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龙血战神在都市 > 第5章 战神殿
    可是萧煜却没有伸手拿钱,真人投注:而是平淡的说道:

    “答应做你的保镖之前,我已经说过了,我不要钱,你把这些钱换成同价的药材给我就好,不论什么品种都行,最好是有些年份的。”

    “我知道你想要药材,稍后我会叫人给你送来的,这钱你先拿着吧。”

    说完后,顾秋雪立刻转头就走,不想再和萧煜多说,哪怕一句话。

    “顾姐姐,你说那个怪人为什么不要钱,他要药材干什么?”

    回到两人的卧室中,唐艳忍不住好奇问道。

    “切,我怎么知道,那个自大狂是怎么想的,明明已经身无分文,却还硬要逞能,给他钱都不要,我怎么知道他要药材来干嘛!。”

    “好啦,好啦,雪姐姐你别生气嘛,气坏了就不漂亮了,自从你去英国交流学习,学校里有不少男生都等着你回来呢,尤其是之前一直狂追你的那个郭帅,要是让他们知道,你和未婚夫已经住在了一起,你说他会不会气的火冒三丈,直接找萧煜拼命啊!”

    “郭帅怎么想,和我有什么关系,还有,我警告你个臭燕子,以后不许再提什么未婚夫的事情,否则我就把耳机收回来,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让他暂时住一段时间,最多也就住到这个月底,到时候我一次性多给他点钱,然后就把他赶走!”

    顾秋雪捏着唐艳的脸蛋,气哄哄的说道。

    “好啦,好啦雪姐姐我知道错了,我求饶,我求饶还不行嘛,最多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说未婚夫这三个字了好嘛!”

    “你个臭燕子,竟然还说,你今天给我惹了这么多的麻烦,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顾秋雪挥起枕头,就向唐艳打去,唐艳脚下一滑,倒在了床上,然后抱怨道:“雪姐姐你耍赖,你违背枕头大战的规则,竟然偷袭我!”

    一边说着,唐艳也拿起枕头,向顾秋雪冲了过去。

    半年没见,两姐妹这会终于放开性子,大闹了起来。

    顾秋雪和唐艳两人,这一天来的所想、所说,对萧煜所有的讽刺挖苦和嘲笑,几乎一句不落,全被萧煜用神识听得一清二楚。

    他倒不是故意想探听两个女生的私密心事,而是因为刚刚开启神识的缘故,还不能将神识运用自如,直到傍晚,才慢慢学会如何将神识收回。

    萧煜愿意留在顾秋雪家里,所谓看中了她家是华北最大的药材商,贪图她家的药材,不过只是临时编的幌子而已。

    按照战神系统的说明,由于现代社会灵气太过稀薄,除了五百年药龄以上的宝药,或者通灵的灵药、天药之外,一般药材对萧煜基本没有任何价值。

    姓名:顾秋雪。

    修为:凡人。

    生命状态:垂危。

    原因:心脉被东瀛忍法锁住,随时可能断绝。

    施术者对宿主危险等级:中级。

    这段是早晨第一眼顾秋雪时,系统发出的提示音,同时之前一直无法进入的战神殿,也提示已经开启,同时还增加了1000点的战意值。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系统似乎对这名用邪术困住顾秋雪的忍者很有敌意,而且萧煜隐隐觉得,如果能把那人找出来并且解决掉的话,一定能够获得更多的战意值。

    “而且不论怎么说,这两姐妹也在我最落魄的时候,给了我一个栖身之地,能够救她们一命,也算还了这份人情。”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修炼系统教给我的这套白虎炼星决,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然后找到觉醒我身上的炎黄龙血的方法,让自己不至于成为战神之前,先变成炮灰。”

    战神殿功虽然开启,可萧煜进入之后,却发现里面没有任何的功法或者宝物,虚空中摆满了没有姓名的空白灵牌,就像是供奉祖先的祠堂一样。

    目前只有第一个灵牌上,有两个类似篆体的上古文字,萧煜思考了许久才勉强认出,那两个字应该读作:

    “刑天”

    “难道上古的战神刑天,也曾是战神系统的宿主吗?所以他的灵牌,才会被放在这战神殿之中。”

    萧煜拿起灵牌后,试着用神识探查,可是神识刚刚触及灵牌,就被弹了回来。

    不过他也并不灰心,他才刚刚开始修炼,早晚有一天,他会完全觉醒炎黄龙血,获得系统的认可,开启全部功能。

    “进入商城。”

    “选择初级遮掩防御法阵。”

    “确认支付100战意值,兑换法阵。”

    “选择白虎星核。”

    “确认支付1000战意值兑换。”

    “选择初级遮掩法阵,确认开启。”

    当晚十二点整,萧煜开启简单设置了一个防御法阵,确保修行不会被人打扰之后,便盘坐在地上,双手合十,口中低声诵念一句句来自远古苍茫的法决。

    半小时后,夜空苍穹之上,忽然浮现出无数的星华光点,光点在半空中,凝聚成一缕缕仿佛烟雾般的柔和光带,数以千计的星辉光带,似乎是受到了某种远古的召唤一般,在夜空中凝聚为一副模糊的白虎形状,随即突然溃散,化作一阵星光之雨,潇潇而下。

    无数星辉雨点,并没有落到地面上,而是全部汇聚到了萧煜的身周,而后化作无数条乳白色的光线,透过每一处毛孔,尽数涌入萧煜的体内。

    就在最后一缕星辉进入萧煜体内的同时,一只散发着惊人煞气的啸天白虎图案,突然出现在萧煜的胸口处,白虎一声低吼,无形振波,把萧煜身上的衣物便已化为粉末。

    自己已经赤身裸体,萧煜却毫不在意,而是走到窗边,凝望着西方夜空,郑重服下用剩下全部战意值兑换的白虎星核。

    按照说明,这星核蕴含着磅礴的白虎星力,是修炼白虎炼星决的必备之物。

    萧煜胸前的白虎似乎极为忌惮星核,又一声低吼后,沿着任督二脉,直入萧煜的丹田之内,化为一颗拇指大小的透明灵珠。

    “这白虎星核果然厉害,瞬间就降服了狂暴无比的白虎星力。”

    此时萧煜丹田内的灵珠之上,闪烁着七枚星符,正是白虎七宿:奎,娄,胃,昴,毕,参,觜。

    七枚星符一阵闪烁之后,便带动星核连同气海开始急速旋转,开始爆发出一股股精纯至极的天星真元,疯狂的冲击着即将爆开的丹田。

    萧煜的身影在体内爆发出的璀璨星光中,逐渐模糊起来,他忽然双手掐诀,紧守灵台方寸,开始引导炼化,这股桀骜不驯的白虎真元。

    半小时后,萧煜猛地仰头向天,一声怒吼,宛如龙吟,声震九天。

    一夜之间,萧煜冲破六层关隘,达到炼气期巅峰修为。

    就在萧煜修为大涨,激发出天地共鸣的一瞬,战神殿中,那写着刑天的令牌突然一亮。

    灵牌之上浮现出几行小字,不到一秒钟后,又消失不见。

    鬼祖九婴,为南疆鬼域之主,身负天书九字其一,鬼字天书,生有九头,九头各修一道鬼术,逐鹿之战,曾与蚩尤围攻黄帝轩辕,后被天女青衣所败。

    百年之后,战神刑天出世,独战九婴于北狄凶水之滨。

    二人鏖战三天三夜,战况惊天动地,整条北狄之水,被二人战火所波及,化为乌有。

    九婴九首,尽数被昊天战火燃为灰烬,只有一缕残魂,侥幸逃出江煜的战神火域,逃往海外东南鬼域,其身负鬼字天书失传,在华夏绝迹。

    刑天战神之名,从此扬名天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