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云霄战帝 > 第26章 炼体五重
    “为什么拿不回来?”

    上官鸿,黎青,崔宇纷纷惊叱。

    “关长老,难道韩风还敢忤逆我们血剑宗不成!”

    黎青继续发问。

    关兆离站起身来,踱步轻语。

    “韩风自然不敢忤逆血剑宗,方哲浩,我且问你,韩风可曾告诉你,用什么方法驱散毒雾!”

    方哲浩也不慌张,平静说道。

    “回长老,韩风说他曾派人深入矿脉,发现了毒雾的源头,只需要另外开辟一条通道,将毒雾改变方向,毒雾就不会影响灵石矿脉,而且他们已经在着手开辟通道。”

    关兆离点点头。

    “我们的人如果接手灵石矿脉,一来不清楚里面的情形,二来在毒雾内开辟通道,至少得是炼体八重以上的弟子,要消耗太多人力,韩风此举,倒也是为我血剑宗着想。”

    “方哲浩,我再问你,韩风可曾什么其他的要求。”

    方哲浩摇摇头。

    “关长老,韩风并没有其他要求。”

    关兆离扫视诸人,道:“你们都听到了吧。”

    上官鸿和身后弟子交头接耳,黎青长出了一口气,崔宇这里,脸色也不太好看。

    秦云霄走到崔宇身旁,轻声问道:“崔师兄,你真的想拿到这次任务吗?”

    “云霄,可能你不清楚这里面的门道,我们去韩家取回矿脉,除了能得到宗门赏赐,在外所得,都归我们私有。”

    崔宇这么解释,秦云霄就明白了,宗门的目的只是拿回矿脉,至于弟子私下里能捞到多少好处,全凭各自本事。

    “云霄,难道你有办法?”

    崔宇问道。

    秦云霄嘴角勾起笑容,道:“说不定是个办法。”

    接着他出列,抱拳道。

    “关长老,弟子秦云霄,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方哲浩看到秦云霄,原本平静的目中,陡然闪过凶光。

    “你就是秦云霄,要是和韩家矿脉的事情有关,你就直说。”

    关兆离瞥了一眼秦云霄,他对秦云霄在鹊羽台的事迹,也有所耳闻。

    “大概在二十多天以前,弟子曾见到,方哲浩和韩熙有过很密切的来往。”

    “秦云霄,你血口喷人,竟敢诬陷我!”

    方哲浩突然暴起,面色狰狞。

    关兆离蹙眉。

    黎青见方哲浩的表现,立刻质问道:“崔宇,你就是这么管教手下的吗?”

    “黎青,你何不听云霄把话说完。”

    崔宇知道秦云霄不是无的放矢之人,根本不慌。

    秦云霄接着说道:“那天是在红叶城百味居,韩熙和方哲浩同坐一桌,韩熙还送了一幅七石道图给方哲浩,除了我以外,婉茹也在场。”

    赵婉茹站出来,道:“没错,关长老,当天弟子也在场。”

    “关长老,黎师兄,绝无此事,他们联合起来诬陷我,我根本没见过什么七石道图,我和韩熙见面也是因为矿脉的事情,请关长老明察。”

    方哲浩当即跪地解释。

    “你和韩熙在红叶城见面,不错嘛,韩熙大老远从晋阳城跑到红叶城,就是为了跟你商量矿脉的事情。”

    崔宇肯定相信秦云霄,嘲讽道。

    黎青绝不相信方哲浩会出卖他,站出来反驳崔宇。

    “崔宇,韩熙是韩家嫡子,他来红叶城和方哲浩商量矿脉的事情,有何不可,反倒是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方哲浩收了韩熙的东西!”

    几乎没人注意,崔宇这边,赵阳消失不见了。

    这时候关兆离开口。

    “方哲浩,你且起来,我现在问你,你当真没有收韩熙的东西?”

    方哲浩心底嫉恨秦云霄,他不肯起身,神情也十分愤慨。

    “关长老,绝无此事!”

    “秦云霄和赵婉茹如此诬陷弟子,毁我清白,求长老给弟子做主。”

    这时候,谢晨出来说话了,逮到机会,岂能不报仇。

    “关长老,秦云霄无事生非,想要陷害同门,这是杀人诛心之举,绝不能轻饶。”

    关兆离目光冰冷,散出灵海境修为,强大的威压施加过来,秦云霄连退数步后,方才稳住,但背后早已汗湿。

    “嗯?”

    关兆离没想到秦云霄居然抗住了,换做其他任何炼体五重的弟子,真人投注:肯定要跪下去。

    “秦云霄,你口说无凭,以后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胡说,但念在你是初犯,你向方哲浩道歉,此事就算揭过。”

    崔宇也皱眉,秦云霄今天怎么如此冲动,他原本还以为,秦云霄有十足的把握,但他肯定会护着秦云霄。

    “关长老,此事罪过在我,道歉的事情,就由我来承担。”

    然而方哲浩却不肯松口。

    “不行,我要秦云霄给我下跪认错,是他辱我清白!”

    秦云霄冷笑道:“方哲浩,莫非你真的觉得,我没有证据?”

    方哲浩心中大惊,他没有空间戒指,而是把七石图藏在他的居所,如今听到秦云霄的话,才发现,赵阳居然不见了。

    “秦云霄,你还想故弄玄虚,关长老已经仁慈,饶你死罪,今天任你巧舌如簧,也逃不开栽赃的罪名,我劝你现在马上给我跪下,俯首认罪!”

    方哲浩心中焦急,但脸色不变。

    “云霄,你有什么证据,赶紧拿出来!”

    崔宇促崔道。

    “不急,证据我已经让人去拿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秦云霄从容不迫。

    “那就等等吧。”

    关兆离开口,诸人在沉闷气氛中,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

    这时候,谢晨又说话了。

    “秦云霄,你故意拖延时间,一炷香过去,也不见你所谓的证据,我看你根本就是心术不正,说不定是派人伪造证据去了!”

    黎青听闻此言,目光骤亮。

    “很有可能,关长老,依我看,秦云霄根本就是想要构陷方哲浩。”

    关兆离显然也没有耐心等下去了,就要开口。

    噔噔噔。

    “云霄,东西找到了!”

    消失已久的赵阳终于出现,他手上拿着一卷画册。

    “他娘的,这混蛋居然在墙上开了个洞,害得我一阵好找。”

    秦云霄笑了,拍了拍赵阳肩膀,把那卷画册打开,正是当日韩熙送给方哲浩的七石图。

    此时,所有目光对准方哲浩。

    “方哲浩,这东西从你屋子里找到的,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秦云霄开口,方哲浩却是大笑。

    “秦云霄,你说这是从我屋子里找到的,就凭他赵阳一面之词?”

    “我倒想问问你,这幅图,你从哪里得来,竟然舍得花这么大的代价,来诬陷我!”

    方哲浩言辞凿凿,但落在秦云霄眼里,他分明就是强弩之末,垂死挣扎。

    “呵呵……方哲浩,我知道你不肯轻易认罪,但事情是你做下的,你休想狡辩。”

    “关长老,诸位师兄,韩家的事情,想必大家都是刚刚才知道,秦某也一直都在场。”

    “方哲浩不肯认罪,但事情终究会水落石出,关长老不妨派人去山河楼拍卖会查一查。”

    “二十多天前,是否举办了一场拍卖会,此图是否就是当天拍卖出去,而拍得此图的人,是否是韩熙。”

    “韩熙和方哲浩在百味居碰面的事情,他已经承认,只要查清楚此图的来历,一切自会水落石出!”

    “方哲浩,到时候你该不会说,这短短的一炷香,我又派人去串通山河楼的人吧?”

    秦云霄冷笑,方哲浩脸上全是汗,身体颤抖。

    以关长老的心思,岂能看不出来,方哲浩怕是真的收了韩熙的东西。

    “方哲浩,你到底有没有收韩熙的东西,当真要我派人去查?”

    关长老声如雷霆,气势惊天,方哲浩如遭雷击,脸色煞白,当场下跪,跪地求饶。

    “关长老饶命,弟子鬼迷心窍,神智错乱,收了韩熙的东西,求关长老饶命,弟子知错了!”

    方哲浩还想申辩,但秦云霄出手了。

    “嘭嘭!”

    两掌打在方哲浩头上,方哲浩身体陡然僵直,七窍流血,眼光涣散,接着软倒在地,断了生机。

    黎青见状,怒吼出声。

    “秦云霄,你敢在这里杀人!”

    杀人拉,收藏和推荐快交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