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6章 求死之争
    龟虽寿朝天玄都施了一礼,真人投注:提气跃入台上,与厉天途相对而立,两人之间仅隔三尺左右。比武尚未开始,他却故意真气外露,让近在咫尺的厉天途有喘不过气的感觉。那感觉就如同摇曳在狂风浪涛中的一叶孤舟一般。

    厉天途勃然色变,此时的龟虽寿与昨天小巷子中竟完全不似同一个人。他不由心中疑惑丛生,昨天自己怎能轻易把严无悔救走,即使事发突然也不可能,是龟虽寿大意了还是有意放水?厉天途越想越惊,越思越难懂这个中缘由。

    人心难测,世上最难测的确是人心。

    昨天能击退三名金衣侍卫,轻松救走恩人,他甚至有些忘乎所以了。现在他方才明白自己与真正的高手相差有多远。

    龟虽寿依然是笑眯眯的样子,双手背袖而立,一派高手风范。

    转眼看了一下斜对面注视着看台的颜梦雨,厉天途轻松了很多,自己原本就是来寻死的,输了又如何。大丈夫生无可欢,死也悲壮!

    龟岁寿一脸深沉,低吼道:“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是要付出代价的。”原本他是不打算接受挑战的,一个名不经传的毛头小子,居然敢挑战自己这个成名已久的高手,龟虽寿一开始觉得很可笑,胜之不武啊!然而更让人吃惊的还在后面,大将军居然开口让他接受挑战,而且明令不可赢,更不可伤了厉天途。

    龟虽寿有点不明白这场比武的意义所在了。

    他不明白原因所在,稳坐在皇帝一侧的丁大将军自然是明白的。本来只是一场普通的比武,一个小小的宫廷侍卫不自量力挑战将军府的大总管龟虽寿,即使结局是死亡,其他江湖人士也会来那么一句蚍蜉撼树、不自量力或是咎由自取之类的事后风论。但自从昨日皇上早朝之上表明要亲自观看这场比武之后,大将军知道这个小侍卫死不掉了,甚至还能有所收获。皇帝亲自到场,如果将军府的人胜了皇宫侍卫,那如同直接扫了当今圣上的颜面,大将军不得不考虑此点,甚至他还怀疑这个小侍卫的疯狂举动是暗中受了天玄都所使。失了严无悔这个左膀右臂,皇帝要借机发泄一番,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自从天玄都打算亲自观看这场比武开始,这个小小的皇宫侍卫已经注定要名扬朝堂江湖,载誉而归了。

    大将军丁一方倒是乐于给天玄都这个面子,他倒要看看天玄都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抑或是这个小侍卫有什么特别之处。

    临近决斗,厉天途很冷静。他知道,自己机会不多,龟虽寿是京师有数的高手之一,气势上一旦被对方压倒,必然会不战而溃。

    此时两人正相对而立,厉天途打定主意,龟虽寿不动,他也不动,以不变应万变。光明正大的擂台赛,而且有皇上在场,对方应该不会不顾身份对一个后辈用毒。

    “小子,你先出手吧,如果让老夫出手,你就没机会了。”龟虽寿有点不适应,对面一个无名之辈,居然能抗住自己刻意释放出来的武力威慑。

    厉天途神色冷然,不言不语,不为所动。

    龟虽寿不怒反笑道:“小子,那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是你自己找死。”话音未落,他抬手就是一记天星指力,如电指风直朝厉天途面门激射而来。

    厉天途不慌不忙,缓缓抬起凝聚了全身真气的右臂。是的,他今天不打算躲闪,只求全力一击,能两败俱伤更好。

    天星指风转眼间洞穿了厉天途的右肋,强忍剧痛的厉天途期身而上就是一掌,他甚至还想好了后招,务求伤得龟岁寿分毫。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这简单粗暴毫无任何招式可言的一掌竟轻而易举击中了对方。掌中内力吞吐,厉天途却顿感不秒,挥出的手掌如击磐石,而中招的右肋却剧痛难耐,厉天途知道自己与龟虽寿的差距还是太大了。

    原本有能力躲过自己这一掌的龟岁首却不躲避,厉天途一开始还以为对方托大,直到现在才明白,对方是有恃无恐。接下来等待自己的一定是对方风驰电掣的反击。自己输了,不但丢了性命,连创伤对手都没做到。但自己心中已无遗憾,已经做完了该做的事,即使丢了性命又如何。

    此时此刻的厉天途,连适时退避的心思也失去了。

    只是,让厉天途意外的更在后面,龟先生并没有趁势反击,随后竟撤身而退。只见他嘴角溢血,给人一种受了很重内伤的感觉。此时的厉天途虽然右肋被一记天星指力洞穿,单膝跪在地上,血流入注,但他也不由愣住了。

    事情的发展似乎越来越诡异,龟虽寿该胜不胜,厉天途从中嗅出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结果似乎是两败俱伤。但这依然对厉天途有利。毕竟,龟虽寿是成名高手,厉天途是无名小卒,这就足够了。

    龟虽寿此时正笑眯眯地看着厉天途,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他此刻的心情却不怎么样,这小子什么时候和大将军有了关系,自己似乎成了厉天途成名的垫脚石了,成名数十年他的心里还未曾如此窝囊过,奈何头上顶着大将军丁一方,他不得不低头啊。

    呵呵,丁一方战前交代“不可赢”,那就只有这样了,难道还能去输不成?尽管是两败俱伤,尽管没有用毒,但这一战对自己在江湖的声望也算涂上了浓重的一笔黑墨。

    一念及此,龟先生嘴角抽搐不止,恨得牙痒。

    "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从今天起,厉天途你便是朕的一等带刀侍卫。"皇上金口一开,惊煞了多少人。

    要知道一等带刀侍卫直接负责皇上的人身安全,一般都在皇亲国戚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中经过层层遴选而出,以防不知根底之人混入皇宫反过来谋刺皇上。而这个厉天途以前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侍卫,皇上为何如此看重他。众人心中虽有疑问,却没人敢出声顶撞天子。更何况厉天途已与声名赫赫的将军府大总管龟先生打成平手,其个人武功修为自然毋容置疑。

    厉天途谢过皇上,目光又回到了颜美人身上,这时颜梦雨也向他看来,双目在半空中交接在一处,他竟然再无法将目光移开。

    "厉公子好功夫!今晚舍下摆宴,不知公子可有时间?"颜梦雨的天籁之音听在厉天途耳里却有别样的享受,这是他意想不到的。

    "美人相邀,哪有不去之理。"厉天途说话虽然平静如常,但内心早已翻腾如浪。

    今日阴差阳错之下功成名就,同时又有美人主动邀约,让厉天途几入梦境,他的心情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酣畅淋漓过。

    原本一无所有,决意一心求死的厉天途却机缘巧合之下换来了这样让众人惊羡的结果,真可谓一念天堂,一线地狱,却也正暗合了《道德经》中的先无后有,有无相通之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