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2章 楼外楼中
    “公子,我能坐下吗?”一声天籁之音把厉天途从回忆中拉回现实。

    近距离望着颜梦雨娇美精致的容颜,厉天途情不自禁站了起来,他的心绪有刹那间的愣神,同时又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这是在做梦吗?

    这是一个梦一般的女子,眉如远山,眸如秋水,发如青丝,面如芙蓉,可谓冰肌玉骨,丰神俊逸,端的是风华绝代妩媚动人,确当得起京师第一美女之名。

    脑海中空白了有那么一刻,不过好在厉天途心境修养不错,很快回过神来,点头道:“小姐,请坐。”

    “你这小子,怎么如此无理?还想跟我家小姐坐在一起吗?还不快让开?”一个十三四岁的貌美小丫头对着厉天途就是一顿指责。

    当然,小丫头的指责也不是没有道理,颜梦雨天仙一般的美人,身份又那么高贵,在这个等级森严的皇朝之下,京师之中有资格与颜梦雨平辈论交面对面坐一起的人抬手可数。而厉天途在小丫头眼里只是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路人,按照小丫头的想法,刚才自家主子开口之后他就该识趣主动让位离开才对。

    “环儿!”颜梦雨转头瞪了小丫头一眼。

    虽然知道自家小姐并未真正生气,但小丫头环儿已经理解了主子的意思,嘟着小嘴自顾自静立一旁,不再吭声。

    厉天途见此不免有些无奈,无论是朝堂还是江湖,阶级划分总是那么清楚。王公贵族,江湖豪强,平民百姓,一阶一个圈子。两个身份相差很远的人坐在一起,虽非完全不可能,但最起码在大多数人眼里看来是格格不入的。

    “那请问小姐厉某是该去还是该留?”厉天途想看看这个京师第一美女的性情如何。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如果颜美人的回答不那么令他满意。尽管身份低微,厉天途不认为跟这个大美女坐在一起是多么享受的事情。

    刚在厉天途正对面坐下的颜梦雨微微一笑,大方道:“公子去留随意,梦雨只是在此小歇片刻,公子所坐的这个位置梦雨也甚是喜爱,就冒昧地问了一句,打扰公子了!”

    颜梦雨说完就没有再开口,静坐在厉天途对面,手托香腮望着窗外出神。

    颜梦雨的回答很得体,厉天途原本也没打算离开,此刻也重新坐了下来,不由顺着面前美人的目光看向了窗外。

    楼外楼是依山傍水而建,一条狭窄的溪流在楼外楼的正门前蜿蜒而过。只见清澈的溪水缓缓流淌,溪流两岸是成片的黄沙奇石,在夕阳的余晖下金光闪闪,居然有种别样的美。

    颜梦雨望着溪流,眼神很忧郁,厉天途看着看着突然有了心疼的感觉,同时也很意外,一个在京师之中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名流居然对一条普通的溪流感兴趣。

    清澈的溪水在河底细沙的陪衬下顺流而下,颜梦雨看着看着渐渐入了神,此时的她仿佛看到了大漠的孔雀河。是的,除了最亲近的那几个族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她出生在西域大漠,是从小喝着孔雀河的水,踩着孔雀河的细沙慢慢长大的。她是古楼兰国的公主!

    而如今,她这个楼兰公主虽在,整个楼兰一族却湮灭在西域大漠的滚滚黄沙之中。毕竟,再大的城池,再美的河流也抵不住风沙日日夜夜的侵袭。她和她的族人不得不远走异乡,流落中原。她是带着使命来的,颜梦雨的使命就是有朝一日光复楼兰,让楼兰国如璀璨的珍珠一般继续在大漠中发出耀眼的光,永生不灭。父王和母后都不愿背井离乡,陪着楼兰古城永远留在黄沙之下了,真人投注:只有自己带着他们的希望出来了。父母殷切的目光颜梦雨一直无法忘记。但她知道,希望越大将来失望也会越大,毕竟人在大自然面前真的很渺小。也许,天命不可抗,父母从来没有想过让她光复楼兰,只是给了她一个带族人离开继续生存下去的借口。但她不愿深究,她宁可相信前者,这样最起码她还有活着的意义。

    一粒耀目的珍珠从颜梦雨绝美的脸庞滴落而下。珠泪划过脸庞的凉意让深思中的美人悚然一惊,这时的她才想起对面还有一个刚刚认识的外人,她拼命眨了眨眼睛,把眼底呼之欲出的剩余泪水都硬压了回去。

    厉天途正坐在颜梦雨对面,从这个角度可以很直观地看到美人完美的侧面,颜梦雨的面部表情变化除了自己恐怕再无其他人看到。

    美人珠泪横流,让厉天途想起了“江山美人心”,不由暗叹,别的男人以后恐怕很难有如此眼福了。在他的心中,眼前的狭小溪流便是“江”,这依山而靠的楼外楼即是“山”,所谓“江山”无处不在,只是“美人心”却可遇而不可求。

    有了些许感触的厉天途不由长长叹了口气,京师第一美女,太后的干女儿颜公主,湖心小筑女主人。面前的美人虽然有诸多耀眼的光环加身,然而其背后却也有不为人知的无尽心酸。

    美人垂泪,厉天途感觉心都要碎了。如果这时面前的佳人能破涕而笑,他心甘情愿为她去做任何事情。

    “梦雨只是触景生情,让公子见笑了。”颜梦雨显得有些不自然,正在极力平复自己的心绪。

    “容易触景生情之人都是喜欢怀旧的人,厉某很欣赏这样的人。”厉天途把目光收了回来,满饮杯中酒。楼外楼的“碧玉春”果然不错,在枯冷干燥的秋日中居然也能喝出春天里那股万物复苏生机勃发的自然味道。只是不知道是美酒醇香的缘故,又或是因为自己无意中窥探了美人心事之后的心之所至。

    如此温馨的时光,厉天途的心情忽然轻松了很多。

    “那厉公子也是这样的人吗?”颜梦雨突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厉天途,一双如碧水般清澈的眼眸中闪着一丝狡黠。

    厉天途的老脸一红,忽然感觉有些尴尬。其实话一出口他就有了悔意,颜梦雨果然冰雪聪明,自己的那点小心思居然被美人看穿了!如果回答自己是喜欢怀旧之人,那岂不成了自吹自擂,有在美人面前故意卖弄之嫌;如果回答不是,又成了自己贬低自己,这样的话正如同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有苦自知。

    左右为难的厉天途瞬间明白了一个道理,在比自己聪明的女人面前还是不要自作聪明的好。刚刚自己只是无意中偶然看到了美人心底的软弱之处,这颜美人明显是趁机在报复自己,聪明的女人果然不太好惹!

    “厉某也很想做这样的人,不管是快乐还是痛苦,只要还能有东西回忆也是一种幸福。”厉天途掩饰般盯着自己的右手,已经喝空了的青瓷酒杯在他掌中打着圈,手掌的主人看似无聊,但眼神里却多了一丝莫名的忧郁之色。

    听了厉天途的话,颜梦雨瞬间明白了。原来眼前这个看似普通的年轻男子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她小啜了一口贴身丫头环儿刚泡好递上来的雨前龙井,美目饶有兴趣地眨也不眨盯着厉天途。这个一身粗布麻衣透着点书生气息的年轻男人皮肤微黑,相貌平凡,如果真要找个优点的话,也就是体雄肩宽,比寻常读书人多出了一些粗狂之气,很有点男人味道。

    颜梦雨很惊讶,同一个人能身兼读书人的温柔与江湖客的粗狂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偏偏让人看上去还是那么相合无间,竟无法从中找出一点矛盾之处,这也算是眼前男子的特别之处了。不过这点特别之处终归也只是让颜美人有些好奇而已,如果今天厉天途不是正好坐在这里的话,也许她一辈子也不会跟这样的男人有所交集。

    当然,这只是单论体貌而言。不知道为何,颜梦雨总感觉眼前的男子有种淡然若仙的气势,似乎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京师中的成名高手颜梦雨见过不少,给人的感觉都是气势非凡,但厉天途跟他们又不太一样。这么年轻,难道是游历至京师的外来江湖人士?

    对了,颜梦雨的眼神一亮,转眼看向了桌面上的茶杯,若有所思。如果用一个字形容厉天途给她的感觉,那就是“茶”。人在草木中,厉天途给她的感觉正是好像要彻底融入周围环境中那种平淡自然。

    厉天途感觉颜梦雨好像突然对他有了兴趣,但他没有多想。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皇宫侍卫而已,不会狂妄到自认为贵为公主之尊的颜梦雨看上了他。怕是今日一别后,两人不可能再有任何相见之机。

    人生在世,草木一秋。厉天途心有灵犀般也看向了被颜梦雨拿在手中的茶杯。果然是人生如茶啊,个中滋味外人无以为道,只有自己去细细品味。只是不知道这颜美人与自己是不是想到了一起。

    “公子给奴家的感觉也如这杯中茶一样深奥难测哦。”颜梦雨略带俏皮的一句话把两人的关系瞬间拉近了不少。

    厉天途淡然一笑,突然有种要入戏的错觉,展颜道:“颜小姐难道不怕我是在美人面前故意装深沉吗?”

    颜梦雨表情夸张,故意盯着厉天途看了很久,然后一本正经道:“我还是相信我自己的感觉。”

    其实厉天途的情绪未必有表面那么平静。上天给了厉天途这样一个与美同桌的机会,如果被京师中颜梦雨那些多如过江之鲤的倾慕者知道,绝对会让厉天途瞬间置于风口浪尖之上,让他体会到被众人嫉恨的苦痛酸爽。但这样难得的机会对他自己来说,也只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罢了。

    相见不如怀念。喜欢一个女人如果不能得到,还不如远远地看着她就好。看来他修练十年的天道之力还是白练了,修心不到家,始终难成天道之心。

    厉天途此时心情复杂至极。

    厉天途的内功天道之力得自老子的《道德经》。武道一途,厉天途没有师父,走了一条与别人完全不一样的路。路很难,厉天途也不知道究竟是对是错,但既然已经做了,他已然决定跟着自己的感觉走下去。这十年之间,勤修的天道之力虽然进境很慢,但依然与日俱增。只是,在最近的半年时间内,他遇到了修炼瓶颈,无论如何持之以恒、坚持不懈地修炼,身上那为数不多的天道真气却再难寸进。

    陷入困境的厉天途虽然偶有疑惑,但天道之力首重修心,他也不以为意,整日除了值守皇宫门禁之外,空闲时间就喜欢在这楼外楼要一壶小酒,一碟小菜,悠然自得地看着楼下的山水之色和熙攘人流,被厉天途唤作笑看人生。

    “颜小姐,厉某该走了。”窗外天色渐渐暗淡,厉天途感觉自己应该走了。其实他是有些贪恋这样的情景的。

    “今日多谢公子,它日若有时间请公子到奴家的湖心小筑作客。”颜梦雨起身而立,对着厉天途微微颔首。

    厉天途当然知道对面的美人说的只是客套话罢了,他也不作真,头也不回下楼而去。

    隔窗望着厉天途的身影消失在城门尽头,颜梦雨的心里突然有了放松的感觉。是啊,好像有很久没有过这样随性写意的喝茶聊天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