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道侠厉天途 > 第8章 醉卧今宵
    厉天途并没有远去,他来到了柳沙堤。

    厉天途的左边已有了四个空酒坛。是的,刚才他并没有喝够,再多的美酒也浇不去他心中的悲痛和愁绪。

    他承认爱上了颜梦雨,这是他自踏入江湖以来爱上的第一个女人。看到自己所爱的女人喜欢着别人,那心中的痛只能由自己去慢慢承化解。而且,他也知道双方身份悬殊,自己纯粹是痴心妄想,所以他选择把那份感情深埋在心中。

    但今天晚上的宴会却把他那深埋在心底的自卑翻了出来,他拿什么跟南宫怀比,他甚至连其他在场的任何一个京师贵公子都比不上。

    只有狂饮那一坛坛美酒,他才可以忘记眼前的一切。

    厚重的夜露打在厉天途的身上,把他从睡梦中惊醒。厉天途茫然抬头看了看天,月亮残缺了不少,似乎有些暗淡,只是不知道月下的嫦娥是不是也在陪他伤心落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夜风吹拂这河边的垂柳,仿佛年轻的妈妈在抚摩自己的孩子。

    厉天途心中猛的一酸,又有了一种流泪的冲动。他想起了那曾抛下自己的生身父母,但眼圈中打转的眼泪还是硬被他生生忍了下去。短短几天,他为严无悔流了两次泪,他都能接受,严无悔就如同他的再生父母一般。这次为自己流泪,他绝不允许。

    柳沙堤沉痛的一夜,是厉天途一生的转折。

    酒尽客散,颜梦雨凭栏而望。

    她很清楚,风流倜傥而又不谙武功的南宫怀一直打动着她的芳心,刚才南宫怀露骨的诗词更是让她的芳心猛地一颤,她知道,那一刻,她不在意南宫怀的放肆,自己已经对其动了芳心。

    其实,颜梦雨的心里也是矛盾的。目前京师有三大势力,分别是将军府,太子宫,永王府,其后直接或是间接各有朝中大臣和江湖势力支撑。

    将军府下有分支细雨楼,乃是中原江湖武林四大门派之一,仅仅排在江湖第一名门玄机门之后。如今的玄机门历经数次分裂,已处于半隐半退之状,真人投注:早已不复当年开国之时。因此,单论实力,细雨楼绝对不在其下。

    太子宫,与江湖四大世家之一的南宫世家同气连枝,太子妃南宫姝正是南宫世家家主南宫庭的小女儿。

    永王府,背后站着武林四大秘地之一的枉死城,九王爷与枉死城的“白骨神君”百里长虹相交莫逆。

    颜梦雨知道,当今圣上对京师此等如老树盘根纵横交错的势力交叉也无可奈何,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作旁观之态。而对她视如己出的太后也曾多次告诫于她不可参与其中任何一系。

    坐拥御史台的南宫世家属于太子一系,而这正是她所担心的,也是让她一直犹豫不定踌躇不前的原因之一。

    那个厉天途,到底是何人,颜梦雨至今没有看出。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他的来历应该不简单,皇上对厉天途的暗捧之意她当然看得出。而且单看他那种淡定自然的从容气度,也不是寻常之人所能有,他该是个身藏不露的高手。

    刚刚的晚宴,她又何尝没看出剑辰飞的行酒令是经他提醒才一气呵成的。

    京师什么时候多出了这么个文武双全的年轻高手?而这个高手到京师不是想着如何去扬名立万,而是去甘当一个连寻常江湖高手都愿干的小小宫廷守门侍卫,这又为那般?

    到这里,不得不说,近十年来朝堂之中最有名的文武双全之人该是“剑宗”剑九龄无疑。论文,剑九龄官居正二品,又身兼尚书左右仆射,而如今天朝尚书令一职悬空,行的已是当朝宰相之职,所谓文官之首,位居极品,将分掌天下事宜的六部治理得井井有条;论武,剑九龄虽不轻涉江湖势力,但其剑道修为高深,早在十年前已是江湖地榜十大高手之一,仅仅在那几位传说中的天榜高手之下。

    文武之下能做到如此极致之人,江湖朝堂非剑九龄莫属,乃是天下当之无愧的文武第一人。

    对于厉天途,事实却是颜梦雨想多了。从表面上看,厉天途确实挺能唬人的。单看其相貌,虽说不上英俊,但从整体上看,厉天途还是很有男人气度的,儒雅中又带有那么一点点粗狂。再加上厉天途从小独自一个人生活,天生少年老成,冷静睿智,是那种能让人见一面就感觉很高深莫测的人。

    可惜颜美人做梦也没想到,厉天途能战平龟虽寿,只是对方有意放水相让。而气度方面,厉天途天性淡泊,才能有那种亲和自然的风度,这种风度不知道骗过了多少人。如果让厉天途知道颜美人这样评价他,不知道他又会作何想法。

    颜梦雨迎着微凉的河风深吸了口气,心胸舒张之下嘴角也挂上了一丝淡淡笑意,摇头轻叹道:“无论你是哪里来的高手,也不过是孤身一人罢了,只怕在京师也掀不起风浪,我又为何要对你如此注目?”

    (本章完)