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龙血战神在都市 > 第23章 天风决
    这位带着金丝眼镜,真人投注:看起来一身斯文儒雅之气的中年人,就是金陵地下世界的皇帝,人称金陵王的梁震东。

    经过刀疤脸和萧煜这么一闹,整个欧陆风情已经全部清场,所有的客人都已经被请了出去。

    庄老走在梁震东的前面,亲自推开雅典厅包厢大门,刀疤脸吴斌的所有手下,都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而吴斌本人,则已经躺在沙发上右手五指全部被捏的粉碎,疼的昏死过去了。

    庄老剑一般锐利的眼光,直接略过其他人,死死的锁住了那个坐在吴斌身旁的年轻人。

    庄老和梁振东进门之后,年轻人依旧双目微闭,神态轻松自如,嚣张至极,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有人进来的样子。

    “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连基本的江湖规矩都不懂,自恃有些能耐,竟然连老夫庄民都不放在眼里,说说吧,你师承何人,是替谁来传话的?”

    萧煜睁开眼后,只是淡淡了看了庄老一眼,冷冷一笑,并没有起身回话,这可让庄老顿时怒火中烧。

    “桀骜不驯,找死!”

    庄老抬起右手,灌注真力,看他的架势,竟是要亲手毙了这个嚣张无礼的年轻人。

    就在庄老抬手的一瞬,整个包厢内就突然卷起了一阵猛烈的罡风,所有的音响和沙发都被这股罡风刮得吱吱作响。

    可是还没等到他这雷霆万钧的一拳击出,只见萧煜右手屈指,随意的凌空连弹三下。

    “啊!怎么会!”

    霎时间,猛烈罡风瞬间消失。

    庄老根本没有看见萧煜是如何出手,只知道自己中了三指凌空气劲之后,丹田和内劲已经被全部锁住,不要说再提聚罡气,连哪怕一点力道都使不出了。

    自他二十年前出世以来,这种诡异的情况还从未遇过,凌空封闭他人丹田,瞬间破掉自己的功法,这种境界就连他师父也无法做到。

    眼前的嚣张少年,身上看起来丝毫修为没有,却能瞬间破了他的功法。

    一个在古武界中至高无上的称谓,在庄老的脑海中突然显现而出。

    “不知,武,武尊前辈驾到,庄民有失远迎。”

    刚刚还杀气腾腾的庄老,这会却突然抱拳躬身,把头紧低下去,看他满脸冷汗直流,畏畏缩缩的模样,就像是一个犯错的小学生,突然撞见了巡视老师一样的拘谨,除了惊讶和慌张之外,甚至还有些深深的恐惧。

    一个进门时还一派宗师风范,双鬓斑白的武道高人,竟突然态度一转,变得毕恭毕敬,而且对一个乳臭未乾的毛头小子行此大礼,还是最重的师徒之礼,这画面简直怪异到了极点。

    “庄老,您这是?”

    梁振东莫名其妙的看着庄民,无数的疑惑从心底深处不停涌出。看到庄民的怪异举动,就算是见惯了大场面的金陵王,也突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少废话,快和我一同拜见武尊前辈!”

    跟在他身后的金陵王梁震东,这会虽然心里不情愿,但被庄老怒斥之后也学着他的样子,一同躬身向萧煜拜了下去。

    庄老有多少本事,梁震东实在是太清楚不过了,在他崛起的几年来,多少位强敌高手,多少次针对他的行刺暗杀,都是庄老出手解决的。

    在他的心中,除了陆家那位早已经不问世事的老爷子之外,不要说金陵,就算是整个江南省,以庄老的实力也是可以排到前五的存在。

    可是向来恃才傲物目中无人的庄老,现在却在对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行这么大的礼,这是在是太让他震惊了。

    从庄老起势提气,欲杀萧煜,再到他整个态度瞬间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萧煜一直安稳的坐在原处,一语不发。

    有几个被萧煜打倒的人,这会已经清醒了过来,刚刚见到梁震东闯进包厢的时候,他们还以为终于等到了救星,正准备站起来,配合老大一起向那个毛头小子报仇。

    谁知道梁老大和那老头,进入包厢之后,不仅没有直接干掉仇家,反而齐齐的向那小子,躬身拜了下去。

    这可让所有人都吓傻了!

    梁震东虎踞金陵,在金陵甚至是江南省都是响当当的枭雄人物,他什么时候对人这么客气过?

    就是面对金陵的市长,甚至省里面来的大人物,梁老大也都是和他们平起平坐,从来没有给谁行过这么大的礼啊!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我的天,我们到底惹得是个什么大人物啊!”

    几个本来想要爬起来报复萧煜的人,也赶忙吓得的又趴回地上,并且死死的把眼睛闭住,装作没醒的样子,生怕被那位煞星看见了。

    他们竟然得罪了连梁老大都惹不起的人,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你也一把年纪了,就不用行这么大礼了,起来说话吧。”

    萧煜不带一丝烟火气的说道。

    “多,多谢前辈!”

    庄民的心中感觉自己无比庆幸,庆幸自己贸然出手之后还能躲过一劫,没有被这位“老前辈”直接一拳轰杀,他战战兢兢的抬起头来,又仔细打量了萧煜一眼。

    他现在的心中实在是太震撼了,已经震撼到了无以复加,根本接受不了的地步。

    一是不敢相信这世上真的有人,能一指凌空破去他的功法,二是这位很可能武尊级别的高手,竟然如此年轻,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甚至还未成年的样子。

    “我看你这身功法,像是出自盖竹山的天风决,你所属的门派现在宗门在哪,由谁掌权?”

    “启禀前辈,晚辈我师承江东庄家,这身古武功法是家传的,是否和前辈您口中的天风决有什么关系,晚辈实在不知,不过据家父所讲,我家家祖当年确实是在盖竹山中得遇仙缘,似乎在一处仙家洞府中获得的这门功法。”

    听到盖竹山这个地名,庄民心中的又变的更加惊惧和疑惑,庄家家祖当年在盖竹山获得这门古武功法,至少也是两百年前的事情了,而且这件事情向来被庄家视为绝密,眼前这年轻人又是如何得知的?

    据那位老祖留下的遗言所讲,在他获得仙缘的洞天福地里,除了一本残缺的古武功法之外,还有一处他无法破解的上古封印,里面很可能封印着其他上古宝物,甚至一个上古门派的完整传承,可惜庄家老祖终其一生,也无法破解这处封印,最后还因此而郁郁而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