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龙血战神在都市 > 第24章 武尊
    一百年前,由于躲避仇家追杀,庄家不得不从老家迁移到金陵来,在举族迁移的过程中不少家族典籍都已丢失,那处上古封印也就再也无法找到了。

    “确实是天风决不假,不过是残缺版的天风决,论威力连当年天风决的一CD不到。”

    “算了,不说这些了,说说吧,今天我打伤了你们的手下,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萧煜略过庄民,向梁振东问道。

    “这个,梁兄,今天你的手下得罪了前辈,你看应该怎么处理!”

    庄民重重的说道,他可不想因为梁振东一时心软,想要包庇手下而得罪一位武尊高人。

    “我这群蠢手下得罪了前辈,我绝不姑息,稍后我立刻把他们,丢到江心洲里去喂王八!”

    梁震东不是古武高手,却能纵横金陵黑白两道,靠的就是察言观色,知人善任和审时度势的本事。他看见庄老对萧煜如此恭敬的态度,他就知道这绝对是个惹不起的角色,哪还敢有半句废话,立刻说道:

    “算了,不知者不怪,我既然没要他们的命,就说明他们罪不至死,你梁震东好歹也是一方枭雄,你的手下在自己的场子里胡作非为,传出去了名声也不好听,我看你也该好好管教管教他们了。”

    “前辈,这些小事,就交给振东办吧,今天前辈您大驾到此,一定是有大事要办,不知道有什么晚辈可以效劳的?”

    庄老瞪了梁震东一眼后,抢先说道。

    他现在十分的想向萧煜追问,他的家传功法到底有什么残缺,那所谓的《天风决》又是什么,可是萧煜不说,他也不敢贸然相问就只好转移话题,希望能够借机讨好萧煜。

    “我来有什么大事?今天我只是和同学庆祝聚会而已,没想到被你的手下扫了兴,既然你们不想和我报仇,那我也就不赖在你们这了,我现在要离开,你们没意见吧?”

    “晚辈不敢!不敢!”

    “绝对不敢!”

    梁震东、庄民两人努力的在脸上挤出尴尬无比的笑容来,同声说道。

    “不敢就好。”

    萧煜看了眼一直躬着身子,不敢直视他的两人,便起身大步流星的离开,真人投注:当他刚刚推开包厢门时,却听到庄老的挽留声。

    “前辈且留步,晚辈我家传一支三百年药龄的长白老参,希望能够献给前辈!”

    庄民在心中犹豫了许久也没敢开口,见到萧煜要走,无奈之下,便只能用献礼的方法讨好他了。

    “献给我?三百年药龄的老参,都能够让你突破眼下的瓶颈,进入炼体八层了,你为什么要献给我呢?”

    庄民瞪大了双眼,心中已经震撼到无以复加,萧煜竟然在短短时间之内,不仅看出了他的功法来历,而且还准确无比说出他的瓶颈所在,这更让他确信,萧煜绝对是货真价实的武尊高手!

    “晚辈就和您直说了吧,晚辈我早年受过重伤,而且自知资质低劣,就算是服下了那株老参,突破瓶颈的可能性也不大,既然前辈您如此了解我庄家的功法渊源,所以晚辈希望能以这颗老参,换取前辈您口中的《天风决》,当然除了百年老参之外,晚辈还有其他厚礼奉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

    萧煜就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不停。

    庄民和梁震东两人互相看来对方一眼,虽然不知道萧煜为何发笑,但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触怒了这位喜怒无常的小前辈。

    “莫说是一株三百年药龄的人参,就是一株万年药龄的灵参,也不及天风决价值的万一,你就不用做白日梦了。”

    “啊?万年灵参?万年灵参?万一?”

    庄民被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不止。

    赶忙向萧煜赔罪道:

    “都是晚辈孤陋寡闻,还请前辈您莫要动怒,是晚辈信口开河,是晚辈坐井观天,还望前辈您赎罪,还望前辈赎罪!”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完整的天风决自然不可能给你,但只是炼体大成之前的功法,我也不是不能给你,日后说不定我会有用到你的地方,你先起来吧。”

    庄民已经被吓的双腿发软,还是在梁震东的搀扶下,才勉强站了起来。

    “有关我的身份,梁震东你问问你儿子梁帅,或者问问这位刀疤脸吴爷就知道了,今日之事,你们以后要是想要招惹报复,就请冲我一个人来,谁要是敢对我的朋友动什么心思,哼!”

    萧煜一脚踢向包厢大门。

    “轰!”的一声巨响。

    两米高的钢质包厢大门,被萧煜一脚踹飞,整面大门,竟直接嵌入了对面的墙壁之中。

    “有如此门。”

    萧煜话音刚落,纯金包边的钢质大门便不停发出咔咔咔的声响,无数道细小的裂纹在大门上蜿蜒扩张,几秒钟后裂纹就已经爬满了整扇大门。

    最终哗的一声,整扇钢门碎成无数细小的裂片,散落满地,墙壁上只留下一个大门形状的空洞。

    萧煜看了一眼,已经目瞪口呆的两人,淡淡一笑,然后负手而去。

    战意值+1000。

    系统评价:B+,这个逼装的可以。

    “万斤之力,王者霸气,这是货真价实的武尊啊,梁震东,你这帮愚蠢的手下,今天可是闯下大祸了!咱们俩能活着就是侥幸啊!我要立刻告知家主,陆家可是惹上了大麻烦了。”

    庄民现在心里一阵阵的后怕,真是恨不得生撕了包厢内的几个人,他们得罪谁不好,怎么惹到了武尊的头上。

    古武界中,除了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人之境,武尊,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他自问天赋远超常人,又加上家族的倾力培养,都这把年纪了,才勉强修炼到炼体七层而已。

    炼体五层是区分凡人和修炼者的门槛,只有炼体五层之上才有资格称为“武师”,而炼体五层之后,每一层的修炼难度都要成倍增加,炼体九层大成之后的武尊之境,根本就是个神话一般的境界。

    就算陆家的老家主,也不过是武尊中最低的一品武尊而已,但就算是一品武尊,也足以威震江南。

    “这少年,怎么感觉要比老家主,还要厉害一些呢?”

    恭送萧煜的背影离开之后,庄民在心中疑惑道。

    “混账,都给我起来!”

    梁震东一脚踩在了刀疤脸吴斌,已经血肉模糊五指齐断的右手上。

    “啊!!”

    吴斌被手上剧痛疼的立刻清醒了过来,一脸茫然的看着梁震东。

    “老,老大……”

    “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