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3章 无悔之死
    严无悔此时正走在京师最西郊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虽然贵为京师禁卫军统领,皇宫别院也有自己的安身之地,但严无悔每隔一段时间还是要在皇宫之外的别院小住几日。

    皇宫之地多是非,自古就是如此。也许只有在皇宫之外,他才能安享片刻的宁静,心确实累了,也倦了。严无悔想到这里,望了望巷子尽头的独门庭院,心中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每次只有到这里他才会有心平气静的感觉,久违的笑容也浮现在了他的脸上。

    但很快,严无悔的笑容凝固了。因为他感觉到了凌厉的杀气,风雨数十年,他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强的杀气.这要杀自己的究竟是谁?

    将军府?太子宫?还是九王爷?

    处在政治斗争异常激烈的皇权中心京师,一向紧紧靠在皇帝天玄都身边的严无悔不为京师三大势力所喜,所以这三方都有杀掉自己之心,他们任何一方都无时不刻妄想着手握皇城兵权的禁军大统领换成自己人,所以他并不确定将要出手的人究竟是谁?

    仿佛是为了帮严无悔解惑,一个梳着八字胡的教书先生突然出现在了他面前。当然,来的人也不是真正的教书先生,他是龟岁寿,将军府大总管龟先生。龟岁寿用毒天下无双,手上功夫“天星指”也是独步武林。

    严无悔心中突然泛起了无力感,不由想起了李白那首诗,“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撼大将军确实比上青天还难。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为了杀自己,将军府居然动用了龟虽寿,而且在光天化日天子脚下动手。严无悔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段时间有些太过大意,同时也低估了大将军杀自己的决心。

    谁都知道,严无悔是当今圣上幼年的伴读书童,是帝王身边最亲近的人。如果让外人知道被将军府的人所杀,京师究竟会起多大的波澜没有人可以预测。大将军既然敢在此时此地动手,看来是有了必杀禁军统领严无悔的决心了。

    金衣侍卫是将军府中的一流高手,只有十人,个个都能独当一面。四个金衣侍卫,再加上修为高深的龟虽寿,严无悔清楚自己这次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面对死亡,严无悔没有一丝胆怯,他独身一人无牵无挂,没有家室之累,有的只是知遇之恩,严无悔是不怕死的。近些年来皇室积弱,京师中想杀自己这个天子近侍、皇宫大统领的人绝对不止大将军一个。能在任内安稳二十年,严无悔已然满足。

    龟虽寿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有把握干掉严无悔。过去近十年,两人虽然多次明争暗斗,针锋相对,但他始终都稍逊一筹。不是他武功不行,单论武功修为,他自信百招之内轻松取下严无悔的人头。只是严无悔深得皇帝恩宠,又统领着京师最精锐的两万禁卫军,手下能人义士不少。自己又只能暗中指使,不能亲自动手,毕竟这是天子脚下,大将军多少是有些顾忌的。因此在此之前龟岁寿吃了不少暗亏。

    但今天,龟先生暗忖,自己一定要出了这口恶气。

    “严大人,别来无恙把。“龟虽寿现在得意非常,在他眼里严无悔俨然一只待宰羔羊。

    严无悔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惊慌,反而哈哈大笑道:“龟先生今天带了不少人啊,我严无悔何其幸运,能劳将军府如此多高手大驾。“

    龟虽寿冷笑了一声,皮笑肉不笑道:“大将军要杀的人中,只有你活的最长,你该荣幸之至才对!“

    面对将要形成合围之势的将军府高手,严无悔心中确实有些慌乱,不是怕死,而是强大对手渐渐进逼的那种气势,那种让人难以喘息的死亡气息,就如同一个人面对千军万马,即使再强的高手也无法抵挡。龟虽寿一人都足以对他构成威胁,再加上四名将军府的金衣侍卫,结果不问可知。

    真正的高手不是真的临危不具,而是在最危险的时候能准确认清形势,做出最有效的应变之策。严无悔就是这样的人。既然无法幸免,他暗暗下定决心,要在临死前给敌人最惨重的创伤,能拉龟虽寿这个老对手垫背倒也不错。

    一脸阴冷的龟虽寿居然也不着急出手,只是看着严无悔,同时挥手示意身边的四名金衣侍卫向严无悔慢慢进逼,四把长剑分列四方,把严无悔围在了中间。

    严无悔并未把这四把对他颇具威胁的长剑放在眼里。只是,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敌人没有给他留下半点突围的机会。

    如果先出手的是龟虽寿,他也许还有半分生机。然而现在,龟虽寿虎视眈眈静立一旁,明显是在等待他分神应付这四把剑的时候出手偷袭。到那时候即便躲过龟虽寿的天星指,依然躲不过他那名闻京师的“流逝”剧毒。

    事已至此,严无悔反倒坦然。一边紧盯这四把长剑,一边留神龟虽寿的一举一动。严无悔知道,将军府的金衣侍卫个个都是一流高手,应付四个已是千难万难,真人投注:旁边又有个擅长施毒的龟虽寿在虎视眈眈,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四把长剑两前两后,向严无悔急扑而来。

    已决心死战的严无悔当机立断下纵身一跳,手中长剑脱鞘而出,剑身闪电般向左前方最先扑来的一名金衣侍卫全力刺出。

    严无悔在京师以快剑出名,这一剑全力一出,当先的金衣侍卫反应不及无从挡起,被一剑透胸而过,临死前依然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但就在剑身停留在金衣侍卫身体尚未拔出那一刻,另外三把剑也突袭而来。严无悔以尚未拔出尸体的剑尖为原点,两条腿分别向两名金衣侍卫突袭而来的剑身急扫而出,同时左手两根手指一夹,第三把急刺而来的长剑被严无悔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

    不亏为京师中有数的高手,一旁的龟先生心中暗赞。不过战机稍纵即逝,龟先生等的就是这样的机会。空中一点寒星,龟先生的天星指终于出手。

    尽管严无悔危急之中身子稍微下沉,但右肩甲依然被指风扫中,一阵巨痛传来,身形未稳的严无悔扛不住天星指风所传来的巨大洞穿力,后退着跌倒在了身后巷子墙角一堆破旧的酒坛上。

    他还没来及喘上一口气,剩下的那三把长剑又披空斜刺而至,严无悔本已受伤不轻,后背又被破碎的酒坛残片刺的鲜血淋淋,此时再难提聚一身内力,只得无奈闭上了双眼。

    就在那黑暗的那一瞬间,严无悔简单的一生如片段般在脑海中呼啸而过,片段到了最后一刻凝聚成念,“那个十岁的小男孩竟然跟他心底深处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是那般相像。”

    只是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将军府的龟先生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人在自己眼皮底下把人救走。当时他确实有点得意忘形了,所以才让来人有了可乘之机。不过像他这样的高手,即使麻痹大意也不该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当时的玄衣蒙面人轻功很高,先是以鬼魅般的身法在三名金衣侍卫手中掠走严无悔,又在半空中与仓促而出的自己硬对了一掌,最后翻墙而出。

    整个救人的过程快的让人不及反应,尽管是占了突袭之功,但来人身手绝对不弱。

    龟虽寿也不急于追赶,只是一动不动默然看着正前方严无悔倒地的位置,空空如也,只剩下满地破碎的酒坛残片,似乎在无声嘲笑于他,一旁的三名金衣侍卫也是满脸惊恐。

    冷笑了一声,龟虽寿并无过多担心,中了自己独门毒药"流逝"还能活着的人,江湖上还不曾有过,来人救走的也不过是个死人罢了。

    尽管大将军一再交代要把活生生的禁军统领严无悔带到他面前,但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他有他的想法。

    今日将军府的龟大总管本就没打算让严无悔活下去,更是提前想好了用手下这四个金衣侍卫做替死鬼糊弄大将军,而中途杀出的蒙面人正合了他的心意,让他找到了更有说服力的借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