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龙血战神在都市 > 第22章 庄老
    萧煜这句话,顿时让在场所有人如释重负,尤其是刚才被刀疤脸点中的那几个女生,更是欣喜若狂,在吴斌报出金陵王的名号之后,她们还以为今晚一定是难逃魔手了。

    谁都没想到,萧煜即使知道了刀疤脸是金陵王的人,还能这么讲义气,愿意把所有事情都自己担下来。

    不等到刀疤脸再开口,所有人就匆匆忙忙的快步离开包厢,包括被刀疤脸扇倒在地的王晨,也在两个男生的搀扶下一路小跑着,赶紧离开了包厢。

    “高手同志,要不我们报警吧,我们又没做错什么,完全是他们责任,你动手也是为了保护我们而已。”

    顾秋雪和唐燕担心萧煜,不忍心让他一个人留下了,劝说他道。

    “放心吧,高手同志是不会有事的,我也只是想和这位金陵王讲讲道理而已。”

    “可是……”

    “你们放心走吧,我又不是傻子,要是打不过他们我还不会跑吗。”

    尽管唐燕很不情愿,想要留下陪萧煜,但还是被顾秋雪强行拽着拉出了包厢。

    “傻燕子,你是劝说不了那个自大狂的,咱们一出去就赶快报警,等警察来了,咱们就不怕什么金陵王了!”

    两个人走出包厢后,顾秋雪贴在唐燕的耳边低声说道。

    “还是雪姐姐你想的周全,我还以为你要抛弃高手同志呢。”

    唐燕嘟着小嘴说道,刚才顾秋雪拽她走的时候,她心里还对雪姐姐有点小怨恨。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包厢之后,萧煜走到了刀疤脸吴斌的身旁,又把他单手提了起来,随手扔到了沙发上,自己坐在他的旁边,冷冰冰的说道:

    “说说吧,你们的老大这位金陵王是谁,真实姓名是什么,有什么来头和背景,如果少说了一个字……”

    “啊!!!”

    萧煜抓起刀疤脸的右手,轻轻一捏。

    “咔、咔、咔。”

    拇指、食指然后紧接着中指,便被萧煜接连折断。

    “我说!我说!”

    “我说!快停下!我说!我全说!”

    刀疤脸疼的全身抽搐,冷汗直流。

    吴斌恍惚间有种错觉,对面坐着的这个年轻人,好像突然间换了一个人似的,从一个平平无奇的脸上还有些青涩的青年学生,一瞬间变成了一个见惯了生死,冷酷无情的职业杀手。

    “他娘的,这小子绝对不简单,踢到铁板了……”

    二十分钟后,九辆黑色悍马一字排开,停在了欧陆风情的大门前。

    九辆悍马的车牌依次是金A五个一到金A五个九。

    整个金陵,再也找不到这么霸气十足的私家车队。

    金陵王,梁震东到了。

    所有人知道见过金陵王的人都知道,这独一无二的连号霸气悍马车队,就是是金陵王的座驾车队,但是没人知道他到底坐的是那一辆。

    一旦金陵王出行,必定是九辆悍马齐出,既是为了金陵王的气派,也可以迷惑仇家预防行刺。

    九辆悍马停下之后,只是一直停在原地,车门也没有打开,像是在等什么人的样子。

    直到十分钟后,一辆老式红旗车正慢悠悠的,从迎面开来。

    “军哥,你视频那庄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头,咱们有那么多路虎、奔驰,甚至还有那辆刚买的宾利他都不坐,非要坐什么破红旗,而且车速还不能超过四十迈,司机也要两天一换,前两天轮到我做他司机的时候,陪他转了一整天的花市,结果连一盆花都没买,你说这老东西,他也不是咱们老大的亲爹或者老丈人,咱们老大到底看上他什么了?”

    “有关于庄老的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还有你小子给我记着点,以后遇见庄老的时候,一点要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你就把他当成你亲爹那么对待就行了,而且就算在背地里,也不能说一句庄老的坏话!”

    “可是,军哥……”

    “少废话,庄老到了,快开门!”

    就在红旗停下的瞬间,早已经等候多时九辆悍马的车门同时打开。

    从第三辆悍马中,走下一名带着金丝眼镜,一身儒雅之气的中年男子,亲自走上前,打开红旗轿车的后排车门,迎下来一位相貌普通,身着中山装的老人。

    “庄老,这趟辛苦您了。”

    “无妨,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自从你当上金陵王之后,这些年的日子也太清闲了点,再不出来活动活动,我这把老骨头就该锈住了,就是这人到底是不是古武高手,你可弄清楚了吗,别让老夫白来一趟。”

    “还是有备无患的好,他既然能一个人轻易解决吴斌和他的所有手下,就必定不是寻常之辈,最近陆家动作频频,此人极有可能是他们派来,试探我虚实的。”

    “哼,陆家连你都容不下,难怪他们一直被其他两大家族死死压着,走吧,去见见这位少年高手,到底有没有真本事。”

    “咦,古武修炼者,这就是现代社会对修炼者的称呼吗,因为天地灵气太过稀薄,所以只能走向体修一路,不过他修炼的功法也太差了吧。”

    就在庄老和斯文中年人,踏入欧陆风情大门的同时,萧煜没来由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然后又随手,把刀疤脸右手剩下的两根手指,依次折断。

    “啊!啊!”

    “你个小王八蛋,我都已经说了!我知道的已经全都说了!!”

    “怎么了吴爷,不服气吗,不服气我再把你另一只手的五根手指也都掰断了,你说行不行啊?”

    “服!服!在您面前我哪是什么吴爷啊,小祖宗,祖宗爷,我求求您了,我心服口服,我五体投地的服,还不行吗!”

    “这是古武界的事情,你的手下就没必要去送死了,让他们在外边等着,你陪我进去就可以了。”

    老者向儒雅中年男子吩咐了一句,就一个人先行迈步走向了欧陆风情的大门。

    “大军,你和弟兄们在外边等着,没有我的吩咐不用进来。”

    “东哥,我们都随身带着枪呢,就算我们身手比不上庄老,但毕竟还是有备无患的好啊。”

    “算了,既然庄老都开口了,你把处理后事的人安排好,待会等会庄老动手之后,要把全部痕迹都处理干净,不要留下任何把柄。”

    “我明白了东哥,您也要多加小心。”

    “放心吧,有庄老在,我不会有危险的。”

    交代了几句之后,斯文中年人便快步赶上了庄老,二人一同走进了欧陆风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