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4章 将军之怒
    将军府的挽花亭内,丁大将军负手而立。

    亭外的七色菊开的正盛。

    丁一方官居正三品羽林大将军之职,手掌驻扎在京西丰门,职责拱卫京师的八万羽林军。其身高七尺,肤色黝黑,双目有神,一脸沧桑。他是那种很有男人气概的人,也是那种容易让人为之心服的人。

    龟虽寿垂手立于亭外台阶上,心中有些忐忑。大将军就是神一般的人物。他不仅权倾朝野,中原四大门派之一的细雨楼也是他一手所创,二十年来稳居京师第一高手之位,同时又是江湖地榜十大高手之首。将军府的人,无不对大将军又敬又畏,当然也包括自己这个将军府的大总管。

    也许他是个例外。龟虽寿想到了一个人。将军府的二号人物,“噬骨消魂“杜绝。杜绝的噬骨掌和消魂指名动江湖,也是江湖中有数的高手之一,杜绝长年在外打点将军府京师以外的势力。

    大将军虽然明为细雨楼主,其实细雨楼的实权却在杜绝手中,而大将军也对这个从小跟随自己的下属信懒有加,任由他打理细雨楼一切事务。

    "龟先生为何空手而回?"大将军依然没有转身,不过龟虽寿却从回忆中醒过神来。

    "属下失职。严无悔身手不错,属下只有用强,不得已下在严无悔身上用了“流逝”,本欲擒住他之后再行解毒,可惜却在最后关头被蒙面人救走。"不自禁留了满身冷汗的龟虽寿很注意自己的措辞,毕竟在这件事上他办的并不那么完美,原以为大将军必会大发雷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哦?居然还有人能从龟先生眼皮底下把人带走。京师中居然还有这样的人物。"大将军就是这样的人,再坏的事情在他眼里也能被他轻描淡写一笔划过。

    真正的高手确实应该如此。宠辱不惊,临危不惧。

    "立刻去查,务必把此人查出来。"大将军看着亭子外面随风起舞的七色菊花,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是。"龟虽寿恭敬道,只是心中却多了一丝困惑。搜集情报和追查目标的任务,一向不是自己负责,这次大将军为何把这件事情交给自己去办?直到默默退出别院,龟先生还是疑惑不解。

    依旧是挽花亭,大将军依然在欣赏七色菊。然而这次台阶上站着的人却不是龟虽寿。

    台下站着的是一个平凡的黑衣人,看不出年龄,总之这个人很普通,是那种你见过一面后,如果立刻把他放进人群里你都无法认出来那种。

    此人是将军府的令狐无辜,"天狐"令狐无辜。江湖上没有人听说过令狐无辜,甚至连将军府的人也不知道令狐无辜的存在。但是令狐无辜却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直接面见大将军,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暗棋,将军府遍布朝野和江湖的情报组织是令狐无辜一手建立起来的。

    令狐无辜神态很平静,好象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大将军,而是一个平民百姓一般。这也是大将军欣赏令狐无辜的地方。如果连令狐无辜都对他必恭必敬的,那他就不是他所欣赏的那个令狐无辜了。

    "等回龟先生会去查一个人,他是明查。你要在龟先生找到那个人之前,把这个交给他。"大将军给了令狐无辜一个白瓷瓶。

    "属下明白。"令狐无辜的话不多。但大将军却对他很放心。

    令狐无辜是个很聪明的人,也是个很会办事的人。很聪明和很会办事的人话一定不会很多。

    令狐无辜悄无声息退开。

    严无悔啊,严无悔,整个京师中连天玄都都要对我礼让三分,也只有你敢明目张胆跟我将军府作对,可即便如此,本座也不曾想过要杀了你,这次迫不得已对你动手也不过是为了圆满霸道决而已,最多把你软禁一生便是。只是如今却偏偏造化弄人,你还是要走了!希望令狐无辜能及时找到你!大将军低吼道。

    其实他是清楚的,让令狐无辜去找严无悔只不过是为了减轻自己心中的内疚而已。

    将军府的人都以为大将军要杀严无悔。但是他们哪里知道,得罪大将军的人没有活很久的,即使有皇上撑腰也没用。除非大将军不想让这个人死。

    这就是大将军,千年不遇的人中枭雄,名满京师,名动江湖。

    那天中午,将军府出动银衣侍卫百人。

    望着床上严无悔苍白如纸的脸庞,厉天途束手无策。该用的办法都用了,严无悔的气息却依然越来越弱,真人投注:龟先生的“流逝“确实无人能解。

    严无悔张了张嘴,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道:“天途,你天性善良,重情重义,性格稳重坚韧。十年前第一次看到你,我只是觉得你跟一个故人很像,便顺手帮了你一把。这十年来我也一直在暗暗观察你,事实证明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现在京师形势风云变幻,朝中各大派系勾心斗角,其中又掺杂众多江湖势力,你要万分小心。京师中没有人知道我跟你的关系,以后就看你的造化了。”

    严无悔闭上了眼睛,虎目中滑下一串泪珠,“未能帮皇上撼动大将军,遗憾!遗憾......“到最后居然没了气息。

    严无悔居然为了免受'流逝'的折磨,自断了心脉。

    “师父!师父!!我一定完成您的心愿。“说着说着,厉天途的眼泪不由自主顺颊而过。

    那晚,将军府的银衣侍卫死伤过半,无功而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