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1章 初遇梦雨
    落花时节,真人投注:又是一年的秋天。

    京师郊外,秋木萧萧,落叶飘飘。满地的枯黄在秋风的无情抚掠下翻滚如潮,凌乱无序,让人望而生忧。

    厉天途的心情也如同这气候一般萧条。此刻他正坐在京郊楼外楼二楼东南方一角,整个酒楼之中唯一一个能边饮酒边欣赏京郊美景的位置。但他依然快乐不起来,因为今天他看到了周围景色都为之黯然褪色的亮丽,而这抹亮丽却偏偏与他遥不可及。

    京师第一美女颜梦雨就是那道亮丽的风景。此时她正坐在一辆华丽的马车之内,边缘缀满淡绿色流苏的墨绿车帘被一截雪白的玉藕卷起,眉目如画的她正在了望周围的深秋美景。也许美人尚未意识到,她自己本身已经构成了一道更亮丽的风景。这里是四通八达的官道,路上来往客商很多,行人无不驻足观望。

    注意到周围的人群都在目不转睛看着自己,男的魂不守舍,女的羡慕嫉妒,美人轻轻皱了一下好看的峨眉,于是这道让人赏心悦目的风景便被幔卷车帘遮下。

    看着官道上男人们意犹未尽的表情,厉天途轻笑了一下,作为男人,他当然了解他们的心情,自己不也正为此怦然心动吗?美人,特别是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确实能让热血的男人们不顾一切疯狂到底的。古有周幽王为搏美人一笑点燃烽火台戏弄诸侯以致亡国,近有昔日江湖第一高手“武圣”段天风冲冠一怒为救天魔教红颜知己与整个武林江湖正道为敌。

    一个朝堂天子身,一个天涯江湖客,身份迥异,却同为一个情字,此刻的他似乎能理解这两位先辈当初的心情了。风流多情也好,一时冲动也罢,理智的男人们一生中总要有那么一两次为搏自己红颜一笑而不顾一切的时候。世人只知道无谓贬低周王好色亡国,但谁又能真正理解周王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心情。

    不爱江山爱美人。自己也许就是这样的人把。想到这里,厉天途自嘲的笑了笑。江山,美人,似乎都离自己太过遥远。倒是“武圣”段天风,自己是有机会效法这个江湖前辈的。

    原本萧条的心情忽然有了放松的感觉。厉天途不是那种多愁善感的人,刚才他只是触景生情,想起了自己的身世。

    厉天途无父无母,是个孤儿,自幼在京师北郊凤山上的浮云观长大。浮云观建立在崇山峭壁之上,矗立在白云之巅,离地千丈有余,遗世而独立。道观周围景色虽然奇美绝伦,但数十年来一直香火不盛,罕有人至。这固然跟如今执掌天下的天朝崇佛抑道有关,但最重要的还是时值太平盛世,佛教教义盛行天下,引得信徒无数,道家却闭门封山,不理红尘俗事。

    不过这也不正暗合道家的清净自然天人合一真谛?

    破败的浮云观里只剩下一老道,道号玄机。厉天途自小被父母丢弃在浮云观外,被玄机老道捡回观中抚养长大。

    玄机老道并未传授厉天途武功,只是教了厉天途读书写字以及一些简单的打坐练气法门,而后便是不管不问,任由厉天途把每天的大部分时光都花在提水砍柴、生火造饭上。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十年。

    就在厉天途十岁的某一天,玄机老道把厉天途从浮云观赶了出去,同时被丢出来的还有一本竹制版《道德经》,这本书也是厉天途童年学字的启蒙书,被他背了个滚瓜烂熟了然于胸。

    《道德经》是道家经典,阐述的是世间大道。如今世人都在追名逐利,正统的竹制版《道德经》存本已然不多。

    厉天途五岁识字,识的尽是《道德经》中的五千字,到十岁那年,他每天一遍,已经把《道德经》诵读了一千八百多遍。但让厉天途奇怪的是,读的次数越多,他越觉得难以理解,这似乎与玄机老道跟他所说的“书读百遍,其义自现”有所矛盾。

    直到今日玄机老道把他赶出山门任其自生自灭,厉天途也没能有机会把心中的疑惑说与老道一听。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这本伴他不断成长、或许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一部分的竹版《道德经》还是被吝啬的老道扔了给他,让厉天途幼小的心灵有了些许的安慰,同时让他主观上认为老道还是了解自己的。

    玄机老道性情古怪,玩世不恭,一旦决定的事情从来没有改变过。这年,年龄虽小但心智已然成熟的厉天途跪伏于浮云观道观大门前,对着兀立道门正中的玄机老道背影叩了三个响头,而后一言不发揣着怀中《道德经》一步三回头离开了生活十年的浮云观。

    厉天途下山之后,一直流落在京师街头。

    十岁的少年离开大人独自生存,挨饿、受冻、忍辱骂,厉天途吃了不少常人无法吃的苦,但好在还有随身的《道德经》相伴。人在极端痛苦之下总要找寻精神依托,而这本《道德经》就成了厉天途唯一的疗伤圣药。不管肉体上受了多大的苦痛折磨,厉天途只要研读《道德经》,就有一种心神离体的感觉,仿佛感觉不到痛,有的只是精神上的愉悦。环境磨炼了厉天途的肉体和心境,《道德经》又让厉天途的心境得到了质的升华。

    不知是熟读《道德经》的熏陶还是厉天途天性淡然,他那骨子里并没有艰苦环境下容易造成的偾事激俗。相反,他对上天充满了感激。感激上天让他来到这个世上,感激玄机老道对他十年的抚养之恩,庆幸自己意志刚强在如此艰苦恶劣的生活环境下,此时此刻他还能活着,看这一方天地的花开花落,云卷云舒;观这一片心田之中的宠辱不惊,去留无意。

    人能活着,已经不易。厉天途是个容易满足之人。

    也许上天对心存感激的人确实不薄。在他流浪生活的第二年,他遇到了足以影响改变他这一生的贵人。

    禁卫军统领严无悔,就是他的贵人。严无悔把他从贫民窟带到了皇宫,给他安排的差事也足够温饱。虽然干的是苦活累活,但他已然满足。也许,给予他帮助只是严无悔的无心之举、举手之劳,但对厉天途而言,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严无悔的恩情厉天途铭刻心中,自始至终都未曾忘记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