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5章 磨剑十年
    看着眼前的一坯黄土,真人投注:厉天途的泪又流了下来。

    厉天途很少流泪,但却在短短的几天内流了两次眼泪。回首风雨十年,在内斗不休的宫门之下,毫无背景、身为小小侍卫的厉天途被人栽赃陷害了数次,难怪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自己原本以为是福大命大,最终却是因禁军统领严无悔一直在暗中关照自己之故。可惜的是厉天途现在才想明白,却为时已晚。

    “师父!师父!!天途只是一个小小流浪儿而已,又怎能当的起您如此器重。”

    “龟虽寿,龟虽寿。”厉天途在心里默默重复了两遍,一脸坚毅之色,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去做点什么了。

    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小皇城侍卫挑战将军府的大总管龟先生,消息传出之后轰动了整个京师。

    大部分人都以为龟先生未必会接受这样可笑的挑战,可谁都没想到龟虽寿居然一口答应了。全京师都在议论纷纷,这个小小的宫廷侍卫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物,难不成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更令人惊奇的是,当朝皇帝天玄都在金銮殿早朝时居然表露出要亲自观看这场比武的意思。

    皇帝一来,文武百官必然齐至,京师中的江湖人物更是蜂拥如潮。

    众人都在猜测京师第一美女颜梦雨是不是也会亲自前来。更有好赌者在京师第一赌场金钩房设下赌局坐庄,押颜梦雨来或不来。

    入局的赌客们更是数不胜数,但大多数人都看好颜梦雨未必会去。

    厉天途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一个小小的举动居然会引起这么大的波澜,他更想不通为何一场小小的江湖决斗会引起皇上天玄都的关注。

    天玄都确实是非观看这场比武不可的。对于严无悔的死,皇上无比震痛,严无悔与他的关系,早已超出了君与臣的关系。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严无悔就是他的伴读书童。他心知严无悔的死极有可能与霸道的大将军有关,只是目前却不能为严无悔做点什么,甚至连他的尸体都找不到。世人都羡慕九五之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又能体会九五至尊也有无可奈何的时候。

    “若我遭遇不测,请皇上代我照顾此子。”严无悔留笔。

    放下手中的信,天玄都当时已泪流满面。事实证明,严无悔果然有双彗眼。厉天途的出现以及之后因其为朝堂和江湖带来的变数,确实为根基尚不稳固的天朝政权带来了一丝转机。

    京师西郊,林苑场地。

    禁卫军早早地封锁了各个通道。开阔的场地中央有个突起的青石台子,不知是何年何月哪个朝代所遗留,久而久之,就成了京师江湖人士决斗比武的好地方。青石台上如烙印般密密麻麻刻满了暗红色的花纹,见证了很多从凡人到英雄,从英雄又到阶下囚的江湖客。

    实力决定一切,这似乎成了亘古不变的真理。正如成王败寇,没有人在乎过程,仅仅只是看结果。

    提前半个时辰来到林苑场地的厉天途此时正站在石台左侧,虽然很不喜欢等人的感觉,但他还是不愿让别人等自己。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样浅而易见的道理对自幼就熟读道德经并领悟了些许皮毛的他来说早就知会,学通。

    台子周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谁都没有想到带头出场的居然是皇上天玄都。

    虽然这十年厉天途都在皇宫生活,但他值守的地方却是连下品官员都不愿意通过的皇宫南角门,那里是专供皇宫恭车出入的通道。

    今天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皇上,不知为何,在朝堂江湖中口碑始终是不好不坏的天玄都给厉天途的感觉却是出奇的好。这完全是厉天途的第一感觉,与身份地位毫无关系。

    天玄都走到他跟前的台栏之时,居然对他微笑了一下,赞许道:"年轻人,有胆色!"稍微停留了片刻并细细打量了厉天途一番之后,皇帝在一众文武大臣的簇拥之下坐在了正对青石台中央的正北面。

    皇上一来,一时三刻之下,周围的人忽然多了起来,似乎瞬间从地底冒出来一般。

    没过多久,原本喧嚣的场面突然静了下来,厉天途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人未见,芳香先至。她身上那淡淡的百合芬芳,即使只让人闻过一次,也终身难忘。

    颜梦雨这次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连身紧腰裤裙,上身套了一袭白纱披肩。时值深秋,郊外正是草木枯黄之季,然而因为她的到来,让周围众人的感觉猛然一变,仿佛连附近枯败的草木也似要重新焕发出生机一般。

    厉天途心中的感觉连他自己都无法形容,英雄爱美人,可自己是英雄吗?不是,这点他很清楚。他不是,不是妄自菲薄,他自己的情况他很清楚,他很平凡,十岁习武,起步很晚,资质平庸,今生如无逆天机运怕是很难在武道一途有所精进了。

    其实厉天途也很清楚,挑战龟岁寿根本不可能赢,更何况他也没打算赢,他只是求死罢了。大好年华他不想死,但是他忘不了救命恩人严无悔临死前的抱憾之语。人活一生,潜修一世,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否则怎对得起此修炼身;活也好,死也罢,他必须把这件事做了,否则他会遗憾一世,哪怕代价是死亡。他不认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等不了十年。

    也许还有个原因,在厉天途心底里面还有个不为自己所觉的秘密,也许知道,只是不愿承认罢了。他是爱上那个颜美人了,但是他也知道那不现实。有道是,“情比金坚,命比纸薄。”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廷侍卫而已,那份情终究只能在心里想想。

    今日的惊天举动,九分为严无悔的知遇之恩,也许还有一分是为了博美人注目。也是仅此而已,因为江湖谁都知道,最近颜美人对京师第一美男子南宫怀青睐有加,应该是名花有主了。

    南宫怀出身江湖四大世家之一的南宫世家,是南宫世家家主御史大夫南宫庭的二公子,虽然不通武功,但却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更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所不精。又曾在前年殿试中被皇上亲自点了探花榜,不知是多少京师闺中女子的梦中情人。而南宫怀的哥哥南宫威与他恰恰相反,十岁学成南宫世家所有家传武学,是个百年不遇的武学天才,更是江湖后辈中几个有数的高手之一。至于手掌整个御史台的南宫庭则专心朝政,把南宫世家的日常事务都放手让这位精明能干的二公子打理。南宫世家在南宫怀的打理下,已经隐隐超越了在武林四大世家中排名第一的江南道东方世家。

    颜梦雨只是远远望了厉天途一眼,便在天玄都身边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厉天途苦笑了下,他做梦都没想到会通过这样的方式让颜美人多看他一眼。

    与此同时,大将军和龟虽寿终于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