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7章 湖心小筑
    颜梦雨的湖心小筑在京郊未明湖畔,湖边杨柳垂堤,烟波浩渺,又有亭台楼阁傲立于湖心,为京师八景之一。

    厉天途此刻就站在湖边的杨柳树下,望着满眼碧波,他的心情也舒畅起来,几天前的阴霾终于烟消云散。

    今晚的宴会就在湖中央的湖心小筑,想到这里,厉天途感觉原本平静的心居然开始剧烈跳动起来,深吸了一口气,他顺着直通湖心的十里青石长桥向小筑走去。

    湖心小筑是京师最有名的酒楼,也是最与众不同的酒楼。酒楼有四大特色,一是酒楼的地理位置,酒楼处于四面环水的湖心小岛,再加上独特的西域建筑风格,让身在酒楼中的人如置身画中;二是酒楼大厨的厨艺,有人形容过湖心小筑大厨的厨艺,一个月内在酒楼饮食住宿,客人享用的美味佳肴不带重样,而且菜品更是横跨整个天下东西南北各大菜系,来过酒楼的人无不赞不绝口;三是酒楼招牌“湖心小筑”四个字,乃当今圣上亲笔提名,普天之下殊荣独此一份;四是酒楼主人颜梦雨琴棋书画,无不精通,梦幻舞步更是玄妙绝伦,让人入坠梦境,如痴如醉。

    小筑后面,半掩在遮天苍翠之下的烟雨楼已经来了不少人。烟雨楼不对外营业,只是颜梦雨的私人场所,能被邀请到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厉天途看了看四周,个个都是风度翩翩的贵族公子。相对而言,厉天途的穿着显然寒酸到了极点。但他并没有在意,他在意的只是颜梦雨的态度。

    正立于大厅中闲聊谈天,极显雍容华贵的四位公子哥显然对厉天途能得颜梦雨邀请感到惊诧。白天他们虽未到场,但也有所耳闻,但谁都理所当然认为那不过是颜美人的客套之词,却没想到这小子如此不知趣竟然当了真。所以他们都以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不速而来的陌生人。

    厉天途很讨厌这种眼神,似乎在观赏稀有动物一样,自己是个男人,他很不喜欢被男人们这样盯着。

    颜美人这时从内厅走了出来,她的美丽尽管厉天途见识了不少,但依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如果每天都能对着这样的美人,即使把整个江山给老子,老子也不要。厉天途心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荒唐粗糙的念头。

    颜美人微微一笑,目光转向了刚到的厉天途,悠然道:“厉公子第一次来,让我为公子引见几位梦雨的好友。“

    听罢美人的介绍,厉天途才知道,这四人就是名扬京师的“京城四大公子”。当朝太子天以轩,将军义子丁一凡,宰相剑九龄之子剑辰飞,御史大夫南宫庭次子南宫怀。

    这四人中,从表面上看,除了南宫怀神色稍显友善之外,其余三人对厉天途都表现出明显的轻谬之意。

    其实他们是不服气的,凭什么他厉天途一个济济无名之辈,仅凭一场比武就能当上皇帝身边的一等带刀侍卫,并得到了京师第一美女颜梦雨的邀约,其中也有对他的来历表示怀疑。

    对南宫怀,厉天途真的不知道是何种感觉,不亏是京师第一美男子,面白如玉,温文尔雅,谈吐不俗,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厉天途自认无法与之比肩,怪不得能得颜美人青睐。但他对南宫怀的感觉称不上好,不是因为颜美人的缘故。他的直觉告诉自己,颜美人跟了南宫怀未必会幸福。

    当然,这也许只是他厉天途因一己之私而产生的错觉而已,所以这样的话他只是心里想想,还没不识趣到当面指出。

    颜梦雨微微笑了一下,对着在座的五人道:“今日厉公子第一次来烟雨楼,梦雨决定奉上鄙楼珍藏的”醉逍遥”,请各位公子品鉴。”

    除了厉天途一脸懵懂,不知“醉逍遥”为何物之外,其他四位烟雨楼常客都双眼放光,湖心小筑精酿的“醉逍遥”从不对外出售,他们受邀来小筑十数次也仅仅是品尝过两次而已,至今还让人念念不忘,醇酒如美人一般,让人无限留恋。

    颜美人珍藏的“醉逍遥“果然不同凡响。厉天途两杯下肚,真人投注:头已经有些晕了。这两杯都是颜美人亲自为大家所倾,自己想不晕都不行。

    “大家兴致这么高,不如每个人借着酒兴做首诗或说句行酒令,如何?“微醉的颜梦雨俏脸微红,今晚的兴致显得特别高。

    南宫怀立即应声道:“美人有命,当然奉陪。“

    “我们就以梦字为题往下进行,如何?“南宫怀说完对着颜美人坏笑了一下,得意非常。

    火红灯光掩映下更显妩媚的颜梦雨感受到了南宫怀的放肆,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

    这个举动却让近前其他几人羡慕不已。京师乃至整个江湖,也只有南宫怀敢这样肆无忌惮跟颜美人说话。

    “那就梦雨先来了。“越是酒后的美人,越是娇艳欲滴。

    “梦是水中月,梦是雾里花。明月下入梦,迷雾中看花。雾散花去尽,才入真梦中。“

    “好句,句句环环相扣,颜仙子才情几可比拟南北两大才子朱文武和唐寅生了。“天以轩以太子之尊拍的如此马屁,让周围几人心中不由暗暗鄙夷。

    一听到江北第一才子朱文武,南宫怀面如冠玉的脸上闪现出一缕阴鹜,很快又不着痕迹消散殆尽。不得不说,就是那个其貌不扬的朱胖子,在前年殿试中力压自负才高的南宫怀,让其屈居探花之位。南宫怀心中又如何不恨。

    在场众人注意力都在醇酒美人之上,又如何去在意南宫怀的异样表情。

    将军义子丁一凡也不甘示弱奉承道:“颜美人才女之名,早已超越那所谓两大才子。“

    剑辰飞性子憨直,不由自主摸了摸脑袋,似懂非懂道:“好听,好听。“

    颜美人并没有对太子和丁一凡过多注意,反是对剑辰飞轻笑了一下。

    至此,厉天途方才看出,这四人中南宫怀的心计最深。颜美人显然对南宫怀青睐有加,对太子和丁天凡并不太在意,反而对剑辰飞的憨厚深具好感.。

    “梦是真,梦是假。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此句也算颇有诗意,太子天以轩有些自鸣得意。

    接下来轮到剑辰飞了。

    生来便不喜读书只爱练武的剑辰飞完全不同于两位才女姐姐,此时的他脑子有些不够用了。见众人都在看他,急忙举起桌上的酒杯,尴尬道:“我先喝杯酒。“说着,拿起酒杯一饮而下,喝完才知道,杯里居然连一滴酒都没有。

    看到剑辰飞尴尬的窘态,颜梦雨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笑的花枝乱颤。众人也忍俊不止。可把剑辰飞憋的满脸通红。厉天途也喜欢上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性情梗直的少年。暗暗用手在他后背上随意画了几句。

    “朦朦胧胧,迷迷茫茫,如歌如泣,如诗如画。“剑辰飞突然如诗仙附体一般出口成章,让周围几人大感惊讶,这四句确把梦的特点概述的淋漓尽致。却没有人注意到其之后向厉天途投去的那感激一瞥。

    厉天途顺势趁热打铁道:“好个没有梦的梦。“

    “没有梦的梦,这确是做诗写词的最高境界,已经不拘泥于形式。没想到这种境界居然会让对诗词最外行的飞公子悟出了。“众人都没想到颜美人对剑辰飞有这么高的评价。

    南宫怀的脸色微微一变,但瞬间恢复了。但很不巧,却被一直注意他的厉天途看到了。

    “昨天入梦,梦雨,梦烟。清晨醒来,才知是梦。“南宫怀说的是词,但其中的意思很是明显,在暗示别人,颜梦雨是他的。

    听完南宫怀的话,颜梦雨的原本红透的俏脸,颜色更深,樱唇微启:“该沐公子了。“

    “林中闻鸟鸣,天边夕阳红。双鸟齐飞空,追风逐月明。“

    诗成,自感与这几人格格不入的厉天途拿起杯子狠灌了一口“醉逍遥”,然后猛的站起身子,“厉天途有事在身,先告辞了。“

    除了颜美人以外,其他几人都望向厉天途,有点怪他不识好歹,大煞风景。

    剑辰飞暗中拽了拽他的衣角,示意他留下。

    然而厉天途去意已决。美人无意,更何况美人已有意中人,厉天途准备放下了。大丈夫自然要拿得起,放得下。这句话知道的人很多,但真正能做到的又能有几人。

    颜梦雨如水的眼眸盯着厉天途看了有那么一回,才缓缓道:“厉公子既然有事,梦雨就不多留了。“

    此时月已中天,厉天途抱拳向众人告辞,飘然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