慵懒伸手,打了个呵欠。

    崔宇往秦云霄身旁走过,两人的肩膀撞到一起。

    “砰。”

    沉闷声响传出,崔宇一怔。

    这家伙的身体,好强!

    秦云霄先前用精神力查探崔宇,崔宇自然是有所察觉的,不过他也不怒,刚才这一撞就是回应。

    “这位师兄,是要离开?”

    秦云霄主动出声。

    “没有好戏看了,当然要走。”

    崔宇耸了耸肩膀。

    “那可未必。”

    秦云霄说完,他身上就亮起黑光,黑鹊羽从他怀里飞出去。

    “你看,好戏来了,在下秦云霄,不知师兄如何称呼。”

    崔宇眼中闪过亮光,笑道。

    “崔宇。不过你确定是好戏么,要是不好看,浪费了我的时间,后果你得掂量掂量。”

    秦云霄嘴角也勾起笑容。

    “不好看,那我请崔师兄喝酒,但要是好看的话,师兄你就得破费了。一壶深海冰珠,意下如何?”

    深海冰珠,秦云霄所说的是一种酒,来自遥远的东海岸,只有在山河楼才能买到,价格不菲,一壶高达三十万。

    “哈哈,秦师弟,你我初次相识,你就跟我打这么大的赌,就不怕输到底裤都不剩吗!”

    秦云霄这时候指着李宗耀,在崔宇耳边低语几句,崔宇表情变化急剧,思忖片刻后,说道。

    “你当真要这么赌?”

    秦云霄点点头。

    “好!那我就看看,秦师弟你会带我多少惊喜。”

    崔宇应了下来,赵阳和赵婉茹两人皆是摸不着头脑,秦云霄到底和崔宇赌什么?

    而且两人赌的很大,涉及三十万两银子。

    两个素未谋面的人,互不熟悉,如此豪赌,完全没有见证,难道互相都不怕对方赌输了以后赖账吗?

    这是一次试探,也是一次契机。

    ……

    许多弟子都还在议论上一场战斗。

    “赵婉茹名不见经传,此战之前,我还不知道外门有一个经验十足的美女弟子。”

    “她最后一剑惊才绝艳,给我的感觉像是要凝聚出剑芒,这是一块璞玉,值得雕琢。”

    “大约你们还不知道,赵婉茹曾经经过了姜珞烟师姐的调教,这是闻所未闻的事情,我只听说姜珞烟师姐杀人,从没听说过她还会教人。”

    “的确如此,那天在武道场,姜师姐亲自调教了赵婉茹一个时辰,据说两人亲密无间,形同姐妹。”

    “你们大概不知道内情,听我说,当时姜师姐追逐一个名叫秦云霄的外门弟子,好像是要秦云霄帮她炼药,可秦云霄竟然为了赵婉茹拒绝了姜师姐。姜师姐一气之下想要杀了赵婉茹,但被秦云霄镇住,那位秦云霄也是猛人,当时他出手要打姜师姐,好在姜师姐及时认错,秦云霄才饶了他。但也是因此,姜师姐才答应教导赵婉茹。”

    “不错,那天我也在场,姜师姐原本和赵婉茹针锋相对,可因为秦云霄,两人居然变成了姐妹,这不是天方夜谭,这是事实,你们知道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吗。”

    “说明她们两人可能都被秦云霄收入后宫!”

    哗。

    众弟子面面相觑,皆是闭口不谈,凡是涉及姜珞烟的事情,没人敢胡说。

    刚才那位弟子说的话,或许有出入,但应该八九不离十。

    要是这些话被姜珞烟或者秦云霄听到,肯定要惊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以姜珞烟的性子,肯定会大开杀戒,甚至有可能和秦云霄联手,制裁造谣者。

    “秦云霄!”

    正是此时,鹊羽台上的李宗耀大呼一句。

    听到秦云霄的名字,许多原本准备要离开的弟子,骤然止住脚步。

    秦云霄?

    这不就是那个猛人吗?

    只看到秦云霄潇洒的在栏杆上一点,双手背负,英姿卓卓。

    看台上爆发出热烈的气氛,有女弟子看到秦云霄英俊的长相,不禁尖叫,男弟子听闻秦云霄降服姜珞烟,猜想此人可能有大背景大来头,否则他炼体四重,姜珞烟凭什么听他的。

    当然也有许多失望的弟子,对刚才说出流言的人恶语相向,区区一个炼体四重的弟子,竟然被他们吹成了绝世猛人,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嘘。

    这样的弟子显然占了大多数,他们发出嘘声,有人还凝聚灵气,大喊出声。

    “哗众取宠的渣渣,区区炼体四重,秦云霄,你还是滚出去吧。”

    “没错,血剑宗不需要你这样的小白脸,死皮赖脸攀上姜师姐就算了,竟然还敢造谣。”

    “你有什么资格来鹊羽台,快滚吧,简直是耽误大家的时间。”

    “没错,血剑宗不养废物,执法堂为什么不制裁他,他造谣生事,扰乱秩序,论罪当诛。”

    “李宗耀,杀了这无知小儿!”

    越来越多的谩骂声从看台上传出来,赵婉茹听到这样的恶语,气得直跺脚,跳起两丈高。

    “你们胡说什么,我不许你们侮辱云霄哥!”

    “那个谁,就是你,我要挑战你,生死战,你瞪什么瞪!”

    若非一旁赵阳拉着,赵婉茹说不定当场就和十几米外的那个弟子大打出手。

    崔宇依旧是一副慵懒的样子,趴在栏杆上,他是局外人,只负责看戏,虽然和秦云霄对赌,但那只是调剂。

    “秦云霄,你听到了吗,血剑宗容不得你这样的废物,我今天要亲手制裁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奸险小人,替我弟弟报仇。”

    李宗耀为了今天的决战,特意去请人打造了一柄灵兵,所以才拖延到了今天。

    他做了万全的准备,秦云霄绝不可能依靠肉身打碎他这柄玄铁剑,今天就是秦云霄的死期。

    普通兵器,灵兵,道兵,神兵。

    这是兵器的分阶,灵兵及以上,都分九阶。

    “我的命就在这里,你要是有本事,就来拿走。”

    秦云霄不惊不怒,不喜不悲,任何流言都撼动不了他的心。

    李宗耀嗤笑。

    “看来你是知道死期已到,不做垂死挣扎,可惜我不会让你死的很痛快,我要把剁成肉酱,喂猪喂狗,方能泄我心头之恨!”

    李宗耀突施冷剑,他说话极慢,但在说完的瞬间,身子骤然冲出去,好似一阵风吹过来,剑锋所向,转眼间就到了秦云霄的脖子上。

    赵阳是见过秦云霄凶残暴戾一面的,可这才过了多久,秦云霄这位凶人,出手的时候比之当初,简直是暴躁了十倍百倍。

    凶人秦云霄,在李宗耀剑锋抹向他脖子的时候,出手了!

    平缓的话语传入李宗耀的耳中。

    “比起肉酱来,狗,更喜欢吃骨头。”

    我来了,记得收藏收藏收哦!!!阿根廷凉凉,0-3很有东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